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6 结局篇:你是我的宝贝倾倾(四十六)
    顾祁森捧着她的脸,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细嫩的肌肤,神色认真说:“她死了,但你无须自责,她是心甘情愿救你的,你就当是她偿还这些年对你的伤害吧”

    顾冉冉的事,顾祁森其实比任何人都要来得伤心,毕竟她再怎么坏,也是啊他自小宠爱到大的妹妹,哪怕她曾经十恶不赦,他都从未想过要她死

    而他,并不希望轻轻将所有的罪责都揽到身上,所以,他心里哪怕再痛苦,都要强撑着,带轻轻走出这一场悲伤。

    冉冉也希望,他们能够好好地在一起,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不是吗?

    顾祁森的用意,沈轻轻何尝不明白?

    她也知逝者已逝,要节哀顺变,然而,心里总是时不时就痛一下,她真的没办法不去想,没办法不愧疚。

    可她又明白,如果自己一直沉浸在这场伤痛里,会让顾祁森更加的痛苦,所以,为了顾祁森,她也要逼自己快乐起来

    思及此,沈轻轻重重地点了点头:“老公,我会的。我会带着冉冉的祝福坚强地活下去。她看不完的风景,我代她看,她未完成的事,我代她做,她呜呜,她那么爱你,我一定会加倍加倍地爱你”

    讲到最后,她控制不住,又呜咽出声。

    顾祁森宠溺地揉了揉她的脑袋,“都快30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喜欢哭,嗯?”

    “切,我才26岁好么?而且,有谁规定30岁不能哭的?呜呜”

    沈轻轻吸吸鼻子,抽抽噎噎地反驳他。

    女人啊,无论到哪个年纪,都是特别特别在乎年纪的,你把她说大一天,她都不乐意的,沈轻轻当然也不例外。

    所以,顾祁森为让她分心,果断故意把她说老了好几岁,这丫头果真炸了。

    “好好好,你就算80岁了,也一样可以哭。”

    “哼,你这坏蛋,现在居然开始算计年老的我了”

    顾祁森:“”

    这边,森轻夫妻和好了,其乐融融,那边,慕心瑜可就没那么轻易原谅东方瑾了。

    两人此时站在医院的走廊,继续闹矛盾。

    当然,因为沈轻轻住院的关系,这上上下下的楼层全被顾祁森清空了,所以他们夫妻俩就算在这吵翻天,也不会担心被别人听了去。

    “心瑜,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瑞儿考虑考虑,他才十一岁,父母离婚,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有多大,你不会不知道吧?还有倾儿,她刚刚才认回我们,你怎么舍得让她面对父母离婚这事?”

    东方瑾劝不了这个执拗的女人,只能将孩子们拉出来讲了。

    孩子是维系家庭和谐的最关键要素,天底下有多少夫妻貌合神离,却因为孩子忍着不离婚。

    东方瑾心想,自己都把孩子们拉出来了,她多多少少会看在女儿儿子的份上,打消离婚这个荒谬的念头,谁知,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慕心瑜却仿佛更生气,“也就是说,你之所以这么积极地阻止我离婚,不是因为你舍不得我这个妻子,而是为了孩子,是吗?”

    东方瑾:“”

    “好了,东方瑾,我算是看清你了。哼!”

    慕心瑜气呼呼甩开他的手,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东方瑾暗叫一声不好,立马追上。

    哄个女人,简直比他处理国事还难,这分明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可怜的总统阁下,若被他知道,顾祁森轻而易举就搞定自己女儿,不知该作何感想?

    到底是总统阁下哄老婆的段位太低呢,还是顾**oss太牛逼?

    秦瑄很快就将沈轻轻要的鱼片粥送来,还给她弄了几样爽口的小菜,当然,这是顾祁森特地交代的。

    沈轻轻见了,胃口大开,心满意足喝起了粥。

    趁她喝粥的空档,秦瑄给顾祁森汇报工作。

    沈轻轻一边喝粥一边听,得知顾祁森因自己醒来把重要会议都提前完结了,不由得咬咬唇,暗骂自己红颜祸水。

    “对了boss,据说船王明天要来s市,您是不是要去见他?”

    秦瑄将一系列的工作汇报完毕,突然想起某事,下意识问出口。

    沈轻轻一听到船王两个字,好奇地瞪大眼,忍不住插嘴了,“船王?你说的是闻名世界,拥有无数游轮,各国王室都要卖他几分面子的船王?”

    秦瑄还没回答,顾祁森便直接说:“是他,不过没你什么事,赶紧喝你的粥。”

    “讨厌,问问都不行啊?”

    沈轻轻扁扁嘴,嘀咕一声后,便没再继续八卦了。

    秦瑄摸摸鼻子,就见自家boss在瞪自己,眸光充满警告。

    他当即明白,boss不让自己在少夫人面前提这个话题,立马噤声了。

    奇了怪了,不就是见船王吗?

    他家boss以前又不是没见过,干嘛怕被少夫人知道?

    秦瑄想不通,但碍于顾祁森可怕的眼神,他也不敢问。

    他咽咽口水,正想说些什么,就听boss下起逐客令,“好了,你退下吧,今天谈公事到此为止。”

    “是!”

    秦瑄如获大赦,溜得比谁都快。

    沈轻轻喝了两口粥,想起自家爸妈到现在还不见回来,她担心地问顾祁森:“老公,你说我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我妈,问问她和我爸爸怎么样了?他们该不会真闹离婚吧?”

    “放心吧,他们夫妻那么多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离婚?你妈肯定是在气头上,你爸爸哄哄就没事了。”

    顾祁森笃定地说。

    森森啊森森,你未免太看得起你家岳父大人了吧?

    他处理国事no.1,但处理家事嗯,实在不忍吐槽。

    沈轻轻对顾祁森深信不疑,如今听他这么讲,倒也渐渐放了心。

    “对了,老公,爷爷知道冉冉的事情了吗?”

    沈轻轻问。

    顾祁森点点头,“嗯,告诉他了”

    “那他没事吧?”

    爷爷那么疼冉冉,应该会很伤心

    “刚开始茶饭不思,现在好很多了。”

    顾祁森如实道。

    沈轻轻松口气,“那就好,我还担心他受太大打击”

    讲到这,她眨眨眼,语气陡然变得悲伤,“不过冉冉因我而死,爷爷应该很恼我吧?”

    ps:今天更了四章,共八千字,明天更新一万字吧,双倍月票快要结束啦,宝宝们别捂着哦,求月票,嘤嘤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