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37 大结局:森轻缱绻,一生倾心!(正文完)
    “不会的,他没那么不明事理。”

    顾祁森说完,立马抓着她的手,安慰她说,“爷爷他很担心你的身体,所以你一醒来我就给他打电话了,他要过来看你,我让他等明天上午再过来。”

    “老公,你是说真的吗?爷爷他当真不怨我?是我害死了他的孙女啊”

    讲起这事,始终是沈轻轻心里过不去的那道坎,甚至,因顾冉冉,她压根无暇去顾及自己的身世问题,因为此时此刻,占据在她整个脑海中的,依然是顾冉冉的死

    顾祁森将她的手执到嘴边亲了亲,低声说:“你不要多想,冉冉不是因为你而死的,是那群坏人害了她而那些坏人都已经受到应有的惩罚轻轻,咱们不要再纠结那些过去了的事情,好不好?”

    他的丫头是那么地善良,他真的好担心好担心,她一辈子会在这个事情上绕不开。

    沈轻轻咬了咬唇,犹豫着没有吭声。

    “轻轻”

    顾祁森又忍不住唤了她一句。

    沈轻轻这才抬眸,神色无奈道:“老公,我在刚刚其实也答应过你要向前看的,但说到容易做到难啊,我我只能说尽量了”

    “没事!咱们尽量让自己开心点,嗯?”

    顾祁森摸摸她的脸,语带宠溺出声。

    沈轻轻点点头,“嗯,那我努力努力。”

    “乖!”

    他情不自禁亲了她一记,将她搂紧,就听她继续问自己,“对了老公,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的身世的?”

    关于这个问题,沈轻轻实在好奇,同时,也还是有点小怨念,为什么连他都知道了,自己这个当事人,却被蒙在鼓里?

    顾祁森试着回想一下,接着说:“你怀孕那段时间,东方珏告诉我的。”

    “噢”

    沈轻轻恍然大悟,随后,趁他不注意,一拳就挥过去,娇嗔着说,“怪不得你之后看到我和他们在一起都不吃醋,心也很大,我还以为你当真有那么大方呢,原来如此,哼!”

    “呵,所以你见我不吃醋,心里是不是很不舒服,觉得我不够喜欢你,嗯?”

    顾祁森不禁莞尔。

    沈轻轻“哼”一声,“我又不是自虐狂,谁愿意看到你黑着脸吃醋呀?不过”

    讲到这,她突然顿了顿。

    顾祁森立马问她,“怎么啦?”

    “我到现在还是觉得有点不真实,就好像在做梦一样老公,干爸干妈真的是我亲爸妈吗?”

    沈轻轻不确定地问。

    该怎么说呢,她刚刚稀里糊涂的,听到这个消息倒没什么太大的冲击,但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

    顾祁森扣住她的纤腰,下巴抵在她肩窝处,沉声低语道:“千真万确,他们找了你许多年,你第一次见到东方珏的时候,他也才刚知道你身份不久还有赫连律,他也是在知道你真正身份之后,对你态度大转变的”

    顾祁森耐心跟她解释分析,沈轻轻这才总算彻底接受这个事实。

    “呀”

    她突然惊叫一声出来。

    顾祁森被她吓一跳,“怎么啦?”

    “那瑞儿这个高冷小正太,岂不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弟弟?”

    沈轻轻是很喜欢东方瑞的,一想到他是自己弟弟,不由得笑得比花儿还灿烂。

    顾祁森无语,“有那么高笑吗?”

    “当然啊,你都不知道我经常被瑞儿给嫌弃,要是他知道我是他亲姐,那小表情肯定很好玩”

    沈轻轻向往地说。

    顾祁森摇摇头,“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家瑞儿早就知道你是他姐了”

    沈轻轻:“”

    嘤嘤嘤,天底下还真就她一个人不知道,讨厌!

    ————

    晚餐时段,苏晗和顾正弘带着嚎嚎啕啕过来了,当然,除了孩子们之外,苏晗也给沈轻轻做了一顿美味的养生餐。

    “妈妈”

    “妈妈”

    两个宝宝一见到沈轻轻,立刻争先恐后扑上去。

    他们并不知自己的妈妈刚经历过一场生死,只以为她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住院了。

    但尽管如此,他们也还是十分心疼,因为妈妈看起来瘦了好多哦。

    “妈妈,多吃点,你好瘦。”

    啕啕摸摸沈轻轻的脸,奶声奶气说。

    “是啊,妈妈多吃点。”

    嚎嚎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沈轻轻被这两孩子的乖巧懂事逗得呵呵笑,眼角眉梢间尽是浓浓的暖意,“嗯啊好,妈妈听你们的话,多吃点。”

    苏晗在一旁笑,“咱们家这两个宝贝可真是妥妥的小大人,什么都不需要咱们操心,还懂得劝妈妈多吃点。”

    “那是啊,你也不看看那是谁家的孩子?”

