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怀孕了(三)
    女人看起来不到四十岁的年纪,五官清新脱俗又不失贵气,身材保养得极好,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处处透出令人迷醉的优雅。

    她踏着太阳光款款朝他们走来,眉眼弯弯笑得十分迷人,浑身上下充满令人一见就喜欢的亲和力。

    沈轻轻痴痴地看着她,刹那间,只觉得眼前的一片花海,都不及女人万分之一的美……

    她与眼前这位颜值逆天的小男孩,约莫是母子吧?

    难道……

    她是东方珏的妈妈?

    噢……

    但这也太年轻了吧?

    简直比苏阿姨还要年轻好几岁呢……

    恍惚间,对方已经走到他们面前。

    “你就是阿珏带来的贵客吧?”

    她笑容可掬问处于呆愣状态的沈轻轻,眼角眉梢间尽是温和的笑意。

    “额……”

    沈轻轻这才缓过神。

    生平第一次欣赏美女入了神,她有些尴尬应声,“是的,夫人,我跟他是朋友!”

    虽然不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但从外表上看非富即贵,反正不是东方珏的妈妈就是姨妈之类的,所以,叫夫人总没错。

    “既然是阿珏的朋友,叫我阿姨就好了,不用叫夫人,那太见外了。”

    慕心瑜神色温柔道。

    弯弯的眼睛一瞬不瞬盯着沈轻轻瞧,越瞧,心下多了些许的喜欢。

    刚刚从国外回来,她就听说东方珏带了一位漂亮的女孩儿住进总统府,原本打算中午的时候过琉璃苑看看的,谁知,却那么巧,竟在花园中遇上……

    “好的,阿姨。”

    沈轻轻也不扭捏,礼貌地喊了她一句。

    娇唇蠕动着正想问她与东方珏的关系,这时,一旁的东方瑞就说:“妈咪,她刚刚看着我流口水,丑死了!”

    沈轻轻:“……”

    她见过自恋的人,但却没见过小小年纪就这般自恋的,汗!

    慕心瑜伸手揉揉东方瑞的脑袋,笑着摇摇头:“你啊,不能这么没礼貌,免得被你爹地家法伺候,知道不?还不快叫姐姐!”

    “哼!不叫!”

    东方瑞酷酷地板着一张英俊的小脸,一副桀骜不驯的模样。

    沈轻轻倒是不在意。

    慕心瑜却是一脸无奈对她说:“抱歉,让你见笑了。我这儿子自小被我给宠坏,都无法无天了!”

    “没事的,阿姨。”

    沈轻轻笑着回应,接着问她,“阿姨,请问您跟东方珏是什么关系呢?看您顶多30出头,应该不可能是他妈妈吧?”

    “我是他婶婶,不过阿珏自小也是我和他叔叔带大,所以感情跟亲生的一样。”

    慕心瑜心情愉悦解释。

    沈轻轻“哦”一声,这才后知后觉知道,原来眼前这位,正是总统夫人,怪不得气质如此典雅了……

    心,跳得有些快,她很不争气紧张了。

    嘤嘤嘤,沈轻轻,你能不能别这么没用?

    对方身份显赫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哇,淡定点!

    她悄悄攥紧手心,极力让自己自如一些。

    慕心瑜似乎也察觉她的局促,语气不由得益发亲昵:“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今年多大?跟阿珏认识多久啦?”

    嗯,怎么有种丑媳妇在见家婆的赶脚?

    沈轻轻立马将这个念头甩掉,如实告知她:“我叫沈轻轻,快23岁了,去年跟东方珏认识!”

    “喔,倾……”

    听到她的名字,慕心瑜身子猛地一颤,脚步有些不稳崴了一下,幸好站在旁边的东方瑞及时扶住她,才让她不至于跌倒。

    “阿姨,您没事吧?”

    “妈咪,你没事吧?”

    东方瑞与沈轻轻不约而同关心问道。

    慕心瑜迅速敛去眼底的那抹不自然:“没,没事了!”

    “花园这边的地面比较滑,您穿着高跟鞋,下次记得小心点喔。”

    沈轻轻好心提醒。

    “谢谢你!对了,你的名字是哪个qing?倾城的倾还是……”

    慕心瑜试探着问。

    “轻松的那个轻!倾城的倾太有诗情画意,我外婆不至于那么有才呢。”

    提起外婆,沈轻轻心头不禁多了几分惆怅,好想家啊,好想外婆,好想堂姐闪闪亮亮,也好想他……

    “呵,轻松的轻也好,轻轻,简简单单的,很适合你。”

    慕心瑜由衷道,心却因一个“倾”字,硬生生扯痛了起来。

    倾儿,她的女儿,东方倾……

    很多时候,慕心瑜是活泼开朗的,就如同稍早之前,与沈轻轻相见时那样,可一旦触及到“东方倾”三个字,她骤然间就像变了个人,脸上笑容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眉头深锁的哀伤……

    各怀心事的两人各自沉默,空气中,莫名多了一抹悲戚的味道。

    东方瑞敏感看出她们两人不对劲,索性晃了晃自家妈咪的胳膊,“妈咪,刚刚您不是说,要看我在飞机上画的画吗?走吧,回房间给您看。”

    “诶!”

    慕心瑜这才将思绪从悲伤中拉回,满怀歉意对沈轻轻说:“不好意思啊轻轻,我和瑞儿就先去忙了,你安心在这住下,找时间一起喝个下午茶吧?”

    “好的,阿姨!”

    沈轻轻微微一笑。

    “那我们走了。”

    “嗯,拜拜!”

    沈轻轻挥挥手,深深睨着母子俩相携离去的背影,不知为何,心头陡然漾起一抹异样的情愫。

    ……

    另一边,书房。

    东方瑾坐在大班椅上,双眸微眯,蕴含怒气瞪着站在他对面的东方珏,接着,伸手拍了一下桌子,冷声质问:“谁让你自作主张把她带来的?”

    “抱歉,我无法做到对她视而不见。”

    东方珏挺直背脊,嘴上虽然表示歉意,可那张英俊非凡的脸,却看不出有任何一丝愧疚的痕迹。

    “你太冲动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分分钟给她带来危险?”

    东方瑾阴沉的脸色依然没有缓和,毕竟这一次,东方珏瞒着他直接把人给带到总统府来,可着实是让他措手不及。

    “我自信有能力保护她,而且,只要我们不说,谁会知道她是您的女儿?”

    东方珏继续坚持己见。

    “就怕有万一!”

    听他这么解释,东方瑾心口的闷气总算消散一些。

    “那万一十年八年都报不了仇呢?叔叔,难道您打算等到七老八十,才认回女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