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09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十九)
    “哈哈哈……”

    没想到宫天祺竟无辜过了一次泼水节,丽莎笑得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

    见他白衬衫湿掉了一大块,沈轻轻一脸歉意干笑,“不好意思啊小四,我去给你买一件新的衣服吧?”

    宫天祺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要买,也是让丽莎去买。“

    丽莎努努鼻子,“切,想让本公主帮你买衣服,去做梦比较快!”

    “你——”

    “好了好了,病房禁止喧哗,要吵回家去吵。”

    顾祁森冷着脸呵斥。

    他这一发威,宫天祺立刻乖得像只小绵羊。

    嗯哼,这一对兄妹,一个怕顾祁森,一个怕沈轻轻,也算是缘分呐。

    ……

    “丽莎,我们出去逛逛吧,顺便陪我去下洗手间。”

    “好呀好呀。”

    知道顾祁森他们肯定是想跟崔拓聊一聊中毒之事,沈轻轻找个借口把丽莎拽走了。

    丽莎一走,病房瞬间清净了许多,只剩下他们四兄弟。

    “说吧,你这是怎么回事?”

    尽管大概猜到崔拓中毒的原因,但顾祁森还是想从他口中得到答案。

    他的话音刚落,宫天祺就迫不及待插嘴,“是啊,大哥,到底是哪个王八羔子想害你?“

    蒋京修没吭声,但眸光专注看向崔拓,也一样很关心这件事。

    崔拓垂眸,敛去眼底的异样,接着说:“我也不是太清楚,在办公室里坐得好好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

    其实,他为什么会晕倒,他心如明镜,因为当时他刚把许妘笙送给他的曲奇吃完,脑袋就不舒服了,以他的聪明睿智,怎会联想不到,是她在里边下了毒。

    只是,他始终想不明白,她为何要对自己下手,而且,既然下手了,又只是让他昏迷一个月……

    她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崔拓内心有着一百万个为什么,但这一刻,他私心还是想维护许妘笙,所以并不打算将真相说出来。

    他的答案,似乎在顾祁森的预料当中,顾祁森并不惊讶,只是淡淡地抿了抿唇。

    蒋京修虽不知顾祁森已怀疑许妘笙,但对于崔拓的答案,职业的敏感度让他也选择半信半疑。

    他下意识望了顾祁森一眼,恰好撞上他递过来的目光。

    这两人一向颇有默契,因此,只消一眼,蒋京修便知,顾祁森跟自己一样,并不相信崔拓的说辞。

    只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崔拓要撒谎?

    蒋京修拧拧眉,深眸微眯,若有所思。

    三个男人各怀心事,最小的那个呢,却在状况外。

    宫天祺见崔拓也不知怎么中毒的,不由得失望地说:“哎,这下,想抓凶手,遥遥无期了。”

    “放心吧,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坏人总有一天,会受到法律制裁的!”

    顾祁森拍拍他的肩膀,神色笃定开口。

    宫天祺一听,整个人马上振奋起来,“三哥说得对,这事小爷一定追查到底,翻天覆地的,也要把这个想害我大哥的人找出来!”

    “嗯,好样的!”

    顾祁森噙着笑,眉头瞬间舒展开来。

    崔拓见他们这般为自己,心头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顿时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

    在崔拓这边问不出所以然,顾祁森没呆多久,便带沈轻轻离开了。

    夫妻俩回到车上,沈轻轻赶忙问他:“老公,怎样?崔拓有说是许妘笙害的吗?”

    顾祁森摇摇头,“没有!”

    沈轻轻闻声,眼底迅速染上一抹失望,”没有啊?他居然也不知道,哎!怎么办,老公,难道咱们要放任许妘笙继续蹦跶下去吗?”

    “放心,是坏人,总会露出马脚,而且——“

    讲到这,顾祁森微微顿住。

    沈轻轻被他勾起了好奇心,骨碌碌的大眼睛眨呀眨,迫不及待问:”而且什么?“

    顾祁森抿唇一笑,好看的眉眼间透出几分邪魅,“晚上帮我洗澡,我就告诉你。””哧!“

    沈轻轻扭过头不理他。

    顾祁森挑眉,“嗯?”

    “爱说不说,不说拉倒!“

    顾祁森:“……””生气了?“

    他开着车,腾出一只手揉她的脑袋。

    沈轻轻撅着小嘴,故意不吭声。

    顾祁森只好说:“那我帮你洗澡,总可以了吧?”

    沈轻轻:“……”

    转过头,女孩一口白牙磨了磨,“我还真要谢谢你了呀,顾总。”

    “不客气!”

    “哼,噗——“

    没办法,还是被他给逗笑了。

    夫妻俩打情骂俏一小会,顾祁森才切入正题,“崔拓虽然没说,但从他的反应却表示,这事绝对跟许妘笙脱不了干系。“

    “你是说……他在包庇许妘笙?”

    沈轻轻诧异瞪大眼。

    顾祁森颔首,“是的,可以这么认为!”

    “可是……可是他不是你们的好兄弟吗?他怎么可以帮那个女人……“

    天啊,她无法理解。

    顾祁森叹气,“一个情字,能让人毁掉许多的底线和原则。“

    崔拓的做法,他并不难理解,将心比心,换做是他,他也会为了保护沈轻轻,做出违背原则之事……

    听他这么讲,沈轻轻咬咬唇,郁闷极了。

    “老公,那如果有一天,崔拓为了许妘笙跟你们敌对了,你们会怎么办?”

    虽说这个可能性极低,但沈轻轻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顾祁森不加思索回答:“不会有这么一天的。”

    “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

    顾祁森厉声打断她。

    被他一吼,沈轻轻扁扁嘴,莫名有些委屈。

    顾祁森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控,不禁懊恼地捶了捶方向盘,低声对沈轻轻说:“对不起,我不该大声对你说话的,但我不是针对你,真的。”

    “……”

    “轻轻……”

    “我明白的,崔拓为一个女人骗你们,你心里肯定不好受。”

    沈轻轻终于开口。

    见她没有生气,顾祁森这才放下心。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沈轻轻又问。

    顾祁森如实道:“我告诉他,今天上午你在超市差点遇袭这事,包括对方所使用的药物成分,十分罕见,却与他所中的毒的某些成分相同,这些全告诉他。接下来,就看崔拓的决定了。”

    是决定大义灭亲,还是决定继续包庇心中的女神,崔拓,看你了……

    ps:啊,今晚一口气写了八千字,加上凌晨的两千,今天一共更了一万,我累趴了。你们放心,许妘笙蹦跶不了多久的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