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怀孕了(三十七)
    ,!

    姚沐溪二话不说就从自己裤袋里掏出一张黑卡甩过去,精致的眉眼泛着令人难以靠近的冷酷,“去刷!”

    人都是欺善怕恶的,那店员许是看得出姚沐溪绝非善类,一时间竟被震慑住了。

    她好半晌才缓过神,双手颤抖着去接那张象征着财富的黑卡,然后,走向收银房。

    沈轻轻压根没想到姚沐溪身上竟带着黑卡,不由得看了她一眼。

    姚沐溪一下子就看出她的疑惑,立马解释:“卡是boss给的,他说带在身边,以防您忘记带钱可以随便刷!”

    沈轻轻闻言,勾唇笑了笑:“他倒是够了解我啊。”

    “嘿,谁让你们是夫妻呢。”

    姚沐溪也跟着笑了。

    沈拂晓则是打趣:“顾祁森这狗粮撒得……行,我们都干了!”

    “姐——”

    沈轻轻被调侃得有些不好意思,禁不住娇嗔地瞪她一眼,眸光却是不自觉溢满了甜甜的幸福。

    三人坐在柜台前的圆形转椅上等着那名店员从收银房归来。

    因刚刚那段小插曲,其他店员马上见风使舵,忙不迭走过来端茶递水,甚至还热情地邀请沈轻轻再多看几款玉器。

    其间,沈拂晓突然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说是亮亮跟同学打架了,要求家长马上过去处理,她不得已,只好抛下沈轻轻与姚沐溪两人,先行离开。

    大约过了15分钟,那名去刷卡的店员神色古怪回来了。

    她直接把那张黑卡递给沈轻轻,态度十分冷淡:“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我们老板说,这玉佩不卖了!”

    “不卖?”

    沈轻轻拧拧眉,有些无语,“你们明码标价放在货柜上,现在竟说不卖,不是欺骗消费者吗?”

    “小姐,我们也是按照老板的指令行事,你为难我们也没用!不卖就不卖了,而且全部东西都不卖,你们走吧!”

    她说完,竟做出一个请她们离开的手势。

    姚沐溪被这一幕气得不轻,杏眸微眯,迸出一记冷光:“你们老板是谁,给我请他出来!”

    “呵呵——”

    店员冷笑两声,“我们老板身份尊贵,可不是谁都能见上一面的。两位还是请离开吧,免得我们让保安来赶人,那得多丢人啊!”

    “姐姐我还真不走了!”

    姚沐溪拿起茶杯抿一口茶,笑得特别灿烂,可惜那灿烂的笑容中却夹杂着丝丝冷意,让周边看热闹的几个店员莫名打起了寒颤。

    她们下意识望向沈轻轻,觉得她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倒比较好欺负。

    至于这位容貌秀美、全身黑衣黑裤、扎着马尾的女孩,一看就不是省油的灯。

    “不走?那可就别怪我叫保安了!”

    那店员壯着胆子撂下这句话,当即作势去按电铃,然而,手还没碰到那个电铃,就被姚沐溪眼明手快截住,“你们开门做生意竟敢赶客人走,这消息若传出去,恐怕你们也不用在这地方开店了!”

    “呵,就凭你们?”

    店员不屑哼一声,用力想将姚沐溪推开,岂料,这女人也不知打哪来的力气,哪怕她费尽力气,都没能撼动她一分。

    “放手!”

    她终于忍不住哇哇大叫。

    姚沐溪却是勾勾唇角,语气无比森冷:“道歉!”

    “对……对不起!请你们离开吧,不要为难我们。”

    知道姚沐溪不是善茬,于是店员立马低声下气求饶。

    姚沐溪并不打算就这么罢休,她冷冷威胁道:“把你们老板叫出来,姐姐倒是要看看,是哪位大神,敢对我们少夫人不敬!”

    “对……对不起!我们老板不在店里,她是不会见你们的!求……求两位美女放过我……”

    经姚沐溪这么一恐吓,那人原先的嚣张完全不见痕迹,取而代之的,唯有眼底蕴着的浓浓的畏惧。

    沈轻轻见对方整个人已经颤抖得不像话,伸手按了按有些疲惫的太阳穴,对姚沐溪说:“小溪,算了,以后咱们不来这买东西就好,走吧!”

    她说完,直接从转椅上站起身,挺直背脊优雅从容往门口走去。

    姚沐溪这才松开那名店员,冷着一张脸,跟上沈轻轻。

    呼——

    她们一离开,在场的所有人,总算松一口气。

    太可怕了,那个穿黑衣服的女人!

    店员摸了摸自己的心口,仍是有些惊魂未定。

    这时,有人凑过来八卦:“那两人明明买得起,为啥咱们老板不给卖呢?”

    店员撇撇嘴,得意洋洋道:“老板说,那个长得很漂亮的、娇滴滴的女人是别人包养的小三,咱们店里的东西,不卖给那种没有道德底线的贱人!”

    “哇喔,原来如此,怪不得咱们老板连钱都不赚了。”

    “是啊,咱们老板三观那么正,哪是那种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就到处勾引男人的狐狸精能比的?”

    “我们最看不惯那种当小三的女人了,你应该当着她的面骂出来的,看她还怎么嘚瑟,哼!”

    “算了,老板那么善良,才不允许我们当面骂对方。”

    ……

    从那家“辛品斋”出来,姚沐溪仍是紧紧攥拳,有些咽不下那口气。

    沈轻轻反过来安慰她:“算啦,何必跟那种人一般见识呢?走吧,咱们去别的地方逛,我就不信,找不到更好的礼物给小影了。”

    “嗯!”

    姚沐溪点点头。

    “对了,咱们在这受气的事,你千万不能跟顾祁森讲!”

    沈轻轻认真叮嘱她。

    “为什么?”

    姚沐溪有些惊讶。

    她心想,换做别人,在外头受尽了委屈,回家不得找自己男人哭一哭,怎么沈轻轻,反而要瞒着呢?

    不懂!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以顾祁森那臭脾气,要是知道我在这家店里受了气,指不定一怒之下把人家收购了,何必呢?”

    沈轻轻若有所思说。

    不是她夸张,而是,这男人,这种事情,他绝对干得出来!

    所以……还是算了吧!

    “好的,明白了,少夫人!”

    姚沐溪这才了然地点点头,心中不禁佩服起沈轻轻宽容的气度。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如此善良,才能俘获顾男神的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