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怀孕了(三十)
    ,!

    顾浩云与宫天祺向来不对盘,如今见他冷着脸怼自己,他也不可能给对方好脸色看,于是,他干脆拿起水杯再抿一口柠檬水,凉凉开口反问:“这是我好朋友轻轻家,我为什么不能来?而且,我可是我亲大哥顾祁森亲自打电话让我来吃火锅的,你呢?请问,我哥他邀请你了吗?”

    “你——”

    宫天祺被他噎得直咬牙,索性把两个袋子都扔桌上,一边挽袖子一边气呼呼道,“我跟我三哥之间,哪需要邀请?他家就是我家,小爷我还不能来了?还有,你哥?噢笑死了,你有脸说他是你哥?他承认了吗?”

    “呵,不管他承不承认,血缘关系跑不掉。倒是你,他家是你家,他老婆难不成还是你老婆了?”

    顾浩云见他一副想打架的架势,也跟着撸起袖子。

    “哇靠!顾浩云,你这阴险小人,小爷就算再没节操,也不可能肖想自己的嫂子!”

    宫天祺气得直跳脚,一边说着话,一边扑过去跟他扭打起来。

    “喂,你们别打了!”

    未料到这两个人竟在她家饭厅动起手,沈轻轻吓得急忙护住自己的肚子,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小溪见状,不由得快步走过来护住沈轻轻,将她安全带离“灾难”现场。

    这两个男人每次打架,周遭的一切都不可避免地跟着遭殃。

    听着饭厅里乒乒乓乓的打砸声,沈轻轻禁不住暗想:好好一顿火锅,约莫得毁了,哎!

    他们上辈子绝对是冤家!

    “少夫人,您没事吧?”

    生怕她动了胎气,小溪紧张兮兮问。

    一方面,她担心沈轻轻的身体,另一方面,亦是害怕没有尽到保护少夫人的责任,会被boss责罚。

    沈轻轻摇摇头:“没事!你在这看着,别让他们打到客厅来,我去书房找顾祁森。”

    “好!”

    小溪点点头,目送沈轻轻走到书房门口,她这才挺直背脊,移步到饭厅守着。

    沈轻轻抬手敲了敲书房的门,听不见任何回音。

    她站了一嗅儿,发现门是虚掩的,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推开门走进去。

    顾祁森不在书房。

    沈轻轻在里边绕了一圈,才迈开长腿来到阳台,果真,隔着玻璃门就看到他倚着栏杆在打电话。

    她家男人,喜欢在外头讲电话的习惯,还真是百年如一日,也不怕被有心人听了去?

    “嗯,好的!恭喜恭喜,我们夫妻俩一定会到场的。行,再见!”

    顾祁森眉眼含笑挂掉电话,一转身,就见沈轻轻倚着阳台的门,笑意吟吟看向他。

    “老公,你跟谁打电话啊?”

    顾祁森走到她身旁,如实告诉她,“刚刚接到的是尧表哥的电话。”

    “尧表哥?”

    沈轻轻霍地瞪大眼,“他不是已经……”

    “嗯,他没死,前些天安全回来了。”

    提起这事,顾祁森的语气里难掩激动。

    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消息,可想而知,受到的冲击有多大……

    沈轻轻怔怔地看着他,费了好大的劲才重新找到自己的声音:“小影一定欣喜若狂吧?呜呜,妮妮和小恤也不会没有爸爸了,呜呜,真好真好!”

    许是太过兴奋的缘故,她讲完这句话,竟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呜呜呜,好人一定会有好报……”

    “小影他们母子三人总算苦尽甘来了。”

    沈轻轻一边哭一边抹泪,惹得顾祁森心疼不已。

    “这是喜事,哭什么呢?”

    他扶着她走进屋,拿出纸巾给她擦擦布满泪痕的小脸。

    沈轻轻抽抽噎噎道:“喜极而泣这个成语,你没听过吗?呜呜……”

    “好了好了,那不哭了行不?你这么喜欢哭,小心咱们的孩子也跟你一样,女孩还好,万一男孩也爱哭,岂不是很没男子气概?”

    男人的神色十分认真。

    “噗——”

    沈轻轻总算被他逗笑,眼睛弯成月牙儿,水雾氤氲,映入顾祁森深邃的眼眸中,美得令人心动不已。

    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刚坐好,沈轻轻就拉着顾祁森,一脸迫切追问:“老公,你家尧表哥失踪有一年多了吧?他去哪了呢?应该没受什么伤吧?”

    “昏迷了半年,后来又经历了一些事情,是宋浅影找到他……”

    顾祁森简单地将过程讲述一遍给沈轻轻听。

    沈轻轻听完之后,忍不住感叹:“其实小影还是挺勇敢的。她那么柔柔弱弱的一个女孩,当初大着肚子,快临盆了居然还能从那条地道逃出来,换做别人,估计很难做到吧?”

    “是啊!”

    顾祁森也有感而发,下意识揽住她的肩膀,沉声嘱咐道,“所以你这段时间一定要乖乖听话,如果没有我在你身边,千万不要让小溪离开你半步,懂吗?”

    “知道了,老公!”

    沈轻轻慎重地点了点头。

    她当然清楚想要对付顾祁森的敌人也很多,若平时还好一些,她一个人目标不会特别明显,但如今,她肚子里怀着两个宝,万一不小心落到敌方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所以,她确实也不能任性了……

    思及此,沈轻轻情不自禁依偎在顾祁森的怀里,柔声说:“老公,你放心,我会好好保护自己,和咱们的孩子的。”

    “嗯,这才乖!”

    顾祁森低头亲她一记,大手轻轻抚上她的肚子,心尖顿时被浓浓的暖意包围。

    夫妻俩在书房腻歪了片刻,沈轻轻才恍然想起某事,“对了,老公,你刚刚跟你尧表哥说,我们会到场,是什么意思呀?难道是他与小影要补办婚礼吗?”

    她知道,霍隽尧与宋浅影虽然结婚几年,也有了两个孩子,但却没正式办过婚礼……

    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哪个女人不期待能拥有一场属于自己与心爱男人的、独一无二的婚礼吧?

    她,其实也很想很想呢……

    顾祁森闻言,大手揉揉她的头发,薄唇微扬,勾起一抹浅笑,:“我老婆果然聪明,一猜就对了。他们的婚期定在8月18日,到时候你情况也比较稳定了,所以我答应他,会带你一起出席。你愿意去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