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身世之谜(三十一)
    ,!

    “这种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楼主介不介意把实际情况说出来?我们才能给你出最适合的主意啊……”

    ……

    网络上众说纷云,沈轻轻乍一看,觉得似乎都挺有道理的,一时间,头绪更加乱了。

    她统一回复了一句“谢谢”,然后退出自己的id,小手拽紧手机,眉头微蹙,叹了叹气。

    “轻轻,吃午饭了。”

    苏晗见她迟迟未下楼,禁不住上来找她。

    沈轻轻缓缓抬眸,敲对上她关心的眉眼,心,微微一暖。

    “嗯,好的,阿姨!”

    她颔首,接着起身,亲昵地挽着苏晗的胳膊,跟她一起下楼。

    这天,顾祁森没有在家。

    于是吃完午饭,沈轻轻让姚沐溪去帮着照看两个小baby,然后对苏晗说:“阿姨,我后背好像有些不舒服,您能跟我回房,帮我看看吗?”

    “噢,你怎么了?”

    苏晗闻言,眼里泛上一缕担忧。

    沈轻轻有些心虚说了句“不知道”,苏晗放心不下,立马挽住她的手,催她赶紧上楼回房。

    一进她与顾祁森的卧室,沈轻轻飞快转身,将门锁上。

    苏晗以为她是在害羞,生怕被人瞧见她的后背,倒没觉得她匆匆关门的动作有任何不妥,直到——

    “阿姨,其实我让您进来,是有事情想问您的!”

    沈轻轻严肃的神色,让苏晗眉头不自觉跳了跳,心底霎时划过一缕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

    她很快就将心里那抹异样抹去,笑着问。

    “咱们到沙发上坐坐吧。”

    沈轻轻挽着她的手臂,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

    苏晗见状,心底那抹不好的预感,不自觉更强烈了。

    两人走到沙发坐好,许是由于太紧张了,沈轻轻竟发现自己手心都蕴满了汗。

    她咽了咽口水,想出声,可不知为何,欲说出口的话,却像是卡在了喉咙口,愣是发不出来。

    “怎么了?轻轻?”

    苏晗被她弄得云里雾里,心跳也渐渐加速起来。

    沈轻轻深吸一口气,这才硬着头皮问:“阿姨,您……您是不是很喜欢顾祁森?”

    未料到她竟会突然问这个问题,苏晗眼底迅速划过一抹讶异,几乎想脱口而出说“当然”,可是,她不敢!

    因此,她只能假装淡定地笑了笑,避重就轻说:“阿森的人品各方面都很好,凡是三观正的人,应该很难有不喜欢他的吧?”

    沈轻轻捏捏手心,又继续试探:“阿姨,您嫁给了爸爸那么多年,其实阿森叫您一声妈,也是应该的。您会不会希望,有一天,他能叫您妈妈呢?”

    “这……”

    苏晗的心猛地一阵扯痛。

    希望?

    呵呵,怎么会不希望呢?

    她做梦都想着有这么一天的,好么?

    只是……她命不好……

    天下间也就只有她,明明儿子就在身边,却只能当仇人吧?

    但,这是她的选择,又怪得了谁?

    她明明可以带着阿森逃走的,可她最终没有这么做……

    “阿姨,阿森是不是您的亲生儿子?”

    见她迟迟不回答,沈轻轻索性一鼓作气,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抛出来。

    是的,她没有选择直接告诉顾祁森,而是选择了来问苏晗……

    这件事,明显苏晗夫妇是知情人,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么多年来,连亲生儿子都不敢相认呢?

    她不懂,所以,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只有知道答案了,她才能判断,是不是应该告诉顾祁森,该怎么告诉顾祁森……

    “轻轻,你……”

    苏晗听到她的话,脸上迅速蕴满了惊恐。

    她瞪大了眼睛,几乎是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那模样印在沈轻轻眼底,分明说明了一切。

    哎!

    看来堂姐无意中听到的,果真是事实啊……

    察觉苏晗在剧烈颤抖,沈轻轻暗暗叹气,随后,伸手握住她的双手,柔声说:“对不起,我知道我不应该这么直接来问您的,但是,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我……我只好来问您……”

    许是她温暖的声音起到了作用,苏晗的情绪总算稍稍平稳一些,她垂着头,语带无奈问:“阿森……也知道了吗?”

    “不,他不知道!”

    沈轻轻如实回答。

    苏晗这才终于松一口气,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生完孩子那天,本来想去看宝宝的,但无意中听到你和爸爸在说话……”

    沈轻轻找了个借口解释,并没有告诉她,其实发现这事的,是堂姐。

    这种事关豪门秘辛的东东,本就不能给外人知道,因此,她断不可能出卖了堂姐,万一牵累到她了,怎么办?

    对于沈轻轻的解释,苏晗没有怀疑,不过,她还是反握住沈轻轻的手,求她:“这事,还请你千万不要告诉阿森,拜托!”

    “为什么呢?”

    沈轻轻眨眨眼,眸光疑惑。

    “因为……”

    苏晗倏地松开她的手,身子微微往后缩,欲言又止。

    “阿姨,那您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事一辈子瞒着顾祁森,对他是非常不公平的?”

    沈轻轻不由得站在顾祁森的立场为他说话。

    其实将心比心,就会知道顾祁森有多可怜了,至少,在她看来,他是整个事件中,最无辜最可怜的一个,毕竟,他被蒙在鼓里毫不知情,也没有了选择权……

    哎!

    思及此,沈轻轻禁不住疯狂地想着此时在公司上班的顾祁森,内心充满着浓浓的疼惜。

    苏晗沉默了片刻,才颤了颤声开口:“我知道,这事对他不公平,也知道,我们没有权利剥夺他的知情权,可是轻轻……有些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样的?你以为我不想认他吗?我时时刻刻都幻想着,他能叫我一声妈妈,但……我不能啊,呜呜呜……”

    讲到伤心之处,眼眶的泪也控制不住,扑簌扑簌往下掉。

    “阿姨,您不要哭啊阿姨——”

    “您擦擦泪,嗯?”

    沈轻轻急急忙忙抽出几张纸巾帮她擦眼泪,可擦着擦着,不知为何,自己竟也跟着掉起了眼泪。

    呜呜呜,没办法,她泪点太低了,呜呜……

    婆媳俩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哭,大约哭了几分钟,苏晗崩溃的情绪才渐渐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