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想你了
    顾祁森为人低调,平日又不爱接受媒体采访,因此,认识他的人并不多,但,哪怕不知道他显赫的身份,光是他那尊贵的气质与爆表的颜值便足以令人尖叫,于是,当他抵达ak所在的楼层,顺着指引一路来到沈轻轻办公室时,有顶级美男来找创意部新任总监这个八卦消息,瞬间铺天盖地在公司里传开。

    沈轻轻自当不知道他引起了轰动,见他如天人之姿出现在自己面前,她眨眨眼,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她起身迎上去,伸手挽住他的胳膊,扬起小脸笑得眉眼弯弯:“你怎么来了?”

    顾祁森一把圈住她的腰,抵住她的额头,情不自禁道:“想你了!”

    “是咩?才几个小时没见呢。”

    女人都爱听甜言蜜语,沈轻轻当然也不例外,听顾祁森这么讲,她嘴角的笑容益发灿烂。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用你的小脑袋瓜算算,咱们多久没见了,嗯?”

    顾祁森说完,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欸别,等下被人进来看到就不好了。”

    沈轻轻急忙挣扎,小脸泛上几丝羞囧。

    他们虽说是夫妻,但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在办公室太过亲密也不是太好。

    顾祁森嘴角含笑:“放心,我锁门了!”

    他说这话时,已经抱着她走到沙发上坐下。

    将她放在自己腿上,他双手环住她的腰,下巴抵着她的肩窝,柔声问:“今天忙么?能不能准时下班?”

    “嗯,顾大总裁都亲自来接我了,小女子怎敢让您老人家久等呢?”

    沈轻轻扭过头,调皮地朝他眨眨眼,“最近工作挺顺利的,不用加班。”

    “那就好!快过年了,各大品牌也不会挤在这时候有大项目。”

    顾祁森了然颔首。

    沈轻轻亦是赞同:“是啊,年关将近,有公司都开始放假了。”

    提起过年这个话题,她脑海中不经意就浮现顾家所谓的祭祖传统,眸光悄悄闪烁了一下,有些犹豫该不该趁机问他。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顾祁森就主动提及:“再过两个星期就除夕了,我们去度蜜月吧,你有想去的地方吗?”

    “嗯?”

    未料到他竟会提出过年出国玩,沈轻轻下意识咬住了唇瓣,一时间,心头乱糟糟。

    听顾冉冉的意思,如果顾家真心接纳她这个媳妇,今年过年她势必是要去祭祖的,可在这个节骨眼,顾祁森却提出要带她去度蜜月,这让她心里没其他想法都难啊……

    哎,难不成,爷爷其实没那么喜欢自己么?

    还是说,这其实是顾祁森的意思?

    她知道自己不应该质疑顾祁森,但有时候,人的感情却往往不受理智控制……

    见她只是“嗯”一声便没有下文,聪明如顾祁森,当即就知道她果真想歪了。

    心底暗暗把顾冉冉给骂一顿之后,他轻咳一声,小心翼翼问:“冉冉是不是跟你说了,新妇第一年除夕要去祭祖的事?”

    “……”

    沈轻轻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留意到他的话。

    “轻轻,我在问你话!”

    顾祁森又唤了她一句,她这才缓过神,“啊,你说什么?”

    “我说……”

    顾祁森耐着性子再重复一遍之前说的,然后补充,“无论那丫头以后跟你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有什么不明白,想不通的,直接来问我,懂?”

    “啊?喔!”

    沈轻轻一脸茫然点点头,又听到他说,“你去祭祖也好,不去也罢,名字都会录入族谱里,这个问题不需要担心,ok?”

    “真的吗?”

    她有些不确定,不知为何,潜意识里,她居然更愿意相信顾冉冉所说的才是事实……

    “当然是真的!”

    顾祁森毫不犹豫开口,深邃的眸子却是微微眯起,悄悄掠过一抹复杂的幽光。

    他斩钉截铁的态度,终于让沈轻轻心底的猜疑渐渐消散,她很快又恢复以往的轻松,微笑着说:“那老公,你去过那么多地方旅游,肯定是知道哪里比较好玩的,我听你的就好!”

    见她已经不被那件事困扰了,顾祁森心底压着的大石头总算卸下,旋即答应道:“好,我让秦瑄去查资料!”

    讲到这,他仍不忘记强调,“先更正一下,你老公我虽然去过很多地方,但那都是在工作!”

    沈轻轻闻言,故意打趣他:“行啦行啦,我知道我老公最伟大了,全部精力都奉献给了顾氏集团。”

    “错!是都给了你……”

    男人低低一笑,说着说着手已经不规矩在她身上游移起来。

    “哈哈……”

    沈轻轻嬉笑着躲闪,娇羞地推了推他,“正经点啦,我去收拾东西,咱们下班了,下班!”

    ……

    ————

    时间就这么匆匆在指缝中流走,不知不觉,到了周六。

    吃完早餐,沈轻轻原本打算和顾祁森一起去看外婆,谁知,两人刚要出门,沈拂晓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看到来电显示上浮现“堂姐”两个字,沈轻轻立马激动得哇哇大叫起来:“姐,呜呜,你回来了吗?”

    自从上次在京城分开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过沈拂晓的消息,电话打不通、信息不回。

    她时不时担心着堂姐的安危,前些天还特地拜托顾祁森帮忙打探,但他却安慰她,像他们这种执行特殊任务的人,没消息便是好消息,毕竟若出事,早通知家人了……

    沈轻轻觉得有道理,所以偶尔会打电话给大伯母唠嗑,见大伯母那边没异常,她才稍稍放下心。

    如今堂姐终于打电话给自己了,这让她怎能不欣喜若狂?

    可接下来,沈拂晓一句话,却是让她脸上的笑容霎时间垮下——

    “轻轻啊,你有没有时间,能不能帮我去一趟福利院?我刚开机就接到院长电话,说亮亮……亮亮发高烧病得很严重,我……”

    沈拂晓讲这话时,急得差点哭出来。

    饶是她再怎么坚强、冷情,终究只是一个仅有24岁的单身母亲,自己的宝贝病那么重而她又因工作未能在身边照顾,其中的愧疚与煎熬,连沈轻轻亦是能深深感受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