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24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三十四)
    她咽咽口水,强装镇定应声:“我们东方家与你无冤无仇,不知亲王殿下把我绑走,目的何在?”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奥德里奇故意卖关子。

    吩咐下属给他搬一张凳子进来,然后他整个人坐上去,翘起了二郎腿。

    慕心瑜看着他,眼神悄悄闪烁一下,想了想,还是出声警告:“绑架一国总统夫人可是死罪,你如果想要活命的话,最好放了我,我可以不追究,否则,后果是很严重的。”

    这话,其实她已经讲过好几遍了,无奈,这群人完全当耳边风,压根不搭理她,可她还是不想死心,试图想要再与奥德里奇谈判。

    奥德里奇又岂会是那种贪生怕死之辈?

    他好不容易才将慕心瑜这个人质抓到手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会放她走的。

    于是,他“哈哈”冷笑两声,笑容肆意而狂妄,“你真是天真得可以!本王既然敢将你抓来,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

    “你——”

    慕心瑜被他这样嚣张的态度气得哆嗦,下一秒,就听他继续说,“不过,你放心,本王要对付的人不是你,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保证不伤你一根头发,若不然……”

    讲到这,奥德里奇突然顿住,微眯的眸子迸出一缕狠戾的邪光,看得慕心瑜惊悚得汗毛竖起,“你……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想要对付谁?”

    第一个跃入脑海中的人,是东方瑾,只不过,奥德里奇跟m国无冤无仇,跟东方瑾更是没什么交集,所以,不应该啊……

    奥德里奇没事抓自己威胁东方瑾做什么呢?

    慕心瑜怎么想都想不通奥德里奇抓自己的理由,当然,她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是被沈轻轻牵连了……

    这时,奥德里奇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干脆朝着下属比一个手势,“来人,把她给我绑起来!”

    “是!”

    他的话音落下,就有两个高大的男子直接上前,一人抓住慕心瑜,将她按在椅子上,另一人迅速用绳子把她捆住。

    慕心瑜拼命挣扎,只可惜力气没有别人大,不一会儿就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无法动弹。

    奥德里奇拿出手机,当着她的面拨起某个号码。

    慕心瑜并不知他要打给谁,但在这一刻,心里却莫名咯噔一下,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咬咬唇,紧张得手心直冒汗。

    等了大约五秒,电话终于接通了,电波那头传来女子清甜的嗓音,“您好!请问是哪位?”

    轰——

    竟是轻轻……

    慕心瑜倏地瞪大眼,脸色瞬时变得无比惨白。

    奥德里奇想对付的人,居然是轻轻……

    天啊!

    这怎么可以……

    不,不要……

    她惊慌失措地颤抖了两下,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喂?”

    沈轻轻此时刚哄完孩子们睡午觉,正准备回房间自己眯一小会,谁知,刚走出儿童房,在走廊上手机就响起。

    一见是陌生来电,她眉头微微蹙起,并没有马上接。

    走到房间把门关上,手机还在想,沈轻轻犹豫片刻,还是按下了接通键。

    礼貌地讲了一句,发现对方迟迟没有回应,电波中若有似无充斥着诡异的味道,沈轻轻心里感觉怪怪的,因此又忍不住轻唤了一声。

    她心想,这次若再没人应答,那她就把电话挂了吧。

    对方也许知道她的心思,在她正准备挂电话之际,终于出声了,“沈轻轻!”

    沈轻轻从未曾想过,有朝一日,她的名字从别人嘴里喊出来,会是这般的可怕慑人,但今天,她总算见识到了。

    对方阴冷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让人刹那间有了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好恐怖!

    这到底是谁?

    沈轻轻握着电话的手指轻轻颤了颤,悄悄吸一口气,语带平静问他:“你是谁?”

    “我是谁,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m国的总统夫人在我手上!”

    男人语气平缓说出这句话,却让沈轻轻精致的小脸立马白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咽咽口水,极力隐忍住心中的恐慌。

    对方哼一声,“字面上的意思!”

    沈轻轻当然不信,“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她早上才打电话给干妈呢,干爸说她在睡觉,怎么可能就出事了呢?

    不,不可能!

    她要稳住,不要自己吓自己!

    沈轻轻不停地安慰自己,岂料——

    “慕心瑜失踪三天,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什么……

    沈轻轻一听,惊得差点把手机摔掉。

    干妈失踪三天了?

    真的假的?

    沈轻轻还是不想相信,但转念一想,这几天她似乎真的没有真正与干妈联系过,而且顾祁森和干爸还不允许她去m国……

    天啊!

    难道……

    怎么办?怎么办?