    顾正弘骄傲地说。

    这时,慕心瑜刚好走进来,听到他们在夸嚎嚎啕啕,旋即笑得眉眼弯弯,“亲家母和亲家公来啦?”

    “是的呀,我们一听轻轻醒了,赶忙给她做好饭就过来了。”

    苏晗笑着解释。

    她和顾正弘是轻轻入院后才知道原来东方夫妇竟是轻轻亲生父母这事的,当时别提有多震惊了。

    但好歹她与顾正弘是见惯风浪的人,倒是很快就平静下来,接受这个事实。

    目前,他们家就只有老爷子不知轻轻身份,苏晗都有些期待老爷子知道真相后,会是怎样一副表情了

    “外婆——”

    “外婆——”

    嚎嚎和啕啕看到慕心瑜,齐刷刷跟她打招呼。

    “诶——”

    慕心瑜很开心地应下,快步走到沈轻轻旁边,摸摸两个孩子的头。

    嚎嚎和啕啕一向都叫慕心瑜外婆,也一直以为慕心瑜是自己的亲外婆,直到他们长大了,知晓一切事实,不免感叹缘分这东西的奇妙。

    慕心瑜出现后不久,东方瑾也来了。

    碍于苏晗和顾正弘夫妻在场,慕心瑜还是给足东方瑾面子,没有对他甩脸色。

    孩子们需要早点休息,大约九点钟,苏晗和顾正弘就带着嚎嚎啕啕回家了,偌大的病房,只剩东方夫妇,以及森轻夫妇。

    沈轻轻可没忘记父母闹离婚之事,不禁开口对慕心瑜说:“妈妈,顾祁森犯错跟爸爸是一样的,如果您因这事要跟爸爸离婚,那我是不是也得跟顾祁森离婚呀?”

    沈轻轻的话音刚落,顾祁森的脸色立即变了,脑海中警铃大作。

    什么意思?

    为何岳父岳母闹离婚之事,要扯上他?

    他好冤枉啊

    东方瑾则是意味深长地看了顾祁森一眼,似乎有点同情他。

    不过,他更同情的还是自己,毕竟,自家闺女一看就是被顾祁森这小子吃定了的,而他堂堂一国总统,却沦落到即将被离婚的地步

    幸好啊,他有个给力的好女儿!

    思及此,东方瑾又忍不住看向沈轻轻,越看越是喜爱,也感到非常非常地骄傲。

    慕心瑜没想到沈轻轻会这样说,顿时语塞了。

    人家说丈母娘看女婿,怎么看都是怎么顺眼,她当然也不例外,对顾祁森这个女婿,慕心瑜是百分之两百满意的,因此,她怎么可能会同意沈轻轻跟他离婚?想都不要想啊

    于是她赶忙劝沈轻轻:“倾儿,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阿森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

    “妈妈,我爸爸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啊。”

    沈轻轻反驳道。

    慕心瑜没好气说:“那哪一样?你爸爸隐瞒我那么多年”

    “顾祁森也是差不多时间知道的。”

    “这”

    “妈,要不这样吧,咱们母女俩一起离婚算了,反正咱们都不缺钱,以后爱干啥就干啥,不要管这两个欺骗我们的男人了,怎样?”

    沈轻轻越说越来劲。

    顾祁森闻声,只想扶额。

    慕心瑜知道她在开玩笑,但却不想她因这个玩笑真惹顾祁森不开心,马上拒绝道,“行了行了,你这个鬼精灵!妈答应你不跟你爸爸离婚就是了,不过,以后我要留在s市,帮你带孩子。”

    “好呀好呀!”

    沈轻轻当然是求之不得了,笑成一朵花。

    看着她那么开心,顾祁森唇角也不自觉勾起一抹笑。

    东方瑾可就不怎么高兴了,忙不迭对慕心瑜说:“你要是留在s市,我怎么办?瑞儿怎么办?”

    慕心瑜笑得格外灿烂,“那简单,瑞儿可以到s市读书,至于你,要是愿意的话,也可以来s市住呀。”

    沈轻轻笑嘻嘻补刀,“是啊爸爸,我和顾祁森随时欢迎您过来。”

    顾祁森:“瑞儿转学的一切事务,包在我身上。”

    “老公,你真好!”

    “这是我应该做的。”

    “那我和瑞儿就拜托你们了。”

    东方瑾:“”

    ————

    翌日,顾老爷子果真一大早就匆匆赶来了。

    杨伯跟在他身后,拎着大包小包,全是给沈轻轻的营养品。

    见到总统夫妇在现场,而且看他们的样子,分明像是在医院住了一夜,顾长谦不禁诧异极了。

    “总统阁下,总统夫人,两位这是在医院过夜了?”

