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47 珏希篇010:一不留神,扑到他心里去
    “需要帮你吗?”

    耳畔突然传来一抹低沉沙哑的男音,慕容希微微一怔,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他宽厚的大手已握住她的手指,略带粗茧的大拇指轻轻在她的指尖处摩挲了几下。

    轰——

    慕容希倏然僵住,刹那间,只觉得有一股酥酥麻麻的电流充斥在全身的细胞中,让她忍不住颤了颤。

    这是东方珏吗?

    他是在调戏自己?

    他没吃错药吧?

    慕容希不敢置信瞪大眼,在她的心目中,这个男人一向是极度冷漠、不近女色的,当初之所以会跟她,那是因为

    之后两人即使见面,也无任何暧昧的举动,而如今

    他怎么突然间转性了?

    不过,这样的他,却比之前更危险了

    慕容希缓过神,猛地将手从他的掌心中抽离,冷冷地说:“不需要!”话落,为掩饰自己的心慌,她没耐心再继续爱护自己宝贝的秀发,干脆用力一扯,狠心将那些缠绕在他扣子上的发丝扯断,幸亏不是很多,若不然,她会心疼死。

    呼!

    总算解脱了!

    慕容希松一口气,正想转身爬下床,纤腰就被他从后边揽住,紧接着,一个天旋地转之间,她整个人就被他压在身下。

    男人全部重量落在她身上,压得慕容希有些呼吸不畅,不知是不是紧张,她艰难地咽咽口水,气息不稳地说:“你你给我起开!”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推他的肩膀,使劲地推,拼命地推,只可惜男人就如同一座大山那般沉稳,哪里是她一个小女子能够撼动的?

    慕容希连续试了几次无果之后,只好放弃。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欺负我,有意思吗?你知不知道你重得可以压死人?”

    慕容希美眸喷火瞪他,充满控诉的语调中,却夹杂着两人都不曾察觉的小委屈。

    东方珏这才意识到自己压着她貌似不妥,然而她的馨香,她的柔软,竟让他感觉到特别舒服,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委屈自己的人,一向随心所欲惯了,所以,无论慕容希怎么抗议,他都依然不想松开,至少,这一刻不想

    慕容希气坏了,没想到这人竟无耻到这地步,她真是看走眼了。

    “起开!”

    她抡拳打他,东方珏却不为所动,好看的眉峰微挑,故意转移她的注意力,“我有洁癖!”

    what?

    他有洁癖关她什么事?

    慕容希无语了,没好气剜他一眼,“你有洁癖与我何干?少给我扯些有的没的,快点滚开!”

    东方珏纹风不动,“你扯断的那些头发缠在我纽扣上。”

    “哈?”

    未料到他竟在意这个,慕容希傻眼了,但转念一想,他有洁癖,显然是没办法忍受这点小瑕疵,于是,她只好说:“那你弄掉不就行了吗?”

    “谁闯的祸谁负责!”

    “什么?”

    “还是你想我一直压着你?”

    “你”

    慕容希气结,过一小会儿才说,“行,我可以帮你把头发弄掉,但你这样压着我,我根本没办法弄所以,你是不是可以先起来,不要压着我?”

    原以为男人没那么容易答应,岂料,他竟很爽快地说了声“好”。

    好?

    她没听错吧?

    慕容希简直诧异极了。

    可结果证明,她还是高兴得太早,因为东方珏只是翻了个身,将两人的位置调转了方向,最后变成他下她上,姿势一样的亲密暧昧,任谁看了,都难以相信这两人之间清清白白。

    慕容希觉得自己要吐血了,她怎么从未发现,东方珏竟有如此流氓的一面,这是太轻敌的后果吗?

    呜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就连东方珏本人,都未曾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做这样轻佻的事情,或许,这是出于本能吧

    他紧紧扣住慕容希的腰,慕容希无奈,只能伸手去解他的扣子。

    女孩眯着眼,趴在他胸前认真忙活,东方珏垂眸打量着她,从他的角度,恰好看到她又长又卷的睫毛,像是两把小扇子,扑闪扑闪地,一不留神,就扑到他心里去

    幸运的是,这一次无需像刚刚那样因为害怕伤及头发而小心翼翼,只消片刻的功夫,慕容希就将所有断发清理得干干净净了。

    “可以放开我了吗?”

    她捏着一小簇断发,冷着脸问,气呼呼暗忖,若他敢说话不算话,她一定将手中的断发塞到他嘴里去,哼!

    所幸东方珏不至于那般无赖,当即就松手了。

    一得到自由,慕容希一骨碌逃开,身手敏捷跳下床,仿佛他是什么牛鬼蛇神似的,有多远躲多远。

    怀里一空,东方珏有些怅然若失,但他并没有表现出现,反而是惬意地躺在床上,看那样子,似乎没有起身的打算。

    慕容希见状,不由得双手环胸,冷声质问他:“你来这干什么?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她问完,才意识到自己这些话有点多余,毕竟,这几年来,他无缘无故出现在自己酒店房间里的次数实在是太多了,而哪一次,他有给过她答案?

    哎!

    慕容希暗暗叹一口气,幸好她习惯晚睡,又习惯睡前才洗澡,而他每次神出鬼没的时间都不算太晚,所以她不至于穿着清凉的睡衣被他看光光,否则,被他占那么多便宜,她真要亏大发了!

    思及此,她又恶狠狠补充,“这是最后一次了,东方珏,以后你要再敢擅闯本小姐的香闺,休怪我不客气!”

    “哦?你要怎么不客气?”

    东方珏双手枕在脑后,神色自若反问。

    “打不过你,本小姐可以用药毒死你!”

    慕容希咬牙切齿说。

    东方珏勾唇,脑海中不自觉掠过某些旖旎的画面,似笑非笑开口,“你怎么不说,让本少欲、仙、欲、死?”

    “你无耻!”

    慕容希那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他暗指什么,瞬间气红了脸,“你堂堂东方家的少主,未来也会是一国总统,要是被民众知道你有乱闯女孩子闺房的癖好,甚至还调戏良家妇女,你就不担心名誉受损?你就不担心会失去民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