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5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二十五)
    “许妘笙,站住!”

    “许妘笙——”

    正走到门边的许妘笙,见崔拓居然这么快就恢复神智追上来了,暗骂了一声该死,脸色倏地巨变,心跳得更快了。

    这一刻,她顾不了太多,下意识只想逃,于是,她急急忙忙握住门把拉开门准备跑出去,谁知,当她将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却见门口齐刷刷站着一排人高马大的男人。

    这些男人身穿统一的制服,高大威武,正义凛然,他们有着一个威风又十分有安全感的名字,那就是人民警察!

    许妘笙见状,心顿时凉掉一截。

    看来她是太小看崔拓了,一边劝自己自首,一边又报了警,让警察埋伏在房间门口,时时刻刻准备逮她……

    呵呵!

    许妘笙勾唇冷冷一笑,但在这个节骨眼,她依然想硬抗到底。

    于是,她挺直背脊,回头看向此时已经追上来的崔拓,语带讽刺说:“崔拓,我真是太小看你了。”

    崔拓没有应声,而是将视线落在那些警察身上,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划过一丝诧异,“请问,你们有什么事?”

    他礼貌地询问为首的那个警察。

    许妘笙闻声,不禁有些纳闷,她还以为这些警察是崔拓叫来的,结果居然不是……

    这个认知,让她吊着的一颗心,总算悄悄落下。

    嗯,既然不是崔拓找来的,那就与她无关了,她还是趁机离开,让崔拓自己去应付好了。

    思及此,许妘笙假装若无其事地朝那些警察轻轻点头,接着准备开溜,岂料,刚踏出房门一步,站在旁边的两个警察就直接动手把她给抓住了。

    “咔——”

    手铐扣紧的声音响起,让许云笙整个人彻底懵住,过了两秒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你们想做什么?警察就能随便抓人吗?快点帮我把手铐解开,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她冷着脸,咬牙切齿威胁。

    为首的警察淡淡瞥她一眼,冷声说:“我们警方不是随便抓人,我们是带着逮捕令来的。许妘笙小姐,你涉嫌勾结国际犯罪组织洗黑线、出卖军机情报、泄露商业秘密等多宗案件,我们已等到相关审批将你立刻逮捕归案,你有什么事,到警局再说!”

    “我……”

    许妘笙瞪大眼,整张脸瞬时血色尽褪。

    她赶忙转过头望向崔拓,恰好遇到崔拓投过来的视线。

    崔拓沉了沉声,解释:“不是我报的警。”

    不是他,那又是谁?

    该死的,怎么可以报警?

    她怎么可以栽在这些警察手上?

    不,她必须想办法逃,法律什么的,都休想制裁她……

    许妘笙脸色愈发地难看,心头紊乱得很。

    若不是此时她身边全是身手矫健的警察,而且她的手腕还被手铐扣住,压根逃不了,不然,她一定不会乖乖就范……

    啊!

    该死的,是谁报的警?

    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是谁?

    到底是谁?

    许妘笙内心疯狂咆哮,兴许是连老天爷都听到她的心声了,正当那些警察与崔拓打好招呼打算带她离开时,走廊的另一边,有一个英俊非凡的男人,双手插袋,如同天神降临那般,踩着沉稳的步伐款款而来。

    走廊上的白炽光照射在他那张精雕玉琢的俊脸上,莫名地给他增添一丝温暖的魅力,又与他浑身散发着的冷意相互碰撞,透出矛盾的美。

    见到顾祁森,那些警察不约而同朝他点了点头,“顾先生!”

    “嗯,辛苦了!”

    顾祁森走过来,轻轻颔首浅笑。

    “不辛苦!感谢顾先生让我们立了一次大功。”

    为首的警察笑着说。

    神龙集团,那可是世界最令人闻风丧胆的组织啊,连f组织都只是它的分支机构,可想而知,这个集团有多么强大了……

    如今,顾祁森却提供给他们这么有利的线索,捉获了神龙集团核心成员,虽说这位许大小姐身份特殊,家里又有背景,但他们才不怕呢,秉公办事就对了,再不济,有顾祁森和蒋局长帮他们撑腰,何乐而不为?

    通过警察与顾祁森的对话,以及他恰好在这个时候出现,崔拓再傻也明白怎么回事。

    顾祁森报警抓了许妘笙……

    但他是怎么知道她犯下的罪行的?

    他到底掌握多少?

    顷刻间,崔拓心里有无数个疑问。

    他俊脸沉了沉,却是没有当场问出来。

    至于许妘笙,未料到将自己送进监狱的,竟会是顾祁森,整个身子不禁剧烈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偏偏是他……

    不!