    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把疑惑问出来。

    东方瑾礼貌地颔首“嗯”一声,笑着开口道:“麻烦您老一大早过来了,很感谢您对轻轻的疼爱。”

    顾老爷子一听他充满谢意的语气,更是纳闷,这些话明明应该由他来说才对,怎么这东方瑾倒有点反客为主了

    想到这儿,顾长谦摸了摸他灰白的胡子笑了笑,声如洪钟说:“哪里哪里,轻轻是我们顾家的孙媳妇儿,若不是顾祁森那混小子不让我过来,我早就来了。倒是你们对轻轻的疼爱,实在让人感激不尽。”

    “呵”

    东方瑾轻笑一声,正想说些什么,慕心瑜已走过来,迫不及待道:“老爷子啊,我们对轻轻的好,是应该的,是天经地义的。您还不知道吧,轻轻是我们东方家的闺女呀。”

    “噢,这个我早知道了啊,你们夫妻俩很早之前就认了轻轻当干女儿。”

    顾长谦依旧笑意满满。

    他哪可能会想到,轻轻是东方家的亲闺女?

    所以,当慕心瑜接下来笑吟吟告知他这个事实时,老爷子足足愣了几十秒才缓过神。

    “你你们说什么?轻轻是你们失散多年的亲女儿?”

    老爷子瞪大眼,虽说反应过来了,但仍是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

    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慕心瑜笑着说:“我也没想到轻轻会是我家倾儿,可倒回去想,却又觉得血缘这东西特别奇妙,我在见到轻轻的第一眼,就觉得特别特别喜欢,恨不得她是我亲生的闺女,没想到上天对我还是很厚待的,竟让我愿望成真。老爷子啊,这些年,有劳您对轻轻的照顾了,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咳咳”

    顾长谦轻咳两声,有些不自然地开口,“那是必须的啊!”

    他倒不会因为沈轻轻的出身改变而对她另眼相看,毕竟,如果他当真看重门当户对的话,也不会相中轻轻当他孙儿媳妇了。

    只不过,其实这些年,他对沈轻轻真的称不上好,因此,面对东方夫妇的感谢,多多少少总有点心虚,受之有愧啊

    慕心瑜并不知顾长谦的心思,又再次说了一堆感谢的话,听得出,她很在乎沈轻轻,无比希望她在夫家过得好。

    沈轻轻深深地凝望着自己母亲,心头充斥着浓浓的感动。

    真好,她有妈妈了,真正血浓于水的妈妈

    ————

    沈轻轻身子已无大碍,原本可以出院的,但家里却没人同意她出院,于是,她只能继续在医院住。

    这期间,有不少人过来探望,当然,来得最勤的,要数宫天祺夫妇和丽莎了。

    宫天祺在知道她的真正身世后,不禁哇哇叫出声,“哇靠,三嫂,没想到你竟是一国公主耶,啧啧啧,m国可是超级强国,你这公主的身价,可比我家丽莎贵多了。”

    “呵呵”

    沈轻轻无语。

    这宫小爷的脑回路,简直让人不得不服。

    丽莎一听宫天祺夸人连带着损自己,不由得撅着小嘴抗议,“宫小祺,你有完没完?成天以欺负妹妹为乐,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呀,打是亲骂是爱嘛,我的好妹妹,哥哥可是很爱你的哟。”

    宫天祺笑嘻嘻说。

    丽莎白他一眼,立马跟沈拂晓告状,“嫂子,你看他又欺负我!”

    沈拂晓淡淡瞥了一眼宫天祺,宫天祺赶紧在嘴巴前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表示自己闭嘴了,她禁不住失笑,“好了丽莎,你哥不敢再嘲笑你了。”

    “哼,这还差不多!”

    丽莎得意洋洋哼哼道,转过头对宫天祺扮了个鬼脸。

    沈拂晓没再管他们兄妹之间的打闹,她走到沈轻轻旁边,柔声说:“真没想到,你竟是慕阿姨的亲生女儿。”

    “是啊,我也觉得特别神奇呢。”

    沈轻轻噙着笑,眼角眉梢蕴满幸福。

    沈拂晓看着她,唇角弯弯道,“见你如今什么都拥有了,我就放心了。”

    “谢谢你,姐。”

    沈轻轻由衷感谢。

    “傻瓜,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咱们的感情还是一样亲,一样是好姐妹呢。”

    沈拂晓摸她的头,眼睛眯成一条线,月牙儿那般漂亮极了。

    “嘻嘻,那是”

    沈轻轻亲昵地抱着她,撒起了娇,“你是我最好最好的姐姐。”

    “你也是我最好的妹妹”

    “嘿”

    姐妹俩相视一眼,深厚的感情不言而喻。

    两天后,沈轻轻终于出院了。

    回到环山别墅,安顿好之后,沈轻轻便对顾祁森说:“老公,我想去养老院看看外婆。”

    “好啊,我陪你去!”

