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8章 身世之谜(一)
    ,!

    她做了个深呼吸,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

    低头,看了一眼闪动着的屏幕,在看到上边的来电显示时,也不知为何,竟莫名湿了眼眶。

    知道自己讲电话一定会不小心暴露出此时的情绪,于是,沈轻轻并没有马上按下接听键,而是等手机响到最后自动停止,大约过了十几秒钟之后,她才回拨过去。

    “您好,慕阿姨。不好意思,刚刚没有听到电话响。”

    她勾出一抹浅浅的笑,随意找了个借口解释。

    电波另一端的慕心瑜立马笑道:“不要紧的轻轻。你这几天身体怎么样,还好吗?”

    她毫不掩饰的关心,让沈轻轻心尖蓦地一暖,毫不犹豫压下去的泪意,差一点点就要冒出来。

    生怕在慕心瑜面前失态,她赶忙咬住唇瓣,重重地点了点头:“嗯,我很好。谢谢阿姨关心。”

    “哎呀,宝贝儿,你这么见外做什么呢?”

    慕心瑜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心事重重,依旧笑眯眯开口。

    坐在她旁边的小正太东方瑞见自家妈咪迟迟不讲出打电话的目的,不由得提醒她:“切入正题,妈咪。”

    “喔,对!”

    慕心瑜这才想起了正事,对沈轻轻说,“轻轻啊,阿姨打算明天和瑞儿一起去s市看看你,你方便吗?”

    沈轻轻闻言,眸光迅速掠过一抹诧异,很快就问她:“啊?真的吗?您和瑞儿要过来?总统先生呢?他陪您一起来吗?”

    “他国事繁忙,就不跟我们母子一起了。我们是低调出行。”

    慕心瑜如实道。

    她的话把沈轻轻给吓一跳,“但您和瑞儿身份特殊,万一……”

    知道她的顾虑,慕心瑜赶忙打断她,“珏儿也跟我们一起,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那就好!”

    见有东方珏保护她们母子,沈轻轻这才总算放了心。

    “阿姨,您明天几点到机场,我去接机!”

    讲这话时,沈轻轻眼角眉梢间,有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其实算一算,也才大半个月没有与慕心瑜见面,但……她确实有点想念这位既尊贵又给予她无限温情的阿姨了……

    “你大着肚子,还是不要来了。”

    慕心瑜担心她的身体,并没有答应让她去接机。

    “没事,机场离我住的地方近,很快就到了。”

    沈轻轻依然坚持。

    换做别人,兴许她不会这般热情,可,慕心瑜在她心底,似乎比别人来得重要多了。

    “那好吧,我等下把航班号发给你,不过,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千万别累到了。”

    慕心瑜拗不过沈轻轻,只好答应,但仍是不放心,再三叮嘱她。

    沈轻轻笑得格外灿烂,余光瞥见姚沐溪已走到驾驶座外,正准备拉开车门,她旋即对着话筒说:“阿姨您放心,没问题的。您记得发航班信息给我哈,我还有点事,就先挂了。”

    “嗯,好的!”

    慕心瑜爽朗一笑,两人各说了句“拜拜”,便结束通话。

    听着电波中“嘟嘟嘟”的忙音,沈轻轻嘴角不自觉上扬,看得出,原本阴郁的心情刹那间消失殆尽,整个人陡然变得神采飞扬起来。

    姚沐溪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莞尔一笑。

    看来,少夫人口中那个阿姨,约莫是挺重要的人吧?

    虽然有些好奇,但姚沐溪还是识时务地选择噤声,不让自己八卦。

    “少夫人,我买了冰袋和一些消肿的药,给您擦擦?”

    她回驾驶座坐好,把车门关上后,动作熟练地拆起了包装袋。

    “谢谢你了,小溪。”

    沈轻轻由衷感谢,接着说,“有你在我身边,我日子好过多了。”

    “但我今天保护不力,连累您受伤,真的很对不起!”

    姚沐溪语带愧疚出声。

    她的话,让沈轻轻有那么一瞬间的闪神,脑海中,禁不住浮现蓝馨甩自己巴掌的那一幕……

    哎!

    若自己是她女儿的事实捅出去,约莫也没人信吧?

    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哪个母亲会如此仇恨自己的女儿呢?

    这辈子,她到底是做错了什么,才摊上那样一个妈……

    姚沐溪并不清楚沈轻轻与蓝馨之间的关系,以为她的失神是在责怪自己,她心里悄悄泛上几分难受,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神色认真道:“少夫人,如果您要责罚我的话,我心甘情愿领罚。”

    “啊?”

    沈轻轻总算缓过神,赶忙摆摆手,安慰她:“不,不,不,这事跟你无关,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好啦,事情过去了,咱们也别纠结,快点把冰袋给我哈。”

    “嗯,拿着。”

    姚沐溪也是不拘小节之人,因此,听她这么说,很快就释然了。

    沈轻轻接过冰袋敷敷脸,冰凉冰凉的感觉让人瞬间舒服许多。

    帮她擦好透明的药膏,姚沐溪突然忿忿不平说:“那个许天容,明显就不安好心,这事我会禀告boss的。”

    沈轻轻蹙蹙眉,沉思片刻后阻止道,“算了。你家boss那么忙,不要去增加他的烦恼。”

    “可是少夫人,她打你了……”

    “你不也打她了吗?扯平了!”

    “那……好吧!”

    姚沐溪当下被噎住,竟无言以对。

    ……

    沈轻轻很快就收到慕心瑜发来的短信,知道他们抵达s市国际机场的时间,是明天下午三点钟。

    第二天,她吃完午饭,便带着姚沐溪一同前往机场。

    这一次,她们开的是顾祁森所拥有的另一辆七人座的商务车。

    姚沐溪在前边开车,沈轻轻则是坐在后车座。

    车子开出一小段路,放在包里的手机突然震了震,提醒有电话进来。

    随着音乐响起,沈轻轻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屏幕显示“顾爷爷”三个字时,试图按接听键的动作,倏然僵在半空中。

    经过前天在养老院的那次交谈,沈轻轻潜意识里排斥再与顾长谦有任何接触,毕竟每次都被伤了心,谁愿意犯贱呢?

    所以,她想了想,索性将电话塞回包包里,不接听不拒绝,就让它一直唱着歌儿。

    电话连续响了好几次,沈轻轻都没有接听,最后也不知怎么回事,她竟然关机了。

    顾长谦站在vip专属病房门口,铁青着脸放下手机,厉声对管家杨伯说:“派人去告诉沈轻轻,阿森受了重伤,让她马上到医院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