    也不知是不是太慌乱了,沈轻轻此时脑海一片混乱,什么办法都想不到。

    见她迟迟没有回音,奥德里奇又说:“想要见她,你自己一个人来,不许将这事泄露出去,如果你告诉给其他人,或者报了警,我保证,慕心瑜绝对死无全尸!”

    轰——

    沈轻轻整个人猛地一颤,险些晕倒。

    费了好大的劲,她才逼自己冷静下来,“你说她在你手上,我凭什么相信你?证据呢?”

    “要证据吗?等着!”

    对方说完,迅速挂掉电话。

    沈轻轻还没来得及缓过神,他就发来视频邀请。

    她手指颤抖几下,紧张地点了同意的按键。

    手机屏幕清晰出现了慕心瑜那张疲惫的脸。

    她被人反手绑在一张椅子上,正面对着镜头。

    看到沈轻轻,慕心瑜眼泪哗啦啦地就流下来了,“轻轻,不要管我,你千万不要答应他任何事……”

    “干妈——”

    沈轻轻哽咽喊出声,在见到慕心瑜的这一瞬,所有的希望旋即消散得无影无踪。

    真的是干妈……

    呜呜,干妈真的被抓了……?“轻轻,不要管我,求你——”

    生怕连累到自己女儿,慕心瑜拼命地摇头,只求她不要那么傻乎乎地听从奥德里奇的命令送来门。

    这个男人绝非善类,轻轻啊轻轻,千万不要答应他……

    “干妈——”

    沈轻轻泪眼汪汪与慕心瑜对视,见慕心瑜一个劲地拜托自己不要管她,心里格外地难受。

    她用手背擦了擦泪,沙哑的声音透出几丝坚定:“干妈您放心,我一定会救您的!”

    话落,她的语调陡然转冷,“你是谁?”

    “哈哈,总算问出关键点了。”

    屏幕中传来男人猖狂的笑声,沈轻轻拧拧眉,很快就见到一张不算熟悉但又不陌生的脸,赫然出现在自己视线中。

    那是……奥德里奇亲王!

    果真是他!

    沈轻轻下意识攥紧手机,神色凝重道:“奥德里奇,冤有头债有主,你的敌人是我,有什么仇恨尽管冲着我来就好,何必为难一个无辜的弱女子!”

    “不错,算你有点自知之明!”

    奥德里奇冷冷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但本王爱为难谁,可不是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能够置噱的!”

    “废话少说,放了我干妈!”

    沈轻轻冷声喝斥。

    “哈哈——”

    奥德里奇继续笑,“放了她可以,你过来跟她交换!如我刚才所讲,只能一个人来,不许让任何人知道!”

    “好!我答应你!地点在哪?”

    沈轻轻毫不犹豫点头。

    慕心瑜是被她牵连的,所以,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她都必须硬闯,丝毫没有退路。

    她沈轻轻虽然不是什么圣母,也不伟大,但让她眼睁睁看着一个无辜的人因被她牵连而身陷险境,抱歉,她真的做不到……

    而且,若换做是一个普通朋友,她都会答应赴约,何况是与她感情深厚的慕心瑜,她更加不能让她有任何闪失了。

    “地点我会发短信给你!不定时会有短信提示,你只要按照短信指引就行。”

    奥德里奇那般狡猾之人,当然不可能一下子就将他们的藏身之处告诉她。

    沈轻轻面无表情应了声“好”,屏幕中又再次响起慕心瑜的喊叫声。

    “轻轻,不要——”

    “轻轻——”

    听沈轻轻回答得那么干脆,慕心瑜急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都怪她……

    若不是她擅自离开总统府,也不会被抓,更不会害轻轻陷入危险当中……

    呜呜呜,她这个害人精,她怎么能害自己女儿……

    “轻轻,不要过来,求你——”

    “轻轻——”

    为阻止沈轻轻,慕心瑜只好歇斯底里地哭喊着。

    沈轻轻含泪看她一眼,认真道:“干妈,对不起,我不可能会放任你不管的!”

    她说完,索性结束了视频通话。

    一条短信闯了进来,“出环山别墅,往东走1公里,右拐直走……”

    “好!”

    沈轻轻冷着脸回了一个字,立刻走进衣帽间换衣服。

    她特地挑选了当特工时所穿的服装,顺带将手枪带上,当然,还备着几颗烟雾弹,必要时可派上用场。

    担心奥德里奇真会对慕心瑜不利,沈轻轻不敢告诉顾祁森,更是为了避开顾家的暗卫,而偷偷翻墙到后院。

    她开着一辆不起眼的、管家去买菜常开的车子,偷偷摸摸离开了别墅。

    ps:先更三千字,还有三千字,继续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