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4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四十四)
    得知沈轻轻醒来的消息,顾祁森立马结束正开到一半的会议,行色匆匆驱车离开顾氏集团。

    原本半小时的车程,他只用十多分钟就赶到了。

    走到沈轻轻所住的病房门口,顾祁森推开门,这时,就听见里边传来沈轻轻不可思议的声音——

    “干爸干妈,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啊?为什么我听不懂?”

    顾祁森蹙蹙眉,他们对他家宝贝说什么了?该不会是告诉她关于她的身世吧?

    思及此,他立刻加快脚步,大阔步走进去。

    里边的三人都没注意到顾祁森出现。

    面对着沈轻轻的疑问,东方瑾非常有耐心地说:“轻轻啊,真的很抱歉,爸爸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了你是我的女儿东方倾,但因为顾虑到你的安全,害怕认回你会给你带来杀生之祸,所以只好一直忍着不过你不要误会,我从没想过不认你,我只是想找个适合的时机希望你能够理解,也希望你能体谅”

    东方瑾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观察着沈轻轻的表情,幸好,她貌似除了呆愣之外,没有其他愤怒的情绪。

    东方瑾暗忖,他闺女这么善解人意,应该不至于像她妈妈那样,跟自己闹起来吧?

    许是察觉到东方瑾的心思,慕心瑜不禁瞪他一眼,然后上前一步把沈轻轻搂到怀里,哽咽着说:“妈妈的乖女儿,妈妈找了你那么多年,总算把你盼回来了倾儿,对不起,是妈妈不好,是妈妈太无能了,才会被他们瞒在鼓里,若不是偷偷听到你爸爸与珏儿的聊天内容,我们都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相认女儿啊,都怪妈不好,呜”

    慕心瑜越讲越伤心,最后竟控制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她把沈轻轻抱得很紧很紧,沈轻轻有些喘不过气,神思也渐渐恢复清明,总算理清了自己是东方倾这个事实

    怪不得东方珏一开始就对自己那么好,她当时还觉得奇怪呢,毕竟以他那样的身份地位,以及那样高冷的性格,怎会无缘无故对别的女人好,而且这女人还是别人的老婆

    还有赫连律,亦是一样。

    原来如此啊

    沈轻轻恍然大悟,心头乱乱的,一时间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悲伤,只不过,见慕心瑜这副样子,她又觉得幸福满满了。

    其实,何必计较那么多呢?

    正如爸爸所说的,他们不认自己是有苦衷的,她如今也为人父母,当然明白这个世间没有不爱自己儿女的父母,就连蓝馨那样自私自利的女人,不也是将许天容当宝贝么?

    她丝毫不怀疑她亲生父母对自己的爱,也不怀疑珏哥和赫连律对自己的宠,她沈轻轻可是一个十分明白事理之人,所以,即便他们瞒着她,不与她相认,她都理解了,也选择了原谅

    这么想,沈轻轻唇角禁不住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伸手拍了拍慕心瑜的肩膀,柔声说:“妈,别哭了,再哭就不美了哦。”

    之前叫习惯了“干妈”,现在改口叫“妈”,对沈轻轻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因为在她心里早就将慕心瑜当成自己妈妈了。

    只是,任谁都料想不到,缘分竟是那么奇妙的事情,她一直当妈妈的人,却是自己亲妈

    这一刻,沈轻轻深深感激上苍,对她这般地好!

    慕心瑜哭得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沈轻轻喊自己“妈”,不由得愣了一下。

    她眨眨哭红的泪眼,不敢置信看着她,然后,激动地抓着她的肩膀,满脸期许问:“倾儿,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遍,嗯?”

    “妈,妈,你是我妈,让我叫一百遍都行”

    沈轻轻配合地叫多了好几声,叫着叫着,眼泪也禁不住哗啦啦往下掉。

    怎么办?

    她也好想哭了

    她怎能如此幸福,呜呜

    “倾儿,呜呜”

    “妈”

    母女相认,抱在一起痛哭。

    东方瑾站在旁边,眼底也跟着泪花闪动。

    他伸出双手拥住她们,薄唇掀动,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仍是什么都没说,就这样静静地陪着她们。

    顾祁森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团聚的画面,深邃的眸子微微眯起,掠过一抹欣慰。

    终于,了却一件心事了

    那三人沉浸在团圆的喜悦中,并没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

    顾祁森也不打扰他们,颇有耐心地等着。

    大约过了五分钟,东方瑾才松开她们母女。

    下意识转头,余光瞥到在一旁站着的顾祁森,东方瑾稍稍怔住,有些不自然地轻咳一声,道:“你来了。”

    被他看见他们一家人这样,还挺尴尬的,尤其,他不知顾祁森有没听到自己刚刚还低声下气哄老婆

    男人都是要面子的,身为顾祁森的岳父,东方瑾当然不愿在女婿面前丢了脸。

    幸好顾祁森的回答让他放了心,“嗯!刚到!见你们拥在一起,我就没好意思打扰了。”

    “嗯,我们认回轻轻了。”

    东方瑾简单地告知。

    “恭喜!”

    顾祁森颔首,微微一笑。

    沈轻轻抬眸看向顾祁森,惊讶他竟对此一点都不诧异。

    她脑袋瓜转了转,很快就想通一切。

    可恶!

    他该不会是早知道,联合他们一起骗自己的吧?

    沈轻轻越想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眼神如炬瞪向顾祁森,问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嗯,是的。”

    顾祁森走过来,直接承认。

    慕心瑜震惊地看着他,显然没料到顾祁森竟也是知情人。

    他们这几个简直过分啊,把她们母女骗得团团转,这夫妻间的信任呢?在哪?

    沈轻轻的想法跟慕心瑜差不多,她虽不至于像慕心瑜那样气得要离婚,但对于顾祁森的隐瞒,她还是生气的。

    见顾祁森伸手要摸她的头,她立马将他的手挡住,气鼓鼓问道:“你干嘛要跟他们一起瞒我?就算不相认,难不成就不能让我知道自己的身世吗?你明知我有多想找到亲生父母的,你多少次听我提起,可你却一声不吭顾祁森,你怎么能那么过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