    顾祁森不加思索道。

    “嗯,好的。咱们带孩子们一起去吧。”

    沈轻轻提议,心想外婆也好久没有见到宝宝们了。

    虽说在知道自己不是蓝馨女儿的那一刻,沈轻轻就清楚自己与何思月并无血缘关系,但即便如此,也无法改变她与外婆之间的祖孙之情

    何思月之于沈轻轻的意义,是谁都没办法取代的,毕竟没有何思月的养育,也就没有现在的她

    慕心瑜得知他们夫妻要去探望何思月,她也跟着去了。

    人家帮她把孩子养那么大,无论如何,她都必须当面道谢,当然,她还把东方瑾也给拉着一起。

    于是,原本只是顾祁森一家四口,由于东方夫妇的加入,队伍壮大到一家七口,对,是七个人,因为东方瑞也来了。

    养老院。

    “外婆,我带孩子们来看您啦。”

    沈轻轻像只可爱的小麻雀,一见到何思月就把她抱了满怀。

    何思月慈爱地揉揉她的头发,连说几声好,便见两个小奶包“太婆婆”前“太婆婆”后叫得格外甜,她心里乐得跟喝了蜜糖一样,甜滋滋的。

    与沈轻轻母子三人聊了一小会儿,何思月总算有心思注意跟她一起来的一行人。

    顾祁森就不用说了,他时不时就来看她这个老太婆,可这位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m国总统东方瑾,还有总统夫人,怎么也跟着来了呢?

    何思月想不通。

    她知道总统认了轻轻当干女儿这回事,但她却猜不出,他为何要到养老院来看自己

    何思月正准备悄声问沈轻轻,慕心瑜便走过来,非常礼貌地对何思月鞠了个躬,90度的那种。

    何思月吓坏了,“东方夫人,你这是”

    “阿姨,谢谢您!”

    慕心瑜再次鞠躬,虔诚地说。

    何思月瞪大眼,一脸茫然望向沈轻轻。

    沈轻轻咽咽口水,心头纠结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开口:“外婆,我我有一件事要告诉您”

    “什么事?你说吧。”

    何思月眸光闪了闪,仿佛猜到她想说些什么。

    果真,下一秒就听沈轻轻道,“外婆,我其实不是您的亲外孙女我我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了他们就是总统先生和夫人”

    何思月:轰——

    许是受到太大的冲击,她有些站不稳,险些摔倒,幸好沈轻轻眼明手快扶住她。

    “外婆,您没事吧?”

    沈轻轻忧心忡忡问,将何思月扶到旁边的椅子坐下。

    何思月扶着额头,好半晌才消化这个事实,煞白的脸色也渐渐恢复正常。

    “外婆?”

    沈轻轻见她不说话,又问多一次。

    何思月这才抬头看她,嘴角扯出一抹笑,“外婆没事,外婆是太高兴了没想到你终于找到了亲生父母,终于能够跟其他孩子一样,享受正常的家庭温暖呜呜是外婆无能,这么多年了都没能给你好的生活”

    讲到最后,何思月禁不住老泪纵横,哽咽着往下说,“是外婆对不起你这么多年了,都没办法帮你找回亲生父母,也不敢告诉你真正的身世外婆太自私了呜”

    何思月的话,让在场的人纷纷愣了愣,这才明白,原来这位对沈轻轻恩重如山的老人,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知晓她不是她的亲外孙女,但是,她对沈轻轻的疼爱却超越了亲生,真令人钦佩

    慕心瑜握住何思月的手,激动地说:“您一点都不自私,您对轻轻的恩情,我们一辈子都会铭记在心里。阿姨,您是轻轻的外婆,以后也会是我慕心瑜的妈妈,我们就是您的儿女、孙女,一定会好好孝敬您的”

    沈轻轻也把何思月抱紧,杏眸蕴满眼泪,“是啊外婆,您对我真的已经超好超好了,有您这么好的外婆,是我三辈子修来的福分呜呜,您没有任何对不起我的地方,没有没有”

    “太婆婆,您也是啕啕最爱的太婆婆了。”

    小女娃童稚的声音响起,让整个场面愈发地温馨。

    她说完,白乎乎的小手推了推自己的哥哥,接着,嚎嚎也立马表态,“也是好好最爱的太婆婆!”

    要命啊,啕啕这小妖精撒娇,能不能不要老带他啊?

