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怀孕了(三十一)
    ,!

    “当然愿意去啦。”

    沈轻轻迫不及待回答。

    顾祁森微微一笑:“好!”

    “那就是下个月咯?太好啦!”

    沈轻轻雀跃拍拍手。

    h市她还没去过,而宋浅影呢,算起来也有将近一年时间没见过面了,至于那个只跟她在视频中见过的妮妮小公主,她更是一直都想找机会见见……

    所以,那场世纪婚礼,她非去不可!

    想到这儿,沈轻轻兴奋不已,恨不得立刻出门买礼物。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深眸微眯,潋滟一抹宠溺的光芒。

    抬腕看看表,见时间差不多可以吃午饭了,顾祁森禁不住关心问:“会不会饿坏了?秦瑄到了吗?”

    “秦瑄……”

    沈轻轻这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来找他的目的,立马站起身,“老公,天祺和佑辰打起来了,快快快,你赶快去阻止!”

    “天祺?”

    顾祁森拧拧眉,有些无语,“他怎么来了?”

    “他遇到秦瑄,知道我们打火锅,便跑来了,结果一看到佑辰,两人一言不合就开打……”

    “呵,这两人……你在这躲着,我出去看看!”

    生怕她不小心被波及,顾祁森当即阻止她离开书房。

    沈轻轻原本想说“不用躲”,但最终还是决定听话。

    乖乖地捧着一杯水坐在沙发里等,而顾祁森则是被催着前往灾难现场灭火去。

    他腿长,没几步路就到了饭厅。

    这两人俨然打红了眼,再加上身手不相上下,这场架至少打了20分钟了,都还没有想停下来的趋势。

    顾祁森望着满地的狼藉,脸都黑了一半,厉声喝斥道:“都给我住手!”

    他威严的声音一出,总算让那两人同时住了手,不约而同往门口望去。

    看着他们脸上都不同程度挂了彩,顾祁森勾唇冷冷一笑:“你们可真行啊!”

    “三哥……”

    把人家家里闹成垃圾场,宫天祺理亏地喊了他一句。

    顾浩云则是一声不吭开始收拾残局。

    顾祁森见状,淡淡瞥了在一旁守着的小溪一眼:“你去帮他!”

    “是!”

    小溪恭敬点点头,走进饭厅动手帮忙。

    顾祁森这才双手插袋离开。

    宫天祺捂着鼻青脸肿的俊脸,屁颠屁颠跟在他后边。

    饭厅里。

    顾浩云蹲在地上,安静地捡着破碎的玻璃渣。

    小溪拿着扫把走过来,清清冷冷开口:“让一让,像你这么捡,要捡到什么时候?”

    顾浩云没搭理她,径自忙手头上的事。

    小溪只好挪到别处,继续打扫。

    两人谁都没再开口说话。

    许是不想跟对方处在同个空间里,他们的工作效率亦是特别快,不到十分钟,整个饭厅已焕然一新。

    知道中午要吃火锅,小溪二话不说就拎着食材走进厨房。

    顾浩云原本想转身就走,可转念一想,终究还是没有选择那么做,而是跟在她后边走进去。

    见小溪打开了水龙头,一边把袋子里的蔬菜拿出来泡到水里,顾浩云双手插袋站在她身旁,冷声质问:“你接近轻轻,有什么目的?”

    小溪抬眸,淡淡反问:“我有什么目的,需要跟你汇报吗?顾、二、少?”

    “总之,不许你伤害她,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顾浩云恶狠狠警告她,毕竟打死他都不相信,堂堂姚家大小姐,会心甘情愿来当轻轻的保镖兼助理?她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会放过我?”

    小溪语带讽刺出声,“那么我想请问一下顾二少,你打得赢我吗?就连宫四少那三脚猫的功夫,你对着他都没胜算,还想跟我打?”

    “姚沐溪,咱们的恩怨与轻轻无关,如果你想报复我,尽管冲着我来,别把轻轻扯下水。”

    顾浩云再次警告。

    姚沐溪却是冷冷一笑:“顾浩云,你未免太自我感觉良好了。在我看来,你还真没那么大的魅力,让我甘愿成为别人的保镖!”

    “你——”

    顾浩云被她的话刺激得差点吐血。

    他紧紧攥着拳头,极力隐忍住想将她暴打一顿的冲动,咬牙切齿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能离开轻轻?是不是要我将你的真正身份告诉顾祁森?”

    姚沐溪满不在乎耸耸肩:“你去说啊,谁怕谁?我倒是不介意让我家少夫人知道,原来你一直暗恋她,看她以后还会不会跟你这么哥们,嗯?”

    她说完,竟朝他眨眨眼,露出一抹如同悬狸般狡黠的笑容。

    “你——算你狠!”

    被她这么一威胁,顾浩云只能愤愤不已,甩袖走出饭厅。

    剑拔弩张的气氛随着顾浩云离开而迅速消失不见,姚沐溪作了个深呼吸,将脑海中某些不愉快的杂念甩掉,逼自己专心扮演好现在的角色。

    另一边。

    宫天祺跟顾祁森回到客厅时,沈轻轻也坐不住,从书房走了出来。

    见英俊倜傥的宫小爷被打成猪头,她不禁扑哧一笑,揶揄他:“哟,我们家小四这是去哪学来的变脸哇?”

    “三嫂,我知道错了,你就别笑话我了,给点药擦擦哇。”

    宫天祺摸摸此时还有些疼的鼻子,没好气应声。

    听到他嗷嗷叫,沈轻轻倒是一点也不心疼他,“我家没有跌打损伤药,你想擦的话,自己去买吧。”

    “what?你家怎么可能没有?”

    宫天祺不可思议瞪大眼,接着可怜巴巴望向顾祁森,“三哥……”

    原以为三哥不会见死不救,谁知,他却是妥妥的帮妻狂魔,“自己去买吧!”

    宫天祺闻言,假装心痛捂住心口,“哇呜,小爷我好命苦——”

    “跟佑辰打架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说自己命苦?”

    想起刚刚惊心动魄的场面,沈轻轻不由得翻翻白眼,“你跟佑辰结伴出去买药吧,我就算有药,都不给你们,哼!”

    让他与顾浩云结伴去买药?

    轰——

    那画面,宫天祺光是想就觉得恶寒,“三嫂,你这么美这么善良,怎能忍心看着我们两个丢脸丢到太平洋?”

    “又不是我丢脸,怕啥?”

    沈轻轻笑嘻嘻说。

    “三哥——”

    “你三嫂说得对,你跟浩云一起出去买药,顺便到最近那家明月楼打包几个招牌菜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