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3章 身世之谜(三十六)
    ,!

    沈拂晓心事重重回到办公室,刚坐下,秦姐立马探过头来,一脸关心:“没事吧?”

    “没事!”

    沈拂晓摇摇头,笑着敷衍。

    “那怎么……”

    秦姐还想打听,知道若不告诉她,她还会继续问,沈拂晓只好避重就轻道,“就是之前案子的一些小失误,没什么大问题的,放心!”

    “喔,那就好!”

    秦姐这才终于重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沈拂晓双手托腮,盯着刚刚亮起的电脑屏幕,脑海一片空白。

    心不在焉上了一天班之后,沈拂晓回到宿舍,却意外发现家里竟多了一个人。

    “妈,您怎么来了?”

    见到自家老妈,沈拂晓脸色倏地发白,禁不住看向此时规规矩矩端坐在写字台上练字的两个小家伙,有些担心他们在老妈面前暴露了身份。

    哎,她做人真的很失败,不是一个好妈妈,更不是一个好女儿……

    “我来看看你!”

    沈母眸光沉沉看着她,神色不若以往那般慈爱。

    毕竟,这么多年从未上女儿宿舍瞧一眼的她,今天来敲门,竟撞见她家里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那般的水灵、那般的精致,跟女儿小时候有五成的神似,可没把她给吓死了。

    经她费尽心机跟他们斗智斗勇,足足花了大半个小时,才使亮亮不小心透露出沈拂晓是他们的妈咪……

    天,她向来视为骄傲、连恋爱都没谈过一次的女儿,居然未婚生子!!!

    这么晴天霹雳的消息,让沈母如何能够承受得住?

    她僵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久好久才缓过神,打算去办公大楼找她,岂料还没有所行动,她就回来了。

    也好!

    在家里谈,更好!

    沈母紧紧攥着拳头,越想越痛心。

    知母莫若女,见母亲这副模样,沈拂晓心下已了然几分。

    也罢!迟早都要知道的,她再遮遮掩掩,又有什么作用呢?

    于是,她低下头,直接承认道:“对不起,骗了您那么多年,闪闪和亮亮,是我在五年前生的孝!”

    “啪——”

    她的话音刚落,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刹那间,清晰的五指印浮现在她白皙的脸蛋上。

    疼痛迅速袭来,沈拂晓难受地眨眨眼,眼眶似有湿意在氤氲,她咬住唇瓣,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当着孩子们的面掉眼泪。

    随着一巴掌的落下,沈母的眼泪反倒是率先掉了出来。

    “啪——”

    她无法控制住自己,又狠狠扫多她一巴掌。

    沈拂晓没有防备,这一次被打得两眼差点冒星星。

    “呜呜呜,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不孝女……”

    “你做下这种荒唐事,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搁?”

    “你让我怎么去面对你那九泉之下的父亲……”

    “你说,你说……”

    由于伤心过度,沈母拽着她,一掌一掌打在她肩膀上,每打一次,心,却是痛上一分。

    沈拂晓没有躲,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母亲发泄。

    “呜呜呜,妈咪——”

    “不要打我妈咪——”

    刚刚被惊吓住的闪闪和亮亮总算反应过来,小家伙立即从凳子上跳下,哭喊着冲过来,要去保护自己的妈妈。

    “呜呜呜,外婆,不要打我妈咪——”

    “外婆——”

    两个孩子都特别懂事,一个挡在沈拂晓面前,一个抱着沈母的腰想将她扯开,无奈双方的力量差距太过悬殊,哪怕是卯足了吃奶的力气,都难以撼动沈母分毫。

    若换做是别人敢打自己妈咪,小正太们肯定是拳打脚踢,拼了命去跟对方缠斗,可惜,这不是别人,是他们外婆……

    妈咪无数次地告诉他们,以后长大了要孝敬外婆,因此,在这个节骨眼,他们怎么敢去打外婆呢?

    呜呜呜……

    小正太越想越伤心,不约而同“哇”一声哭出来。

    见到自家宝贝哭,沈拂晓的心像被无数根针狠狠戳了一遍又一遍,顿时疼得无法呼吸。

    “妈……”

    她终于忍不住哽咽着哭出来,肩膀颤抖得厉害,可沈母却是依然没有住手,仍是边哭边捶打着她,嘴里还含糊不清地骂着。

    小小的空间一片混乱,处处充斥着撕心裂肺的哭声。

    沈拂晓刚刚进门时忘了关门,于是,宫天祺抵达门口时,见到的就是以下场景——

    一老一少两小,四人哭成一团,不,正确说,是三人哭成一团,而一个大妈边哭边打沈拂晓……

    卧槽,这怎么回事?

    宫天祺立马黑了脸,几乎不作任何犹豫就冲进去,单手把沈母给扯开。

    打人打到一半突然扑了空,沈母猛地抬起头,跃入眼帘的,是一张长得比女孩子还漂亮的俊脸,只可惜,那人眯着狭长的桃花眼,眼神却格外渗人。

    “你是谁?凭什么动手打人?!”

    宫天祺拽住沈母的手,神色阴婺。

    此时,他穿着一袭黑色的长款大衣,全身上下泛着致命的冷意,与他以往阳光灿烂的一面,截然相反。

    饶是跟他还算熟悉的沈拂晓,在这一刻,都被他肃杀的气息给镇住了。

    这……是她所认识的宫天祺吗?

    为何……如此陌生?

    沈母亦未料到自己正教育做错事的女儿呢,莫名冒出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而且还这么凶,这是想干啥?

    她稍稍愣了愣,很快就猜出几丝大概,不禁梗着脖子怼他,“我教我自己女儿呢,关你什么事?你又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女儿……”

    宫天祺微怔,条件反射看向沈拂晓。

    沈拂晓虽不说话,却也没有否认,他心里一阵咯噔,暗叫不妙。

    哇靠!

    真是她妈妈……

    小爷我这是倒了多少辈子的霉哇,还没来得及在未来丈母娘面前刷好感度,第一次见面就把人家给得罪了……

    嘤嘤嘤,有豆腐吗?他撞死算了!

    宫天祺仅用了两秒钟的时间哭天抢地,下一秒便立即松开钳住沈母的手。

    沈母得到自由,正想说些什么,就见他嘴角微扬,俊脸突然堆满了笑意,近乎谄媚地一边哈腰一边对她说道:“原来是阿姨哇,真是失礼了……您好您好,我叫宫天祺,您叫我天祺就好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