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怀孕了(十五)
    回到家里,沈轻轻给自己倒一杯水之后,便窝在沙发上,回想着秦瑄在明月楼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他说:“少夫人,这两个多月以来,boss过得非常痛苦,用活在水深火热当中这句话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希望您以后能多加珍惜我家boss,想他那么爱您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了!”

    沈轻轻知道,秦瑄一定是看不惯自己离开顾祁森这么久,才会忍不住说出那些以下犯上的肺腑之言,顾祁森有他那么忠诚的下属,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可她更加知道,除了顾祁森,她确实找不到更加爱自己的男人,或许,也是因为如此笃定他对自己的感情,她才敢这般待他吧?

    虽说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她到底还是没有考虑顾祁森的感受,以至于深深地伤害了他……

    哎!

    沈轻轻叹叹气,顿时间,心中充满了歉疚。

    在家一直等到晚上,顾祁森都没有回来,沈轻轻打电话给他,他却没有接听,而是直接短信回复“加班,不回!”

    短短的几个字,让沈轻轻下意识皱紧了眉头,也明白,这男人至今还在生她的气!

    该怎么办呢?

    要不明天做顿丰盛的早餐,送到公司给他吧?

    嗯嗯,这主意不错!

    沈轻轻微微一笑,为自己想到这个好办法感到开心。

    翌日,沈轻轻一大早就起床,洗洗刷刷后开车去市场买菜,接着乐滋滋下厨,为顾祁森准备了一顿中西结合,勘称完美的早餐。

    用爱心便当盒装好,她抬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欧式壁钟,时间正好8点整。

    将一切收拾妥当,沈轻轻拎着便当盒出门,驱车前往顾氏集团。

    怀揣着美好的心情来到总裁办公室,可惜扑一场空,顾祁森居然不在。

    打电话,他关机,沈轻轻想了想,决定改拨秦瑄的手机号码,谁知,秦瑄竟然也关机了。

    他们去哪了?

    沈轻轻原本灿烂飞扬的笑脸霎时垮了下来。

    因为只顾着给顾祁森弄早餐吃,她到现在还没来得及吃早餐,左等右等都不见顾祁森回来,生怕饿着肚子里的小宝宝,沈轻轻干脆把便当盒拆开,径自吃了起来。

    很快,她就填饱肚子。

    不死心继续拨打顾祁森的手机,结果依然一样,还是处于关机状态。

    沈轻轻挂掉电话,郁闷地摸摸肚子,“宝宝啊宝宝,你们家爹地,应该不是故意躲妈咪的吧?怎么办呢?咱们还是打道回府吧……”

    她一边说,一边站起来,垂头丧气离开。

    坐总裁专用电梯直达负一楼停车场,沈轻轻刚刚找到自己的车子,打开车门正准备上车,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了震,紧接着响起悦耳的铃声。

    以为是顾祁森给自己回电,她晦暗的眸底倏地一亮,可在看到屏幕上显示着的名字时,心里却咯噔一下,一抹不好的预感迅速窜了上来。

    沈轻轻深深吸一口气,并不是很想理会,索性假装听不见电话响,低头弯腰坐进车里去。

    启动油门,将车子开到大马路上,这时,手机又再次响起。

    她无奈,只好拿起搁在一旁的蓝牙耳机,塞进耳朵里,按下了接听键。

    “喂,顾爷爷,您找我什么事?”

    沈轻轻语气淡淡问道。

    本来,她对顾爷爷逼自己离开顾祁森一事,多多少少还有些谅解,然而,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的委屈成全,换来的是他迫不及待为她老公寻找另一个妻子……

    呵呵!

    针对这事,她越想越心寒,她又不是圣母,怎么可能当什么事都没发生,继续对老爷子和颜悦色笑呵呵?

    不过,顾爷爷突然打这通电话给自己,如无意外的话,应该也是再次逼她放手吧?

    思及此,沈轻轻不由得捏紧手机,眉头深锁,泛起一缕讽刺。

    果真她猜的没错,顾长谦确实来者不善,“现在到老宅一趟!”

    “有事,您电话里说也一样!”

    沈轻轻压根不想配合。

    她的话,让顾长谦不禁羞怒,脑海中不自觉想起昨天顾祁森那臭小子害他在许家面前颜面尽失的事,更是恼恨不已。

    于是,他气急败坏道:“我现在是叫不动你了,是吧?”

    “不敢!”

    沈轻轻凉凉开口应声。

    顾长谦被她这么漫不经心的举动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不管你敢不敢,总之,现在给我来老宅,立刻!马上!否则,ak三天之内一定破产!”

    “怎么可以这样?”

    沈轻轻一张小脸陡然变得煞白,完全不敢相信,他会用ak要挟自己……

    天!

    这简直……

    此时此刻,她无比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肺,快要爆炸了!

    啊啊啊!!!

    ……

    顾长谦撂下那句狠话,丝毫不顾沈轻轻的反应便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波中传来“嘟嘟嘟”的忙音,担心若自己真不出现,老爷子当真会做出对ak不利的事情,不得已,沈轻轻只好调转车头,将车子开向顾家老宅。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车子抵达目的地。

    沈轻轻拎着包包下车。

    她眉目严肃,缓缓踏进如意院。

    一进屋,就见顾长谦坐在正中央的主位上,偌大的客厅,只有他一个人。

    沈轻轻神色从容走到他面前,不卑不亢道:“顾爷爷,您这么大费周章把我叫来,无非就是想让我离开顾祁森,可经过这两个多月,我想通了,只要他没有放弃我,我就不会主动放弃他!”

    顾长谦闻言,苍老的面容潋滟几分阴郁:“这么说,你是打算把我之前跟你讲的那些,当耳边风了?”

    “没有!”

    沈轻轻理直气壮否认,接着语带嘲讽补充,“我不仅没有把它们当耳边风,我还时时刻刻记在心里呢,包括您用心良苦撮合顾祁森与许妘笙这事!”

    讲到最后,她的心微微一疼,涌上一股酸酸的感觉。

    虽说她已经拼命劝自己不要在意顾爷爷的态度,可人心都是肉做的,她曾经付出过多少真心,如今,心就有多疼……

    未料到沈轻轻竟这么怼自己,顾长谦当下气得口不择言起来:“所以,你这是怪我咯?你不能为我们顾家传宗接代,还容不下他找别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