    他只想像瑞舅舅一样当个高冷的小正太,拒绝软萌

    三个大人两个小孩围成一团共享天伦之乐,而东方瑾与顾祁森则是走到后花园,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聊天。

    “岳父,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

    两人围着石桌落座,顾祁森主动问。

    东方瑾没有回答,而是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包香烟,抽一支递给顾祁森。

    顾祁森说了句“谢谢”,将香烟接过。

    他极少极少抽烟,但见东方瑾似乎有心事,他便陪他一起抽了。

    两人很快就点燃香烟,东方瑾吸一口,才说:“当年的叛徒至今未有下落,以后还请你多多保护轻轻,至于她的身份”

    讲到这,东方瑾顿了顿,有些为难开口,“我还是不希望公诸于众,以免惹来杀身之祸。阿森,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嗯,我明白的。”

    顾祁森颔首。

    他与东方瑾一样,一切以沈轻轻的安全为第一要素,至于身份什么的,其实被不被大众熟知,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相信,轻轻也不会介意。

    见顾祁森支持自己的想法,东方瑾甚感安慰,只不过

    他想到慕心瑜,不由得头疼,“你岳母要知道我不对外公布轻轻的身份,估计会反对。”

    “这个不一定吧?”

    顾祁森并不这么认为,“岳母那么深明大义,只要跟她讲清这期间的厉害关系,她肯定会以大局为重。再说,一家人最重要的是能幸福在一起,为何要在乎外人的目光?”

    “呵,你说得是!”

    东方瑾轻笑一声,心想,他活到这么大岁数,有些事情,其实还没有顾祁森这个晚辈看得明白。

    不得不说,轻轻的眼光极好,这一挑,就挑到了一个完美老公。

    哇咔咔,顾**oss若知自己在岳父的眼里评价如此之高,估计会骄傲得尾巴都翘起来了吧?

    两个男人经过相谈,就这么把事情定下来,之后他们将这个决定告诉沈轻轻母女,得到一致认可。

    东方瑾没想到慕心瑜居然会答应,偷偷给顾祁森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顾祁森唇角勾勾,笑意慢慢爬上了精致逼人的俊脸。

    接下来,沈轻轻顺理成章认祖归宗,改名东方倾,同时,顾老爷子也特别积极主动地将“东方倾”这三个字,记进了顾家族谱,至于对外公布,嗯,真的是一点都不重要了。

    改名之后,顾祁森却有些闷闷不乐。

    沈轻轻见状,一脸关心问他:“老公,你怎么啦?为什么不开心呢?”

    “没有,我哪有不开心?”

    顾祁森急忙否认,但沈轻轻却没错过他脸上的那抹小纠结。

    她眉头拧了拧,突然灵光一闪,不禁扑哧一笑,“老公,你该不会是不舍得沈轻轻这个名字吧?”

    “嗯,是很舍不得!”

    见自己既然被她看穿,顾祁森也不作否认了,直接道,“在我眼里,还是轻轻这个名字更适合你。”

    “其实我也更喜欢轻轻这两个字。”

    沈轻轻颇有同感地说。

    这几天问外婆,她才知道,原来轻轻这个名字,还是她给自己取的呢。

    当时,外婆捡到她,她什么都记不得,嘴里不断地念一个“倾”字,外婆以为那是她的名字,而是也误以为她喊的是“轻”,所以就直接叫她“轻轻”

    东方倾的生活,沈轻轻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所以对比之下,她当然更爱“沈轻轻”这个陪了自己20多年的名字。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叹气:“而且,你现在的名字是东方倾,但咱们结婚证写的是沈轻轻,莫名被二婚了。”

    沈轻轻一听他抱怨,忍不住哈哈笑出声,“二婚,哈哈你居然想到这个服了你了。”

    “我在说事实!”

    顾祁森闷声说,旋即握住她的手,“走吧!”

    “去哪?”

    沈轻轻懵住,处于状况外。

    顾祁森咬牙切齿道:“结多一次婚!”

    “哈哈哈”

    某丫头又没心没肺笑得开怀。

    两人很快就手牵手来到民政局,带齐相关手续,结多一次婚。

    从民政局出来,头顶艳阳高照,晴空一片明媚。

    顾祁森心情大好,情不自禁把沈轻轻抱起来,在原地转了几圈。

    沈轻轻“咯咯“笑,两人玩闹成一团,幸福得像孩子。

    “走,带你去一个地方!”

    顾祁森直接将她公主抱,款款走向停车场。

    一路上,遇到不少前来登记的准夫妻。

    大家见到他们出现,纷纷停住脚步,齐刷刷对他们行注目礼。

    好帅的男人哇

    好美的女人啊

    他们是明星吗?

    是不是特地来民政局取景拍电视剧的哇

    可是拍戏,有那么逼真吗?

    那对俊男美女,明眼人一看,就是一对相爱至深的情侣

    “老公,你要带我去哪?”

    坐上副驾驶座,沈轻轻托着腮帮子,一脸期待问。

    顾祁森发动引擎,唇角微微勾起,“去了你就知道了。”

    “讨厌,竟卖关子了。”

    沈轻轻嘟嘟唇,歪着脑袋眨眨眼,“真不说?”

    “嗯,不说!”

