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8章 身世之谜(十一)
    ,!

    门被锁,他无奈,只能敲门。

    一边敲,他一边哄她:“轻轻,老婆大人,快给老公开门,嗯?”

    “轻轻?”

    “老婆?”

    连续敲了几遍,回应他的,皆是一片静寂。

    生怕她出什么意外,顾祁森立刻走进书房,找出一套备用钥匙,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门给开了。

    卧室里没人,洗手间门关着,传出潺潺的水流声。

    见她是在洗澡,他吊着的一颗心,总算归位。

    不想离开,于是顾祁森索性走到沙发落座,拿起手机收发邮件。

    处理了几封各大子公司总经理发来的请示邮件之后,他的思绪,又不自觉飘远——

    “您既然已经知道轻轻是您的女儿,为何不与她相认?要等什么时候才与她相认?”

    当他花了点时间消化完东方瑾扔下的重磅消息后,终于忍不住问出最想知道的问题。

    东方瑾神色复杂看他一眼,无奈回答:“现在还不到时机!”

    “难道还有隐情?”

    他又接着问,敏锐如他,一下子就猜到了某种可能性,“您是怕认回她,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

    “嗯,可以这么说!”

    东方瑾重重点头,直接承认了,“当年害死我哥哥嫂子的幕后凶手,很多人都认为那是我哥的政敌,其实不是。”

    “不是?”

    “嗯,是窥视东方家财富的叛徒。那些人现在还活着,时时刻刻准备卷土重来,我不能让轻轻有任何一丝危险。”

    “明白了!”

    顾祁森颔首,眼神倏然泛过一丝凝重。

    之后,东方瑾又诚挚地对他说了一番将女儿交给他的话,还千叮万嘱他,不许让轻轻知道这个事实。

    顾祁森刚开始没答应不告诉沈轻轻,但转念一想,这丫头的感情向来藏不住,万一被她知道自己的身世,恐怕后果难以收拾,因此到最后,他还是硬着头皮与东方瑾达成了共识。

    心里怀揣着这么大的一个秘密,顾祁森心情十分紊乱,想抽烟,又顾及到自家老婆的身体,只能硬生生忍住。

    他就这样倚着沙发,盯着天花板发起了呆。

    大约十分钟后,沈轻轻打开浴室的移门走出来。

    见顾祁森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似乎蕴藏着层层的心事,她咬了咬唇,俨然忘记自己还在生他的气,缓缓踱步往他走去。

    貌似自从慕阿姨他们一家离开之后,顾祁森就成这个样子了,沈轻轻敏感得很,不禁猜想,是不是与东方瑾有关。

    思及此,她心底隐隐泛上一缕担忧,就怕自家老公被欺负了。

    当然,她知道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可以欺负顾祁森,但,对方不是普通人,那是一国总统,哪怕不是他们这个国家的总统,却也是位高权重的存在,比如丽莎的父王艾威尔国王,当初还不是可以通过外交政策给顾氏施压……

    哎!

    沈轻轻暗暗叹着气,但愿是她杞人忧天了。

    “老公,你怎么啦?”

    她在他旁边坐下,柔声问。

    刚刚沐浴完毕的她,香甜的少女气息扑面而来,顾祁森心下一动,情不自禁把她给抱到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低哑的声音有些疲惫:“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那我帮你放洗澡水,你赶紧洗好休息,嗯?”

    沈轻轻见他脸色确实不太好看,立马关心提议。

    “嗯,好!”

    顾祁森没有拒绝,轻轻点了点头。

    沈轻轻见状,握了一下他的大手,然后才重新走进洗手间。

    片刻后,她就帮他放满了一个浴缸的温水。

    顾祁森受伤这几天,基本上都是她负责帮忙洗澡的,因此,见他尾随自己走进来,她二话不说,便开始帮他脱衣服。

    顾祁森勾唇,邪魅一笑:“老婆,这么迫不及待?”

    “切!我还不是为了能够让你早点休息?”

    沈轻轻俏脸倏地涨红,娇嗔地瞪他一记。

    “好好好,我老婆最好了。”

    顾祁森低落的情绪一扫而过,禁不住又搂着她吻。

    担心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不可描述之事,他不敢吻太久,蜻蜓点水一下就松开了她。

    沈轻轻小脑袋埋在他心口处,一嗅儿后才恢复正常,继续帮他脱掉身上的衬衣。

    生怕碰到他的伤口,她的动作特别轻柔,全程都是小心翼翼。

    虽说不是第一次帮他洗澡,而且,两人亦是老夫老妻,但沈轻轻此时还是觉得难为情。

    为缓解浴室里令人脸红心跳的气氛,沈轻轻开始找话题与他聊天。

    “老公,你知道我刚刚为什么生气吗?”

    嗯哼,开始算账了。

    “嗯?为什么?”

    顾祁森坐在浴缸里,正舒舒服服享受着她的按摩,结果,突然听到她这么一句话,莫名闻到了兴师问罪的味道。

    “那你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什么吗?”

    沈轻轻不答反问,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顾祁森虽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却能够清晰感觉到,这丫头确实是在找他算账……

    why?

    他心里一阵咯噔,努力回想今晚说过的话,绞尽脑汁都没发现有何不妥。

    “老公,你怎么不说话啦?要不要我给你复述一遍呀?”

    沈轻轻又问,这一次,声音甜得足以酿成蜜。

    “咳咳咳……”

    顾祁森被她给呛到,还没开口,就听她一句一字,无比清晰道:“我跟她自小认识,又先后去了特种部队,配合过几次任务。我知道崔拓一直喜欢她,所以从未对她有任何非分之想……嗯哼,老公,你真认为这样的解释,我满意吗?”

    顾祁森:“……”

    糟糕!

    这话不妥?

    为何他看不出来?

    见他不说话,沈轻轻干脆直言:“你知道崔拓喜欢她,所以才没有非分之想。换言之,许妘笙是你喜欢的类型,你是因为害怕伤害到崔拓,为了顾及你的兄弟之情,才不敢放任自己去喜欢她的,是么?”

    越想,她越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再加上他之前故意隐瞒,如果心里没鬼,怎么会骗她呢?

    像她,若跟别的男人见面了,肯定会一五一十跟他报告的……

    “……”

    顾祁森彻底无语。

    他明明就不是这个意思,为何她的脑回路可以这么奇葩……

    “看来我猜对了,你肯定喜欢过许妘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