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0章 身世之谜(二十三)
    ,!

    “喂,你放开我!”

    沈拂晓一张白皙的脸蛋因愤怒霎时变得通红,晶亮的眸子喷着火,落在宫天祺眼里,美艳不可方物。

    他灼人的视线从她漂亮的眼睛往下移动,最后定格在她如果冻般润泽的樱唇上,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两下,顿时有一种想一亲芳泽的冲动。

    其实,他喜欢她那么久,又是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对着她会没有任何想法?

    只不过,这些日子以来,许是因为太喜欢了,他仿佛越活越回去,一点也不敢跨越雷池半步,这才导致他追了她一年,却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他25岁了,家里逼婚越来越厉害,所以,他实在不想再蹉跎下去,今天终于吃了熊心豹子胆,二话不说把她抱住……

    “宫天祺,我数到三,你再不把我放开,我对你不客气了!”

    见她盯着自己发呆不说话,沈拂晓不由得咬牙切齿警告,不死心想再去推开,岂料下一秒,这个混蛋竟用力扣住她精巧的下颌,霸道地吻下来。

    唇被吻上的那一刻,沈拂晓懵住了。

    她睁着晶亮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男人那张俊美如斯的脸蛋在自己面前放大,紧接着,属于他特有的纯男性气息,渐渐在鼻端处蔓延……

    轰——

    几乎是过了好几秒,沈拂晓才缓过神。

    恼羞成怒的她,再也顾不上任何形象,猛地抬起高跟鞋,细尖的鞋跟狠狠往他的脚背踩下去。

    “哇——”

    未料到她竟这么狠,宫天祺哇呜一声,不得已松开她,将那只受伤的脚抬到半空中,用双手抱住。

    “嘤嘤嘤,疼死了,狠心的女人哇……”

    “谁让你那么过分的?”

    沈拂晓用手擦拭着被他亲吻过的唇,眸光似箭,冷飕飕射向他,心,却控制不住狂跳起来,不知是因为刚刚那个惊人的秘密导致,还是因为他的吻……

    该死的混蛋!

    除了六年前被那个强迫她的混蛋吻过之外,她从未跟异性那么亲密过,谁知这个宫天祺……

    哎!

    真是气死她了!

    越想,沈拂晓越郁闷,干脆转身,头也不回跑了。

    “喂,沈拂晓——”

    宫天祺见状,立马拔腿就追。

    两人一前一后在医院的人行道上你追我赶,男的俊,女的美,无疑成为一道移动的风景线,惹得路人频频回头。

    “沈拂晓,你给我停下!”

    宫天祺边跑边在后边叫她。

    他本来就是顾氏医院公认最帅的医生,走到哪都有一群小姑娘双手捧着脸颊犯花痴,今天也不例外,看着他死命追赶着一位天仙似的美人儿,大家更是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当然,也碎了一地的少女心。

    “沈拂晓——”

    照理说,按平常的速度,宫天祺是绝对追得上沈拂晓的,无奈他今天脚受了伤,再加上沈拂晓明显超水平发挥,到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跑出医院门口,坐上计程车扬长而去。

    “啊,宫天祺,你这个怂货!”

    宫天祺弯着腰,在大门口大口大口喘着气,别提有多郁闷了。

    哎,算了,反正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今天被他宫小爷抱到吻到了,以后还怕不能更进一步吗?

    他是谁?

    花样美男宫四少呢?

    这世间上,哪有他追不上的女人?哼哼哼!

    宫天祺站直身子,伸手摸了摸似乎还残留着她甜美香气的唇瓣,想起稍早之前那个吻,不自觉心神荡漾起来。

    “你说你有点难追,想让我知难而退,礼物不需挑最贵,只要香榭的落叶,喔,营造浪漫的约会,不害怕搞砸一切,拥有你就拥有全世界……”

    他一边哼着周杰伦的告白气球,一边噙着灿烂的微笑,迈着大长腿一步一步往办公室走去。

    今天,宫天祺的工作效率特别高,不到两个小时就把份内的琐事完成,然后,总算有空去看三哥家两个娃了。

    听到沈轻轻生了对龙凤胎的那一刻,宫天祺高兴得找不着北,可碍于手头工作太多,才迟迟未能去看一眼,现在,他终于可以放心去看啦!

    “噢耶,小宝宝们,你们家四叔来咯……”

    宫天祺伸伸懒腰,脱掉身上的白大褂,屁颠屁颠走向妇产科大楼。

    抵达沈轻轻所在的病房门口,却意外发现,有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鬼鬼祟祟在那探头探脑。

    杨伯?

    嗯哼,他来这干什么?

    给顾爷爷当间谍吗?

    宫天祺眯着眼,唇角倏地勾起一抹坏笑,故意放轻脚步走到他后面。

    杨伯兴许是偷看得太入神,完全不知后边站着一个人,直到——

    “哈罗,杨伯,您老人家在这干嘛呀?”

    轰——

    杨伯一把老骨头僵住,好半晌才缓缓站起,转过身,神色尴尬道,“四少,真巧!”

    “是啊,太巧了,杨伯。”

    宫天祺双手环胸,迷人的桃花眼里,潋滟着促狭的笑意。

    乌黑的眸子微眯,精明得仿佛能看穿人心。

    做“坏事”被现场抓包,杨伯窘得直接想掉头就走,然而,宫天祺这坏家伙,怎么可能让他离开?

    这一年来,顾爷爷可没少膈应他家三嫂,身为森轻cp头号粉丝的他,早就看不过眼了,如今逮到这机会,他非得好好替三嫂出出气不可咯。

    于是,宫天祺摸摸棱角分明的下巴,像个流氓一样直接挡住了杨伯的路。

    “四少,我还有事,得走了!”

    杨伯语气无奈道。

    “别急嘛,杨伯。既然来了,怎么不进去呢?是不是还需要帮顾爷爷看看,他的乖乖曾孙长啥样呀?是像三哥呢,还是像三嫂?”

    宫天祺笑眯眯戳穿他。

    被说中心事的杨伯只能讪讪笑了笑,双手给他作揖,“四少,您就行行好,当做没有看到我吧?”

    “那哪能行呢?小爷我又不瞎?”

    宫天祺并不想买账。

    “那您想怎样?”

    杨伯作了个深呼吸,硬着头皮问。

    要是早知道今天来这会遇上这只混世小魔王,他铁定择日再来!

    “这个嘛……”

    宫天祺将手从下巴处放下,随意插进裤袋里,大约沉吟了好几秒,才说,“就是想杨伯替小爷给顾爷爷带几句话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