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2章 身世之谜(五)
    ,!

    “慕阿姨母子和东方珏来s市了,我下午去机场接他们,晚上准备请他们吃饭呢。”

    沈轻轻如实告诉他,没有任何隐瞒。

    顾祁森原以为只有东方珏一人,多多少少有点不高兴,如今见东方瑾的老婆孩子也在,他彻底释然了。

    夫妻俩聊了一嗅儿,沈轻轻便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祁森正想回答“快了”,谁知,病房的门却在此时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下一秒,宫天祺哭天抢地的声音随即响起:“哇呜呜,三哥哇,你怎么又受伤了……”

    顾祁森:“……”

    精致的俊脸彻底黑掉。

    沈轻轻则是霍地瞪大眼,声音因惊吓而抖动得厉害,“老……老公,你受伤了?!!!”

    “没事,你不需要担心。”

    生怕她乱想,顾祁森赶忙解释。

    可还没等沈轻轻应声,宫天祺又哇哇大叫起来:“什么叫没事?三嫂,你快点来看三哥啊,他中了子弹,差点穿透心脏哇……”

    沈轻轻:“……!!!”

    轰——

    ————

    一听到顾祁森受伤,沈轻轻哪里还顾得了其他,当即就与慕心瑜告别,带着姚沐溪匆匆走了。

    顾氏医院距离慕心瑜他们所下榻的酒店,开车大约需要40多分钟,但姚沐溪在沈轻轻心急如焚的催促下,一路飙车闯了无数个红灯,25分钟抵达。

    进病房后,沈轻轻对着他东瞧瞧,西瞧瞧,看他精神奕奕,一颗吊着的心,这才终于回归原位。

    而顾祁森呢?

    见她竟比自己预料中要早20分钟到来,知道她肯定是逼着姚沐溪飙车过来,顾祁森眉头皱了皱,非常不认同。

    不过,他亦不舍得教训她,因为这小女人一进屋就开始呵寒问暖,态度好得堪比24孝妻子,所以,他又怎么可能狠下心?

    “老公,你到底怎么受伤的啊?”

    陪顾祁森吃完晚饭之后,沈轻轻坐在床边的椅子上,一边削苹果,一边语带关心问他。

    天知道,当听到宫小四那家伙说他差点被打中心脏时,她足足过了一分钟才缓过神来,整个人差点站不稳摔在地上。

    幸运的是,他受伤的地方是手臂,但还是好心疼……

    “不小心中了埋伏。”

    顾祁森轻描淡写道,一点都不想提过程中的凶险。

    沈轻轻“哦”一声,眸光闪了闪,有些微沉。

    看出她有心事,顾祁森禁不住安慰她:“放心,我跟你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情发生了。”

    “信你才怪呢。你出生入死的兄弟那么多……”

    沈轻轻嘟嘟唇,没好气回应。

    顾祁森闻言,沉默了片刻,才说:“这次是捕捉五年前的漏网之鱼,因为那个案子是我经手的,所以才答应行动。如今幕后的头目被绳之于法,我彻底脱离组织了。”

    “真的吗?”

    沈轻轻立即瞪大眼,滴溜溜的眸子霎时神采飞扬。

    不得不说,这个消息之于她而言,简直太……振奋人心了!

    “嗯!”

    顾祁森重重点了点头,却没有告诉她,幕后头目虽然绳之于法,可幕后头目的幕后,竟还有更大的黑手……

    沈轻轻对此一无所知,仍旧沉浸在顾祁森以后不会再去跟犯罪分子搏斗的喜悦中,眼角眉梢时时刻刻溢满了笑。

    ————-

    顾祁森住院疗伤,沈轻轻当然义不容辞,陪他在专属的vip病房住下。

    第二天,顾长谦一大早就来探病了。

    看到沈轻轻坐在床边喂顾祁森喝粥,他不禁哼一声,讽刺道:“人昏迷不醒的时候,你在哪?怎么这会儿倒是这么积极过来了,哼!”

    一想到昨天自己打了好几通电话,她都不接,顾长谦心头便憋着一股气。

    沈轻轻默不作声,自顾自地舀一口粥放顾祁森嘴里。

    顾祁森心满意足喝着老婆大人亲自熬制、又亲自喂进嘴的肉片粥,也将房间里那颗闪亮的老灯泡当成空气。

    顾长谦被他们夫妻俩气得不轻,只能将拐杖用力地戳戳地板,刷刷自己的存在感。

    岂料,人家顾着虐狗呢,压根没去理会他。

    顾长谦自讨了个没趣,只好拄着拐杖走到不远处的沙发坐下,冷眼看他们你侬我侬,好不恩爱。

    时间一分一秒划过,可他们却依然甜甜蜜蜜,似乎一点都没想起房间里还有个他。

    哎,现在的年轻人呐,怎么这么……

    顾长谦恨恨想着。

    以前怎么看沈轻轻,怎么顺眼,现在呢?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喜欢听话的、乖乖巧巧的女孩儿,原以为沈轻轻是这样的,谁知,她却是颇有个性的小辣椒……

    哎!

    顾祁森再次叹叹气,突然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撮合他们了?

    思及此,他深幽的视线不自觉落在沈轻轻尚未显怀的肚子上,眸光沉了沉,掠过一抹深思。

    要不,他先按兵不动,等孩子出生之后,再做打算吧……

    ————

    顾祁森身体状况恢复良好,留院观察了五天,医生就批准出院了。

    “记住,伤口半个月内不能碰水!”

    出院之际,主治医师千叮万嘱道。

    “嗯嗯,好的,谢谢!”

    沈轻轻忙不迭点头答应,甚至还拿起小本本,一五一十记下所有的注意事项。

    这段时间,因为忙着照顾顾祁森,她完全抽不出时间给慕心瑜他们当导游,心里始终觉得不安,于是,一回到家,她便拿起手机,给慕心瑜打过去。

    电话只嘟了几秒就被接起,电波中传来慕心瑜带笑的声音:“轻轻,怎么有时间打电话给阿姨?你老公呢?情况恢复如何了?”

    “他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我们今天回家。”

    沈轻轻如实说完,又接着问,“阿姨,顾祁森说想请你们到家里吃顿饭,愿意赏脸么?”

    “好懊啊,当然没问题。”

    慕心瑜一向对沈轻轻的丈夫感到好奇,这下子有机会接触,她岂有说不的道理?

    “哈哈,那我让小溪下午去酒店接你们喔。”

    见她答应,沈轻轻不由得笑得特别开心。

    “嗯,好的。”

    慕心瑜爽快答应了。

    挂掉电话,她旋即转头,对今天刚抵达s市的东方瑾笑意盎然道:“轻轻请我们去她家吃饭,你去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