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4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二十四)
    尽管许妘笙拼命地告诉自己千万要淡定,但终究,她还是没办法让狂跳的心平稳下来,或许,是因为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当面拆穿她的伪装吧?而且,这个人还是崔拓……

    怎么办?

    遇到崔拓,其实是最不好搞的!

    许妘笙手心不自觉冒起层层的细汗,就听崔拓继续痛心疾首说:“你所做的那些事,我没有告诉阿森,我只希望你能够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主动去警局自首,这样的话,法官也会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对你轻判——”

    “呵呵!”

    崔拓的话还没讲完,就被许妘笙冷笑一声打断。

    她微微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崔拓,你这是什么意思?今天约我出来,就是想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吗?我到底做了什么坏事,你倒是说啊?”

    她说完,气呼呼地板着脸,表明自己非常不悦,毕竟,任谁被冤枉,都是不会高兴的,而许妘笙如今想演绎的,正是被冤枉的人。

    若不是因为自己掌握的证据确凿,且是经过自己多次确认的,兴许崔拓都会觉得许妘笙是无辜的,可惜啊,为何偏偏不是呢?天知道,他有多么希望,那一切的一切,是自己搞错了……

    想起她做过的那些事,崔拓的心猛地一痛,眼神也旋即变得黯淡,“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我不知为什么你会选择那么做,但阿森是我的好兄弟,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他的。”

    他的话讲到这个份上,许妘笙还是选择否认到底,只见她攥紧拳头,倏地站起身,冷冷说:“看来我今天是来错地方了!我走了,告辞!”

    见她要走,崔拓立马拽住她的手臂。

    许妘笙想甩开他,无奈力气没人家大,只能恶狠狠瞪着他,咬牙切齿警告:“放手!再不放手,休怪我不客气了!”

    “我陪你去自首!”

    崔拓坚持。

    “你——”

    许妘笙被他气得一张俏脸差点扭曲,她费了好大的劲才压住自己快要暴走的情绪,深吸一口气,红着眼眶说,“我没做错任何事,干嘛你非要让我去自首?崔拓,我对你太失望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向我道歉!你不跟我道歉的话,我们连朋友都没得做。我是说真的!”

    崔拓见她一直不肯认错,干脆说:“行,既然你坚持没做错事,那你就给我解释一下,这些是怎么回事?”

    话落,他突然松开她的手,从旁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直接摔在她面前的桌子上。

    “砰——”的一声响起,足以证明他摔文件摔得有多用力。

    许妘笙眉心跳了跳,隐隐知道这袋子里的东西,肯定是对自己不利的,她既好奇又有些想逃避,于是,她咬了咬唇,脑子拼命运转,想着脱身之策。

    崔拓见她老半天了都没有伸手去拿那个文件袋,眼底不由得染上层层的失望。

    在他看来,许妘笙铁定是心虚了,才不敢去将袋子解开。

    因此,他索性伸手过去把袋子拿起,从里边掏出一叠a4纸。

    白字黑字摊开,映入眼底,许妘笙被逼着看了几眼,见那上边满满的,全是她这几年为神龙集团做过的事,包括洗黑钱,透露顾氏的商业机密、利用许家的人脉关系为神龙集团打通关卡等等等,一件一件,丝毫不落地记载在册。

    怎么会……

    许妘笙娇唇颤了颤,眸底尽是不敢置信。

    “你……你……”

    她惊恐地望着崔拓,好半晌都没能说出一句话。

    她的表情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尽管早已为自己打下预防针,这些事情全是许妘笙做的,但在这一刻,崔拓的心依然疼得无法呼吸。

    许妘笙在他心底可是白月光般的存在,她是那么地温柔贤淑、典雅大方,又是那么地冰雪聪明、纯洁善良,仿佛所有的黑暗都离她十分遥远,可未曾想,她却偏偏是制造黑暗的人……

    呵呵!

    多么可笑啊……

    当崔拓查到这一切时,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快崩塌了。

    那会儿,他甚至后悔要去挖掘真相,如果什么都不清楚,他是不是会幸福一些呢?

    这边,崔拓心头百般痛苦,许妘笙却是绞尽脑汁想过了崔拓这一关。

    对于崔拓这人,许妘笙是非常了解的。

    他重情义,视兄弟如手足,所以,对那些伤害过顾祁森的人,他肯定是不会轻饶的,哪怕那人,是她许妘笙,瞧,这不强迫她去自首了么?

