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身世之谜(十七)
    ,!

    “啊?这个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沈轻轻赶忙摆摆手,直接拒绝道。

    她看得出,许妘笙是带着诚意过来的,但不代表,她就会接受如此贵重的礼物,其实,那件事,她早就不计较了,哎……

    许妘笙见她不收,不由得继续劝说:“我知道你肯定不缺这点东西,但是,如果不为你做点什么,我心里总是过意不去。轻轻,你就帮帮忙,把玉佩收下,好吗?”

    “我……我真的不能收的……”

    沈轻轻坚持道。

    其实,她这人有个很大的缺点,就是耳根儿特别软,别人对她强硬的时候,她一点都不怕,可一旦人家摆出真诚的态度,她就很难招架得住了哎……

    暗暗叹叹气!

    许妘笙显然也是一个执拗的人,沈轻轻都拒绝到这个份上了,她依旧不死心,继续坚持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翡翠吗?那是因为,我始终觉得翡翠最能衬托女人的温婉与端庄,而且,人与翡翠之间,总会有着一缕奇妙的情缘。你那么喜欢那款玉,如今被我们店员闹得无法得到,之于我而言,总是一种遗憾的。”

    她说完,忙不迭将盒子塞到沈轻轻手里,朝她盎然一笑,“收下吧,如果不收,我会当你不原谅我喔。”

    “额……”

    既然她的话都到这个份上,沈轻轻也不好意思再推辞,只能硬着头皮说了声“谢谢”,然后把礼物收下了。

    许妘笙见状,不自觉勾了勾唇。

    目的达成,她没有多加逗留,跟沈轻轻交换了彼此的电话号码和微信,就起身告辞了。

    她离开之后,沈轻轻盯着那个包装精致的盒子,不禁叹了叹气。

    苏晗轻轻拍拍她的肩膀,笑着说:“如果觉得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不好意思,赶明儿阿姨陪你一起去挑件礼物送给她。”

    沈轻轻点点头,绽开一抹灿烂的笑:“嗯啊,谢谢阿姨!”

    ……

    许妘笙主动向沈轻轻示好之后,大约过了几天,沈轻轻在苏晗的陪同下,买了一套古董文芳四宝,派人送到了许家。

    就这样,她与许妘笙之间的那一点点芥蒂,倒算是解开了,不过,也几乎不联系,所以,彼此算不上什么朋友。

    而许氏受到东方珏打击的事情,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传着传着,就传到了顾长谦耳里。

    顾长谦原本就十分介意沈轻轻与东方珏之间的关系,如今一听说东方珏竟为了替沈轻轻出气,出手对付许家,当即就吩咐管家老杨备车,怒气冲冲前往环山别墅兴师问罪。

    这天,好巧不巧,绯闻中的男主角东方珏,居然就在现场,而且,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赫连律。

    更令人意外的是,本该在公司上班的顾祁森,竟然也在!

    他们三人,随便一个挑出来,都是世界上令人仰望的风云人物,而如此出类拔萃的他们聚在一起,不是讨论什么政治风云、股市行情,而是围着应该选择哪一个品牌的纸尿片争论不休。

    沈轻轻正头疼着怎么阻止如此幼稚的他们,突然听到佣人匆匆来报:“少爷,少夫人,老爷子来了!”

    随着佣人的声音落下,顾长谦已拄着拐杖,气势汹汹走了进来。

    在场的三男人霍地噤声,不约而同往门口望去。

    顾长谦见到他们,稍稍愣了愣,很快就反应过来,冷声质问顾祁森:“他们怎么会在这?”

    “他们是我的朋友,为何不能在这?”

    顾祁森凉凉开口反问。

    他没有说出口的是,这两人,可都是自己的大舅子……

    幸好他不是一般的男人,否则有这么两个叱咤风云的大舅子,还有个当总统的岳父,不得压力山大才怪!

    “你……”

    顾老爷子被他这话给呛到,深吸一口气,才咬牙切齿说,“你真是有出息啊!”

    若不是顾及这两人在场,他非得抡起拐杖把这个不孝孙打一顿不可。

    试问这世界上,有哪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能容忍两个明显窥视自己老婆的男人进屋的?

    顾祁森这混小子,简直要气死人了!

    肯定是被沈轻轻蛊惑……

    思及此,顾长谦禁不住眯起精锐的眸子,一记冷光射向沈轻轻。

    沈轻轻小身子颤了颤,下意识攥紧了微微冒着汗的手心。

    明知爷爷是在讽刺自己,但顾祁森却是双手插袋,不以为意应了声:“谢谢爷爷夸奖!我这么有出息,也是爷爷教得好!”

    “你……”

    顾长谦气得老脸涨红,差点就要抡起拐杖,这时,身后传来一抹如春风般和煦的声音:“老爷子,您来了。我做了您最喜欢吃的桂花糕,要不要尝点?”

    顾长谦闻声缓缓回头,就见苏晗端着一个精致的盘子,从厨房走出来。

    他怔住,直到苏晗走到他面前,他这才缓过神,没好气问道:“你怎么会在这?”

    不得不说,苏晗的出现,比起东方珏与赫连律这两个,更令他震惊。

    顾祁森与苏晗……

    嗯,他们不应该这般亲近的!

    想到这,顾长谦眸光沉了沉,已然没有找沈轻轻算账的心情。

    于是,他迅速将眼底的异样敛去,轻咳一声后,对苏晗说:“我刚好找你有点事,你跟我走吧!”

    话落,他不等苏晗应声,又看向了顾祁森夫妇,道,“下次我再来!”

    他说完,拄着拐杖,头也不回走了。

    苏晗见状,只好将盘子放下,给沈轻轻一记浅笑,“那我先走咯,明天再过来看你。”

    “苏阿姨——”

    生怕顾长谦会为难苏晗,沈轻轻睨着她,澄澈的杏眸掠过一缕担忧。

    “没事的!”

    苏晗安抚她。

    “嗯啊,有事给我电话。”

    “好!”

    苏晗点点头,接着拿起自己的包包,跟众人告别,立即跟上去了。

    这段小插曲之后,东方珏眼神似箭射向顾祁森:“你爷爷还是这么不待见轻轻?”

    顾祁森还没回答,沈轻轻便瞪了东方珏一眼,语带埋怨:“这事,怪谁?”

    她可没忘记,前段时间他打压许氏的雷霆手段呢,虽然后来停止了,但爷爷肯定是记在心里了,哎……

    苏晗走出别墅后,便上了顾长谦的车。

    刚在后座坐稳,就听顾长谦厉声质问:“谁允许你跟他接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