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7章 身世之谜(十)
    ,!

    “可是什么?“

    男人问。

    沈轻轻犹豫一下,最终决定继续往下讲:“那么多人,包括许天容都在我面前说,如果不是我,你跟许妘笙早就是一对了,我才是第三者……”

    她倒是不介意他们以前是不是一对情侣,反正现在这个男人是她的,然而,时不时就有人跳出来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抢了许妘笙的男人,饶是她再怎么心胸宽阔,也不可能不在意……

    尽管,顾祁森曾对自己解释,许妘笙是崔拓的女人,但这个说法,恐怕也是不成立的吧?

    想到这儿,沈轻轻的神色陡然变得严肃起来,抢在顾祁森回答问题之前,无比认真出声:“我要听真话,不需要再拿什么她是崔拓的女人这借口来哄我,我不信的!”

    “……”

    顾祁森深深睨她几眼,大约过了十多秒钟,才说:“之前不告诉你,是觉得她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不会对我们的感情构成影响,所以不值得一提。我跟她自小认识,又先后去了特种部队,配合过几次任务。我知道崔拓一直喜欢她,所以从未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哼,不满意!”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没好气抬手,戳了戳他没受伤的那边肩膀,抗议道。

    “我都跟你解释清楚了,怎么还不满意?”

    对于她的反应,顾祁森有些摸不着头脑。

    “总之,我就是不满意!”

    沈轻轻看样子是真生气了,干脆推开他,气呼呼从沙发上爬起来,理都不理他一下,穿着拖鞋就进了房。

    “喂——”

    顾祁森彻底风中凌乱。

    起身想去追她,却见她“砰”一声,竟把房门给关上了。

    这丫头,吃炸药了?

    顾祁森暗忖,怎么想,都不知道她这突如其来的气,从何而生。

    原本想追进去哄哄她,可刚站起来,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他受的伤还没彻底复原,顿时疼得他眉头拧紧,闷哼了一声。

    重新坐回沙发上,他低头查看自己的伤,发现隐隐有血丝冒出来,看样子,是伤口裂开了。

    不希望她为自己担心,于是顾祁森旋即起身,走到储物柜前拿出医药箱,悄悄出门去。

    沈轻轻回房后,并没有马上往里走,而是站在门边,静静等着他。

    结果,一秒钟、两秒钟,甚至两分钟过去了,依然不见男人来敲门,她郁闷地鼓着腮帮子,不作多想又重新开门走出去。

    客厅,空无一人。

    他到哪去了?

    她四下张望了一下,迟迟未见他的身影。

    不死心,又绕着家里一圈找了找,结果仍是一样。

    哼!

    可恶的顾祁森,简直是太过分啦!

    惹自己生气就算了,也不来哄哄自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究竟干吗去了?

    呜呜,男人啊,真是得到了就不珍惜,好过分……

    怀孕的人本来就敏感脆弱,极需要丈夫的关怀照顾,可他倒好,一声不吭就走了,呜呜……

    沈轻轻越想越伤心,一气之下,索性回到房间,把房门锁住。

    哼哼哼,有本事,你一辈子都不要进来!

    ……

    顾祁森直接提着医药箱,来到楼下蒋京修家。

    两年前,环江公寓开盘,他与蒋京修都非常喜欢这个小区的地段与设计风格,所以各买了一套。顾祁森直接就住下了,而蒋京修则是一直住蒋家,直到上个月,才搬过来与他当邻居。

    蒋京修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就被顾祁森催命似的敲门声给逼得立马开了门。

    见他手拎着医药箱,胳膊上的绷带染着血,他不禁吓一跳,赶忙让他进屋。

    “你怎么搞成这样?上午出院不是还好好的吗?”

    蒋京修一脸诧异问。

    虽然他今天没去接顾祁森,但也是有打听过他的情况的。

    顾祁森将医药箱放下,淡淡开口:“不小心扯到了!”

    他说完,抬眸瞥他一眼,“过来帮下忙。”

    “好!”

    蒋京修立刻上前,帮他把绷带拆下来。

    见到伤口,他拧拧眉,“果真裂开了,幸好没感染。”

    “嗯……”

    顾祁森应一声,任由他帮自己上药,再重新绑绷带。

    蒋京修不是医生,动作一点也不娴熟,费了好大劲,才总算完成任务。

    对上顾祁森嫌弃的眼神,他无奈摊手:“谁让你不找小四,他专业一些。”

    “得了吧,我找他,不到明天,就被轻轻知道了。”

    宫天祺那家伙,顾祁森现在对他的信任值为零。

    “呵……”

    蒋京修不禁轻笑出声,禁不住调侃道,“话说,无缘无故扯到了伤口,该不会是回到家里,热情难耐……”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祁森一记冷光扫射,“你以为谁都是宫小四?”

    “他?会说自己很冤!”

    蒋京修忍俊不禁。

    “他的话,你信一半就好了。”

    顾祁森说完,倏地站起身。

    怕沈轻轻找不到人,他真是一刻亦不敢多逗留,匆匆拎起医药箱就走了。

    蒋京修关上门,踩着优雅的步伐往里走。

    这时,卧室的门打开,女孩光着雪白的脚丫子从里边走出来。

    “他走了吗?”

    她昂起不施粉黛的小脸,语气轻轻柔柔地问。

    蒋京修盯着她,“嗯”了一声。

    此时,他的头发没未完全干透,几丝隐隐遮挡住他深邃的眼,却给他增添了几分邪魅的味道。

    他与顾祁森是完全不同类型的美男。

    顾祁森正气凛然,浑身散发着与生俱来的贵公子气息,而蒋京修则是习惯用眼镜来掩饰自己的邪肆危险,不熟悉的人,都会认为他是个斯文俊秀的十佳青年……

    女孩幽幽看着他,樱唇蠕动正想说些什么,却见他突然走近一步,直接圈住她的纤腰。

    “你……”

    她下意识想去推拒他,可他已更快一步低下头,霸道地封住她的唇……

    一室旖旎,令人脸红心跳得不像话。

    ————

    顾祁森打开家里的大门,偷偷摸摸将医药箱放好,见沈轻轻不在外边,这才悄悄松一口气。

    看了一眼时间,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离开20分钟,生怕沈轻轻会生更加的气,他不敢耽搁,立即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