    某男噙着笑,语气坚定。

    “哼,不说就不说。”

    沈轻轻鼓鼓腮帮子,哼一声,索性转过头看车窗外的风景。

    “呵”

    顾祁森轻笑一声,旋即眯起狭长的凤眸,好看的眉眼间,潋滟化不开的宠溺。

    银灰色的帕加尼极速驰骋在公路上,欢快地往市郊的方向奔去。

    沈轻轻一路都在开小差,当车子停下时,她才缓过神,下意识往四周望去。

    “呀,怎么来码头了?”

    沈轻轻惊讶地问顾祁森。

    顾祁森笑笑不语,径自推门下车。

    沈轻轻立马去解安全带,刚把安全带解开,顾祁森已站在外边帮她打开了车门。

    “谢谢。”

    沈轻轻抿唇笑笑。

    下车后,顾祁森牵着她的手,一路向前。

    “老公,咱们来码头做什么?”

    沈轻轻又问。

    “很快你就知道了。”

    顾祁森继续保持神秘。

    沈轻轻咬咬唇,因他这个举动,无比好奇。

    幸好她不需要好奇太久,大约过了两分钟,她就见到了一艘游轮停靠在岸。

    那是一艘超级巨大、超级豪华的游轮,它大概有十层楼那么高,雪白的船身,在阳光照耀下,尽显高贵大气。

    沈轻轻刚开始还在猜顾祁森带自己来看这艘游轮的目的,谁知——

    “天啊,那是”

    噢——

    她惊愕得瞪大眼,嘴巴张成0型,好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天,这艘游轮的名字竟然叫“恋轻号”

    恋轻,恋沈轻轻

    哦呵呵,好浪漫哇

    沈轻轻双手捂住嘴,刹那间读懂了这个男人的用意,瞬时泪如雨下。他这是送自己一艘游轮吗?

    这么牛逼哄哄的游轮,怎么着都得好几十亿吧?

    沈轻轻既感动又肉疼,转过头看向站在身旁正微笑盯着自己的男人,说:“老公,谢谢你,谢谢但这礼物也太奢侈了哇呜”

    顾祁森揽住她的肩膀,将她抱到怀里,情深款款地说,“任何奢侈的礼物和你比起来都微不足道,因为在我心里,你就是最珍贵的!”

    沈轻轻没有任何防备就听到他如此深情告白,嘴角禁不住勾起一抹甜甜的笑,眼泪掉落下来滑进嘴里,竟也是甜的。

    她主动环住顾祁森的脖子,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记,随即退开,娇声问他:“老公,你怎么会想到送我这艘游轮的?前几天船王到s市,你去见他,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

    “嗯,被你猜中了。”

    顾祁森笑着承认,下意识扣紧她的纤腰。

    沈轻轻接着说:“但这真的太贵了,能退了么?”

    “不行!”

    顾祁森斩钉截铁道。

    “为什么?”

    “因为”

    顾祁森正想出声,余光突然瞥到游轮最前方甲板上有不少人影晃动。

    他轻轻勾了勾唇,下一秒就听宫天祺爽朗的叫声透过扩音器传来——

    “三哥、三嫂,你们还在磨蹭什么呀,还不快上来?”

    “知道了!”

    顾祁森笑着朝他们挥挥手。

    沈轻轻应声抬头,却不曾想,竟看到一个个熟悉的面孔赫然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

    爷爷、外婆、公公、婆婆、爸爸、妈妈、堂姐、宫天祺、珏哥、赫连律、蒋京修、崔拓、丽莎、慕容希、范迎萱、宋浅影和霍隽尧一家四口等等等

    天啊,几乎她认识的亲朋好友全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轻轻眨眨眼,问顾祁森:“老公,他们都是你请来的?”

    “嗯,一起开party,可以吗?”

    顾祁森执起她的手,沉声问。

    沈轻轻点点头,“当然可以啦。那咱们赶紧上去吧。”

    “好!”

    顾祁森说完,趁她不注意,一个有力的公主抱,将她抱在怀里。

    “哇哦,好浪漫哦!”

    “呦吼吼——”

    看到他们当场秀恩爱,宫天祺又抓着扩音器哇哇大叫了。

    游轮上的人全被他耍宝的举动逗笑,气氛一片欢乐。

    沈轻轻被顾祁森抱上游轮,顾祁森才将她放下,就有两个穿着服务生制服的工作人员迎上来。

    “顾总好,少夫人好!”

    服务生恭敬地跟他们鞠了鞠躬,随后看向顾祁森,汇报,“顾总,一切已经准备妥当,还请您和少夫人一起移步到化妆间。”

    话音落下,他们齐刷刷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顾祁森应了声“好”,沈轻轻则是一头雾水,“老公,为什么还要去化妆?”

    顾祁森说:“参加宴会,肯定是要盛装出席的,你没看到刚刚那群人,每一个都是盛装出席吗?”