    呵,说什么喜欢她?

    这个喜欢,可真廉价,瞧瞧人家顾祁森对沈轻轻的感情,那可是全天下皆可抛的架势,法律、原则什么的,一旦遇到沈轻轻,在顾祁森看来,那全是狗屁……

    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喜欢崔拓?但凡他对自己有顾祁森对沈轻轻一半的好,他都不会让自己去自首……

    许妘笙越想越生气,也越发贬低崔拓对自己的感情。

    哎,其实她怎么不想想,她是真真正正犯了法,而人家沈轻轻,当初便是被冤枉的,这两者,怎么比?

    好了,撇开崔拓对她的感情不谈,崔拓这人,生性淡泊名利,同时正义感爆棚,是法律的忠实拥趸。在他的观念里,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想劝他放自己一马,是不可能了。

    想到这儿,许云笙眸光闪了闪,划过几丝阴婺。

    怎么办?

    就算她今天侥幸逃脱,只要崔拓手中掌握这些证据,她都势必会面临坐牢的厄运,除非,能将这些证据毁了……

    但是,如何才能将证据全毁掉呢?

    这些资料是复印件,原件到底在哪……

    “崔拓,念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你能不能——”

    “妘笙,正是因为念在我们之间有多年的感情,我才特地找你说这些,求你,去自首吧,我一定会说服阿修帮你辩护,你最多坐几年牢就出来了。”

    崔拓语重心长劝她。

    他对她真的很失望很失望,但失望过后,却还是不想放弃救赎她,他总认为,她一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毕竟,以她堂堂许家大小姐的身份地位,何须冒着被杀头的风险,去犯下这些滔天的罪行……

    许妘笙并不领情,勾唇冷冷一笑,“呵呵,最多坐几年牢?你可知我现在正值青春年华,坐几年牢之后出来,人生都毁掉一大半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再者,区区这几个复印件,就想定我的罪吗?你这也太天真了,这些根本就不是我做的,我无需自首,更加不会坐牢!我看你是病糊涂,烧坏脑子了吧?还是说,你是因为我始终不接受你的感情,所以才特地搞出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想要威胁我?崔拓,我老实告诉你,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看上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许妘笙的话,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一下又一下,恶毒地捅在了崔拓的心窝上。

    崔拓的心脏颤了颤,鲜血淋漓弥漫泛着疼。

    世界上最疼的那种痛,莫过于被心爱的人狠狠伤害,崔拓英俊的眉眼早已黯然无关,对许妘笙,恍然有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

    或许,是他从未了解过她吧……

    他薄唇抿了抿,想说些什么,就见她发疯似的把那些复印件全撕了,精致的妆容扭曲,落在崔拓眼里,透出一丝丝狰狞。

    崔拓的心沉了沉,忍不住说:“你撕了也没用,这只是复印件。”

    意思很简单,自欺欺人是没用的。

    许妘笙却是挑衅地将那一堆的碎纸狠狠砸向他的俊脸,撂下威胁的狠话,“崔拓,如果你想让我坐牢,那尽管去告发我,但你要想想后果,我坐牢不要紧,可你的家人,你在乎的朋友这辈子将永远活在恐惧之中,因为,神龙集团的人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绝对不会!”

    “……”

    崔拓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如此死不悔改,甚至还比他想象中更狠毒一百倍,当下就被她这一番话震得缓不了神。

    其实,崔拓并不是被许妘笙凌厉的气势镇住,而是许妘笙趁着揉碎纸之际,悄悄在纸上下了毒,那些纸砸到崔拓脸上,便开始产生了作用。

    她用的,是一种会令人神智迷幻的药粉,哪怕是再精明的人,一旦吸入微量的粉末,脑子都会有短时间的迟钝。

    而许妘笙就是利用这一点,想从崔拓身边逃脱的。

    在她看来,成为通缉犯,总比被抓住去坐牢强多了。

    吸入少量粉末的崔拓,只觉得头有些晕晕的,非常难受。

    他昏昏沉沉地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许妘笙拎着包包,头也不回往门口走去。

    想开口叫住她,可不知为何,喉咙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扣住,饶是他怎么努力,都发不出一丝声音。

    眼看许妘笙快要走到玄关处了,崔拓心里一着急,用力咬破了唇,疼痛让自己终于清醒了一些。

    “妘笙,你给我站住!”

    他迈开长腿大步流星追上去。

    真是要疯了,刚刚竟差一点点,差一点点就要被她逃了,该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