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身世之谜(十五)
    ,!

    见他眉头紧皱,似乎有些不认同自己的提议,蓝馨眸光闪了闪,接着又继续说:“妘笙长得可不比沈轻轻差啊,男人嘛,哪有不喜欢美女的道理?而且,咱们妘笙有家世有背景,条件可甩别人几条街呢,东方珏再怎么优秀,不也是男人么?只要妘笙柔软一些,好好求求他,指不定他心一软,就答应不卡公司在m国的业务了。”

    许向国耐心听着蓝馨说完,脸色却益发阴沉,“你这不是让我去卖女儿吗?”

    “向国,你怎么不往其他方面想呢?”

    蓝馨不死心。

    “哼!”

    许向国仍是黑着脸。

    “爸爸——”

    许天容眼珠子悄悄转了转,也跟着劝他,“其实妈妈说的也有道理,反正现在森哥哥已经有主了,而东方珏那么优秀,如果姐姐能够跟他对上眼,岂不是一桩美事?再说,姐姐那么聪明,您还怕她会吃亏么?”

    “是啊,向国,我就是这个意思!”

    蓝馨看了许天容一眼,怎么看都觉得这女儿太上道了。沈轻轻跟她,简直没得比。

    然而,许向国明显不听她们的,索性站起身,头也不回上楼了。

    偌大的客厅很快就只剩她们母女俩。

    “妈,如果m国的分公司真被打压,我们是不是损失惨重?”

    许天容忧心忡忡问。

    蓝馨点点头,“是啊,之前听你爸说,因为咱们公司主要做出口的,最大的合作方便是m国,如果被东方珏卡了,估计得损失好几十个亿吧。”

    “天——”

    未料到竟会这么严重,许天容倏地瞪大眼。

    蓝馨摸摸她的头,安慰道:“放心吧,天塌下来,有你爸爸顶着。实在不行的话,还有你爷爷呢。”

    “可是……”

    许天容咬了咬唇,突然问她,“要不,咱们去跟姐姐说说吧?让她去求求东方珏?”

    “没有你爸爸的命令,她会答应吗?”

    蓝馨不敢确定问道。

    在她心中,许妘笙可是一个极其清高的人,怎么可能会去讨好一个男人?除非,那人是顾祁森!

    许天容却不这么认为:“她那么孝顺爸爸,肯定也不希望见爸爸为公司的事情那么操劳的。妈,姐姐应该是后天就回国了吧?到时候,你试着跟她说说呗。如果她不同意的话,不也正好可以让爸爸看清,他最疼爱的大女儿有多孝顺吗,对吧?”

    说完,她朝蓝馨挤挤眼。

    蓝馨吓一跳,惊讶地抓着她的手,喜上眉梢道:“我的乖女儿,你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一箭双雕呀这是?”

    “嘻,我的聪明还不是遗传您的?我的好妈妈。”

    许天容依偎在母亲怀里,得意洋洋笑了。

    ……

    两天后。

    许妘笙风尘仆仆地从法国赶回来。

    这段时间,为了参加时装周,她一直在国外忙碌,因此并不知道家里发生那么大的事情,直到回到家,蓝馨与许天容趁许向国不在,求她去找东方珏,她才明了。

    “你们开玩笑吧?让我去找东方珏?我跟他完全没有交集,怎么找人?”

    许妘笙睨着那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的母女俩,无语地摇摇头。

    “哎呀,姐姐,以你的人脉关系,想见东方珏,还会有难度么?”

    许天容亲昵地挽着她的胳膊,娇娇甜甜说道。

    许妘笙没好气把她的手给扯开,“抱歉,这事我无能为力。”

    她向来十分反感这类型的行为。

    “哎呀姐姐——”

    许天容忍不住跺跺脚,故意戳她伤疤,“难不成你还在记挂着森哥哥么?东方珏的条件那么好,如果他能够爱——”

    “得了,既然你觉得他条件好,为何自己不去?”

    许妘笙凉凉开口反问。

    “我……”

    许天容被她噎住,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她咽了咽口水,余光突然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进来,她灵机一动,假装委屈地努努鼻子,可怜兮兮道,“如果我有姐姐一半漂亮,我肯定去的啊……爸爸这两天为这事废寝忘食,姐姐你认为做女儿的不会心疼吗?我们有在爸爸面前提出,让你去找东方珏谈谈,可爸爸那么疼你,怎么可能会答应呢?可是姐姐,我真的不忍心啊……就当我求求你了,好不好?东方珏可一点都不比森哥哥逊色哇,如果——”

    “够了,不去就不去,你再怎么说都没用!”

    许妘笙烦躁的打断她。

    但许天容明显就不准备停下来,仍是继续说,“见一面都不肯吗,姐姐?又不是让你马上跟他谈恋爱,嫁给他,为什么你这么自私,一点都不为爸爸、为整个家考虑呢?”

    “你——”

    她的咄咄逼人,让许妘笙竟有些招架不住,她攥紧拳头,娇唇蠕动正想说些什么时,身后就传来一缕低沉又威严的声音:“够了!”

    大家猛地循声望去,就见许向国提着公文包,面无表情走进来。

    “爸……爸爸——”

    许天容缩缩脖子,眸光躲闪,看起来有些“心虚”。

    “向国——”

    蓝馨则是款款走上去,温柔地接过他手中的公文包。

    许妘笙站在原地,眨眨晶亮的眼睛,想开口叫爸爸,可却突然发现自己叫不出来。毕竟,自己刚刚那么冷漠的一面,被爸爸亲眼所见,他应该是很伤心吧?

    她抿了抿唇,心下懊恼不已。

    “向国啊,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呢?”

    客厅的气氛十分尴尬,蓝馨笑着打圆场。

    许向国幽幽看了大女儿一眼,好半晌才沉了沉声说:“嗯,没什么事就回来了。”

    他说完,又看向了许天容,略带警告出声:“以后不许自作主张,去逼你姐姐做她不喜欢的事。”

    “爸爸——”

    没想到爸爸都亲眼目睹姐姐的绝情了,居然还维护着她,许天容心中不禁更加嫉妒。

    大约过了几秒钟,她又听许向国说:“m国的事情解决了,你们放心。”

    一句话,让在场的几个人,悬在半空中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当然,最高兴的,莫过于蓝馨与许天容母女了。

    许向国的态度让许妘笙愧疚不已,她垂着脑袋,由衷道:“爸爸,对不起!”

    许向国走过去摸摸她的头,“没事,爸爸再怎么穷途末路,也不会出卖自己女儿!”

    蓝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