    她猛地摇摇头,面色无比惨白,“阿森,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对的,即使所有证据都证明是她做的,只要她死不承认,那就表示还有机会……

    因此,她一定要撑住,绝对绝对不能松口。

    “误会?呵呵!”

    顾祁森挑眉冷笑两声,接着说,“我倒希望是一场误会,不然,许家的脸面、你爷爷的脸面,可都被你丢尽了。”

    “我没有!你冤枉我了!”

    许妘笙咬咬牙,无辜反驳。

    顾祁森却不听她辩解,“我只信证据!”

    “证据也是可以捏造的!”

    许妘笙赶忙道。

    顾祁森拧拧眉,眼底迸出一缕厉光,“看来,你真的是死不悔改了!”

    许妘笙被他看得心虚,但却决定强撑到底,“我……我没有……阿森,请你相信我,我爷爷自小就教育我要遵纪守法,为国家为人民效力,哪怕我现在不当兵了,我也一样在尽我自己所能为社会服务,我怎么可能会做出犯法之事?阿森,这期间一定有误会,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

    “是么?那你倒是说说,是谁想陷害你?奥德里奇,还是顾冉冉?”

    “我……”

    “你以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我会让警方动你吗?有什么话,你可以在法庭上讲,法官自会给你一个公道!”

    顾祁森不带任何一丝感情说完,接着对警察示意,“带走吧。”

    “是,顾先生!”

    对方点点头,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将许妘笙给押走了。

    他们刚离开,顾祁森便拿起手机拨打秦浩的电话。

    “boss——”

    秦浩的声音很快就从电波那头传来。

    顾祁森眯起狭长的凤眸,冷声下令,“警方已将许妘笙带走,加派人手过去,暗地里监视许妘笙,有任何异常,随时跟我汇报!”

    “是,boss!”

    秦浩恭敬领命。

    顾祁森又吩咐,“记得找机会在她身上安装追踪器。”

    “明白!”

    “那去做吧。”

    “是!”

    挂掉电话,顾祁森捏捏有些酸疼的眉心,这才转头看向了崔拓。

    明月楼的这一整层,其实是不对外开放营业的,可以说,这是他们几人的专属区域,所以,警察一走,空荡荡的走廊里,便只剩下顾祁森与崔拓两个人。

    他们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开口:“你不给我一个解释吗?”

    “呵……”

    未料到对方竟与自己说出同样的话,两人又很有默契地笑了。

    之后,顾祁森比了一个你先说的手势。

    崔拓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切入正题,“你怎么会来?而且,你怎么会让警察把妘笙抓走?”

    顾祁森道:“屋里说吧。”

    话落,他推开门,径自走进去。

    崔拓见状,只好跟在他后边,进屋之后,顺带锁上门。

    两人重新坐回餐桌旁,顾祁森拿起一个消毒过的干净的茶杯,倒一杯热腾腾的普洱抿一口,然后才说:“我让人跟踪你,知道你所查的资料。”

    崔拓微微怔住,一下子就联想到许多,俊脸陡然泛上几丝不悦,“所以,你这是不信任我了?”

    “对不起!”

    顾祁森诚心诚意道歉。

    “呵……”

    崔拓苦笑一声,突然觉得自己做人挺失败的。

    喜欢的女人表里不一,最好的兄弟亦是不信任自己,背地里玩跟踪这一套……

    顾祁森看穿他的心思,眸光禁不住沉了沉,又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让罪犯逃脱了法律的制裁,并非不相信你!”

    “那你可以提前跟我说,何必玩跟踪这一套?我们是什么?是兄弟!”

    许是太过生气了,崔拓的语气十分激动。

    顾祁森抿抿唇,无奈叹气:“那你呢?为何又不跟我们说?明明查到许妘笙犯下的那么多罪行,却不打算告诉我们,甚至还包庇她……崔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差一点点,就放走了一名国际重犯!”

    “我……”

    讲起这个,崔拓的底气便有些不足了。

    确实,就因为他的自私,刚刚差一点点就让许妘笙给走掉了,哎……

    “许妘笙不配得到你的喜欢!拓,今天开始放下吧!”

    顾祁森拍拍他的肩膀,好心开解他。

    崔拓冷着一张俊脸,默不作声,两条眉头皱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顾祁森深深睨他一眼,又道:“行了,不要想那些扫兴的事,吃饭吧,我陪你!”

    崔拓抬眸,“你以为你是美女啊?我还稀罕你陪?”

    见崔拓总算打起精神,顾祁森不由得打趣,“要不叫几个美女来陪你?”

    “免了,我可不想消化不良。”

    “呵……”

    ……

    ps:今晚更的两章都是3000字哦,今天总共一万字,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