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身世之谜(三)
    ,!

    看着她心虚的模样,顾长谦眼底的神色愈发冰冷,“她不来?”

    “轻轻……轻轻她……她去机场接东方珏了!”

    顾冉冉睫毛颤颤,倏地闭上眼睛,一鼓作气把这话说出来。

    她的话刚说完,就听到拐杖“砰”一声狠狠地戳在大理石的地板上,周遭的空气像是瞬间凝固,令人窒息。

    饶是顾冉冉,这一刻亦是有些忌惮顾长谦身上散发出的冷厉。

    “对……对不起爷爷,我原本想上去叫她的,可她跟东方珏很快就离开,把我给甩掉,所以……”

    讲到这,她瑟瑟缩缩地后退几步,样子无辜极了。

    顾长谦冷冷瞪她几眼,正想说些什么,病房的门被推开,医生从里边走出来。

    见顾长谦与顾冉冉两人站在走廊上僵持着,他急忙走上前去,恭敬地朝顾长谦鞠鞠躬:“老爷子,顾总醒了!”

    “嗯!”

    一听到顾祁森醒了,顾长谦紧绷的神色才稍稍有所缓和。

    他干脆连看都不看顾冉冉一眼,甩甩袖子,大步流星往病房走去。

    顾冉冉挺直背脊,见他已推开病房的门走进去,她不由得松一口气,紧接着,迈开长腿跟上。

    大哥醒了,铁定找沈轻轻,不知爷爷会气成什么样呢?

    呵呵!

    也怪那丫头自己作死,没事关什么机?

    这下子,不仅仅是爷爷对她失望,估计连大哥,都得心生芥蒂了吧?

    哈哈……

    ————

    vip病房内,充斥着一股消毒水味。

    顾祁森躺在病床上,俊脸因失血过多,而泛上几丝苍白,但,仍不损他的气宇轩昂。

    听到门“吱呀”一声响起,他下意识往门口望去,就见爷爷拄着拐杖,面无表情走进来。

    “爷爷——”

    顾祁森勾勾薄唇,一边喊他,一边撑着床板坐起身。

    “还有没哪里不舒服?”

    顾长谦走到床边站定,眼里溢过一缕关心。

    “还行!小伤而已,不碍事的。”

    顾祁森状作云淡风轻开口。

    “小伤?哼!”

    顾长谦不禁冷哼一声,“子弹差一点点就打中了心脏,还说是小伤?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他说完,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双手交叠握着拐杖,背脊挺得直直的,看起来格外严肃。

    顾祁森知道,自己这次受伤,惹恼了爷爷,所以,他抿了抿唇,有些理亏道,“这一次是意外,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您放心!”

    “放心?你要真能让我放心,我倒是谢天谢地了!”

    顾长谦没好气回应。

    眸光落在他那张虚弱的俊颜上,他顿时想起沈轻轻的混账行径,正打算数落她,岂料,下一秒就听顾祁森问:“轻轻应该还不知道这事吧?”

    “她?”

    顾长谦挑挑眉,重重“哼”了一句。

    顾长谦的态度,让顾祁森当即就清楚,他铁定没有通知沈轻轻自己受伤的消息,其实猜也猜得出来,若那丫头知道,还不得寸步不离守在他旁边,哪有可能他醒来这么久了,连影子都没见到一个。

    思及此,顾祁森立马说:“不要告诉她!”

    “你……”

    未料到顾祁森会是这样的反应,顾长谦稍稍愣了愣,但,不一会儿,他就反应过来了。

    这死小子,都伤的这么严重了,竟然还那么替沈轻轻着想,生怕她知道了之后,会影响心情……

    哎!

    他自认不是一个情种,怎么他的儿子、孙子,却偏偏……

    越想,顾长谦也是被沈轻轻与东方珏那不清不楚的关系气得不轻,索性直言道:“你傻不傻的?傻不傻?你受伤,她连爷爷电话都不接,跑去机场见东方珏,现在指不定跟东方珏在哪个地方卿卿我我,哪里还能想得起你?总之,她,我算是看透了,就算她肚子里怀的真是你的种,我也绝不同意让她踏进顾家大门一步!”

    因爷爷的话,顾祁森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煞是难看。

    他眯了眯深邃的长眸,大约过了好几秒之后,才缓缓开口说:“爷爷您一直针对轻轻,她不接您的电话,不是人之常情么?”

    “你——”

    顾长谦被他噎得老脸一阵涨红,咬牙切齿道:“不接长辈的电话,还有理了?而且,还是这么重要的电话?”

    “既然她不接,您给她发个短信不就得了?”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

    顾长谦梗着脖子回应。

    他确实是没有,毕竟……凭什么?

    他肯给她打电话,已经够尽责任了,是那丫头太不像话……

    顾祁森淡淡反问:“这不是明摆着的?”

    见爷爷铁青着脸不说话,他不禁叹了叹气,“我相信,她若知道我受伤,天大的事儿都不会管,更别提去接东方珏。”

    “呵,你就这么信任她?”

    “我只信我相信的!”

    顾祁森的语气无比笃定。

    “你……算了!”

    见他的心无论如何都偏在沈轻轻身上,顾长谦倏地拄着拐杖站起身,撂下一句“你好好休息”,随后气呼呼离开。

    偌大的空间,很快就恢复安静。

    喉咙有些不舒服,顾祁森猛地咳嗽了两声,伤口因咳嗽扯痛一下,他不自觉蹙了蹙眉。

    正想按铃,让人给他倒杯水,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了。

    以为是爷爷去而复返,谁知,进来的人,却是顾冉冉。

    “大哥——”

    顾冉冉轻轻柔柔唤了他一声,见他伸手打算去按铃,她旋即紧张兮兮问:“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吗?我帮你叫医生就好!”

    话落,她作死要往外走,却被顾祁森阻止:“不是,你帮我倒杯水吧!”

    “嗯,好。你等等!”

    顾冉冉闻言,赶忙走到饮水机前,拿起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

    “大哥,给!”

    顾冉冉把水端到他面前,小心翼翼递给他。

    顾祁森左手将杯子接过,咕噜噜喝下了两口,感觉舒服一些了之后,才问她:“你怎么也在这里?”

    “爷爷接到你受伤的通知时,我刚好在他身边。”

    顾冉冉如实回答。

    顾祁森“嗯”一声,继续喝水,并没有再继续说话。

    顾冉冉精明的眸子转了转,很快就假惺惺试探:“大哥,需要给轻轻打个电话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