    “哦,也是哦。”

    沈轻轻恍然。

    两人跟着工作人员一起来到化妆间。

    沈轻轻原以为只是一个小小的房间,可当她抵达现场时,却被华丽丽地震撼到了。

    这哪里是化妆间呀,这分明就是一家高端的百货商场,里边全是世界顶级品牌的化妆品、珠宝、还有各式各样的礼服

    当然,更让沈轻轻震惊的是,在最显眼的位置,挂着一套白色的婚纱。

    婚纱简洁精致,没有过多繁琐的设计,细节处尽显用心良苦,闪耀着

    华丽又典雅的神韵,沈轻轻几乎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她屏住呼吸,整个人像是被牵引住那般,一步一步地往那件婚纱走去。

    有人说,女人一辈子,一定要穿一次白白的婚纱,照一张美美哒的婚纱照,沈轻轻对此十分向往。

    她虽未对顾祁森提过,但她确实无数次幻想过自己穿着婚纱嫁给顾祁森的场景,每次在脑海中浮现类似的画面,胸腔处便涌起满满的幸福。

    她与顾祁森的婚礼,光是想,都是幸福的啊

    手,轻轻触摸那质感极好的布料,她情不自禁抓起婚纱的一角,在脸颊上蹭了蹭。

    嗯,陶醉了

    “少夫人,您要不先换上这套试试?”

    一抹好听的声音打断沈轻轻的思绪。

    沈轻轻回神,就见一个年轻女孩眉眼弯弯冲着她笑,接着自我介绍,“少夫人您好,我叫fendi,是您的专属化妆师兼造型师。这套婚纱是顾总为您特地从国外定制空运过来的”

    什么?

    这是顾祁森为她定制的?

    沈轻轻懵住,脑袋嗡嗡上,一直绕着这个问题转,压根无暇去管这个fendi后续又说了些什么。

    一切,仿佛做梦那般,她被好几个人推进试衣间换好婚纱,然后就开始化妆,盘头发,戴首饰,就这么迷迷糊糊地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总算大功告成了。

    “天,好漂亮啊!”

    “美,太美了!”

    “少夫人,您可以给我签个名吗?您太美了!”

    “少夫人,我们合个照吧?我一定要发朋友圈显摆一下,我给那么多明星天后级人物做过造型,真心真心没有比你更好看的”

    女孩们叽叽喳喳围着沈轻轻转,发自肺腑地夸她。

    沈轻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觉得自己很美。

    “怎么办?我都爱上我自己了?”

    她双手捧着脸,因一时兴奋,竟脱口而出。

    若这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很自恋,可沈轻轻说了,却让人认为她真的好可爱

    一时间,那群女孩更喜欢她了,当然,更羡慕她不仅人长得漂亮,还拥有一个最好最完美的男人。

    沈轻轻化完妆,做好造型,前来接她的人,并不是顾祁森,而是她的父亲,东方瑾。

    “爸爸,怎么是您?”

    沈轻轻惊讶极了,好看的杏眸微微眯起,美若天仙。

    东方瑾步履从容优雅朝她走来,俊朗的面容尽是浓浓的疼爱,“女儿结婚,肯定是要爸爸陪着的。”

    “结婚?”

    沈轻轻怔住,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天啊,我以为只是一场party,没想到顾祁森竟然”

    嘤嘤嘤,都怪她太天真了,都穿着婚纱了,怎么还会是普通的party呢?

    若被顾祁森知道,约莫又要笑她傻了。

    可是,真的好幸福好感动啊,怎么办,呜呜

    “呵呵”

    东方瑾低低一笑,眼底的疼爱之意更浓了。

    “走吧,爸爸带你走!”

    他说完,朝她伸出手。

    “嗯啊,好的,爸爸!”

    沈轻轻笑意吟吟挽住他的胳膊,在众人的欢呼声,满心欢喜离开化妆间。

    另一边。

    顾祁森在很早之前,就与船王取得联系,定制了这样一艘奢华的游轮。

    游轮上各种娱乐休闲设施应有尽有,甚至,为给沈轻轻一个世纪婚礼,顾祁森还特地将教堂搬到了顶层。

    此时,教堂中央,顾祁森身穿一袭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内心紧张地等待着。

    怎么这么久还没来

    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

    他每隔十秒就看一次表,宫天祺将他的动作看在眼底,不由得走过来拍拍他的肩膀揶揄他,“哎呀,三哥,你跟三嫂都老夫老妻了,没什么好紧张的啦。安啦安啦,放宽心,小爷结婚都没你这么紧张呢”

    宫天祺的话刚说完,就惹来顾祁森一记冷飕飕的白眼。

    他立马缩缩脖子,“哈哈,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他一边说一边往后退,结果,突然眼尖发现入口处两道身影,立即嗷嗷叫,“哇,三嫂来啦天啊,我家三嫂居然比我家拂晓还漂亮,这还有没天理啊”

