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身世之谜(三十五)
    ,!

    顾冉冉没有上前去打扰他,而是安静地站在旁边,耐心等待。

    老爷子依然沉浸在挥剑的快乐中,似乎没有发现她的到来。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他才终于将剑收回来。

    许是岁数大了,以往一气呵成的动作,此刻却明显有些力不从心。

    顾长谦还没来得及感叹人生,就听顾冉冉清甜的声音在侧边响起,“爷爷——”

    “噢,冉冉啊,你来了!”

    顾长谦摸摸灰白的胡子,朝她微微一笑,一边迈开步子往她走去。

    管家老杨见状,赶忙迎上来把他手中的剑拿走,顺带递上毛巾。

    顾长谦擦完汗,和蔼地问顾冉冉:“怎么今天不去玩,有空来看爷爷了?”

    “玩,哪里有爷爷重要嘛?”

    顾冉冉亲昵地挽着老爷子的胳膊,陪他一起往里屋走。

    “呵呵,嘴甜的丫头。”

    顾长谦被她哄得非常开心,进屋后,便吩咐厨房拿了好几样精致的点心给顾冉冉。

    祖孙俩回大厅落座。

    很快,佣人就拿来几碟点心,还有一壶养生的桂圆杞子红枣茶。

    顾冉冉捧着茶杯,喝下几口热茶之后,才对顾长谦说:“爷爷,我刚刚从我大哥那边过来的。”

    “嗯?”

    顾长谦闻言,喝茶的动作微微一滞,眸光悄悄闪烁了一下,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只是,顾冉冉那么善于观察的人,岂会错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丝表情?

    知道他其实特别在意环山别墅那边的情况,她低头假意喝水,偷偷敛去眼底的异样,然后才道:“我跟我大哥说,让沈轻轻主动过来跟您认错,您一定会答应让轻轻回来祭祖的,可是……”

    讲到这,她脸上一阵为难,紧紧咬着唇瓣,一副说不下去的样子。

    “可是什么?”

    顾长谦苍老的脸已渐渐变得铁青。

    “可是……我大哥说,我在开国际玩笑!”

    顾冉冉“鼓足勇气”硬着头皮说完。

    “砰l账!”

    顾长谦气得直接拍桌站起来。

    “爷爷——”

    顾冉冉暗笑在心里,表面却十分急切,“对不起,爷爷,我大哥肯定不是故意这么说的,我会再去做他工作的!”

    她信誓旦旦保证,顾长谦“哼”一声,“不用了!他不回来就永远都不要回来了!”

    话音落下,老爷子俨然没有继续跟顾冉冉聊天的心情,铁青着脸上楼了。

    “爷爷——”

    顾冉冉假意再叫他两句,可他连头都不回,看得出,情绪特别糟糕。

    呵!

    目的达到,顾冉冉轻松地窝在沙发上,边吃着美味的点心,边捧着茶杯喝茶,别提有多惬意了。

    虽然现在不能动沈轻轻,但,不代表她不能做一些离间爷爷与她关系的事情,沈轻轻想母凭子贵当顾家真正的少奶奶,那也得看她顾冉冉愿不愿意了,哼!

    ……

    另一边,市检察院。

    沈拂晓进办公室,刚走两步路就察觉气氛有点怪异。

    她拧拧眉,心里禁不住咯噔了一下,莫名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其他同事看似在专心做自己的事情,可敏锐的洞察力却告诉沈拂晓,他们在偷偷观察她。

    奇怪,都怎么了?

    她身上穿着制服,没有任何不妥啊?

    沈拂晓暗忖。

    回到座位,刚打开电脑,隔壁的秦姐便凑过来,悄悄对她说:“拂晓,听说上面来人了,要找你谈话。”

    “啊?为什么要找我?”

    沈拂晓愣住。

    一般情况下,这种谈话绝对没什么好事,她的神色不自觉变得严肃起来。

    秦姐摇摇头,“我也不知道。”

    话落,她好心安慰道,“你多保重吧,按理说,你光明磊落的,肯定不会有事!”

    “谢谢秦姐!”

    沈拂晓感激一笑,心里却是没有底。

    她不光明磊落啊,她瞒着组织未婚生子,有心人如果拿这个做文章的话,恐怕她会受到严重的处分……

    思及此,沈拂晓不由得攥紧了手心,胸腔沉沉的,像压着一块大石头。

    十分钟后,领导派人过来,把她叫走。

    秦姐拍拍她的肩膀,“加油!”

    “嗯,放心!”

    沈拂晓点点头,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的皱褶,接着挺直背脊,步履矫健踏出办公室。

    半小时后,她神色复杂从领导的办公室出来。

    走回自己科室的一路上,她脑海中一遍又一遍浮现着刚才的情景——

    “拂晓啊,你能力那么优秀,是个可培养的检察之星,怎么就那么糊涂,干下未婚生子这种丑事呢?”

    领导几乎是痛心疾首对她说。

    “抱歉,领导。针对这事,我无法可说,任凭组织发落。”

    沈拂晓低着头,不想做任何解释。

    结果已经发生,过程是怎样的,其实已经没人会关注了,难不成她说了,人们就会因她悲惨的遭遇而对她格外照顾吗?不会的,大多数人,只会用有色眼光去看她,去对她指指点点……

    所以,她宁愿让闪闪和亮亮相信,他们是爸爸妈妈爱情的结晶,也不愿让他们知道,他们是被强x的产物……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领导见她一副认罪的模样,紧绷的神色总算稍稍缓和一些。

    “嗯?”

    “这事有人告到上面,要求撤你职……”

    “……”

    “拂晓啊,我倒是有个办法能帮你度过这个难关,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

    “什么办法,您说?”

    “我有个战友大你十岁,太太八年前去世,没有孩子。他条件挺不错的,自从上次来单位见了你之后就一直对你有好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考虑一下跟他结婚。一来给孩子一个稳定的家,二来,我这边也可以动用关系,帮你搞张五年前就已经登记的结婚证,这样,你顶多属于瞒报婚姻状况,稍稍处分一下就行,工作依然没任何影响。”

    ……

    沈拂晓知道,领导是好心为她着想,毕竟以世人的眼光来看,像她这种带着两个孩子的女人,即使长得再怎么漂亮,也很难找到一个真正优秀的男人愿意娶她,更别说,兴许今天过后,她连工作都丢了……

    哎,她该怎么办?

    沈拂晓眨了眨卷翘的羽睫,眸光一片黯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