    顾祁森压根不理会宫天祺的鬼哭狼嚎,此时此刻,他所有的注意力,全被那个穿着白色婚纱、挽着东方瑾的胳膊款款向他这边走来的女人吸引了

    他一向知道自己老婆很美,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穿起婚纱来,竟会美到这样极致,耀眼得连阳光都黯然失色

    在场的人,亦是同样被沈轻轻的美惊艳到了。

    慕心瑜是自豪的,毕竟女儿是她生的嘛,而苏晗呢,也是无比欣慰,因为那是她最疼爱的儿媳妇

    东方珏坐在贵宾席上,长眸微眯注视着这一切。

    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被叔叔一路牵着走到顾祁森面前,亲手将她交到顾祁森手上,他嘴角微微勾了勾,心头莫名泛起一丝丝的复杂。

    “顾祁森先生,请问,您愿意娶东方倾小姐为妻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您愿意吗?“

    牧师认真地问。

    顾祁森眉眼含笑望着美艳不可方物的沈轻轻,不加思索道:“我愿意!”

    “东方倾小姐,那您呢?您愿意嫁给——”

    “我愿意,愿意!”

    牧师还未说完,沈轻轻已迫不及待打断这一切,激动地喊着“愿意!”

    “哈哈”

    全场大笑,沈轻轻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搞砸了,脸红得像番茄。

    “不好意思牧师大人,您继续继续。”

    牧师点点头,正想继续,岂料顾祁森却直接把沈轻轻抱到怀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捧住她的脸,俯唇吻了上去。

    “啪啪啪——”

    “哇哦——”

    “三哥威武——”

    台下爆出雷鸣般的掌声,欢呼声。

    成年人津津有味地欣赏着他们夫妻上演火辣辣的法式长吻,而小孩子们呢,则是很自觉地捂住眼睛,嘴里念着羞羞羞

    这个浪漫的热吻一直持续了五分钟,顾祁森才依依不舍松开她。

    看着女孩绵软无力窝在自己怀里喘着气,唇上的口红已经差不多全被自己吃掉了,顾祁森眸光沉了沉,眼底迅速闪过一簇暗光。

    其实,他现在最想做的是将她整个人抱回房间,缠缠绵绵到永远,但如今也只能想想,因为一生一次的婚礼,必须继续!

    思及此,顾祁森轻轻摸了摸沈轻轻的脸,然后才看向被他们晾在一旁的牧师,道:“不好意思,麻烦您再继续刚刚的流程。”

    “嗯,好的,没问题。”

    牧师慈祥笑了笑,心想,你们还记得要完成婚礼流程啊,不错不错

    “东方倾小姐,请问您愿意嫁顾祁森先生为妻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您愿意吗?”

    “嗯,我愿意!”

    沈轻轻这次总算忍到最后了。

    牧师悄悄松一口气。

    “ok!现在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从此夫妻情深,永不分离!”

    话落,全场不约而同响起掌声。

    在大家衷心的祝福下,两人终于交换完戒指。

    这时,牧师笑着说:“好了,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爱怎么亲就怎么亲,亲到天荒地老都没问题”

    “哈”

    因牧师打趣的一句话,又有笑声爆出来。

    沈轻轻脸红得像苹果,娇羞地瞪着顾祁森。

    都怪他刚刚太不矜持了,以后这事肯定会沦为饭后谈资,特别是宫天祺那个家伙,一定会时不时拿出来笑话自己的

    顾祁森倒不介意别人怎么笑,反正今天他结婚,他最大,嗯,他老婆最漂亮

    “老婆——”

    “老公——”

    “我爱你!”

    台上,新人情深拥吻,台下,众人交头接耳,笑得合不拢嘴。

    婚礼结束,所有人的旅程却未结束,因为顾祁森早就为他们安排好了豪华的七天六夜海上之旅,款待所有见证他与沈轻轻幸福的亲朋好友们。

    当然,这次旅途的终点,是m国总统府,因为东方瑾也会在家里设宴邀请他们。

    第二天,东方珏有紧急要事先行离开。

    他一个人形色匆匆来到国际机场,准备坐飞机到l国与心腹左星汇合。

    过了安检,顺利抵达登机口。

    这时却被告知,航班因故延误五个小时,建议他改签。

    东方珏有些不悦,早知他就直接坐专机前往了。

    冷着一张脸来到贵宾柜台,他递出护照和机票,正想开口让值班人员帮自己改签,岂料,衣袖却被人在旁边扯了扯。

    是谁在找死?

    东方珏猛地转过头,入眼的,却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正太。

    他戴着一顶时下非常新潮的鸭舌帽,扬起头,朝东方珏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容:”叔叔,我也想改签,一起吧!“

    东方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