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身世之迷(三十八)
    ,!

    与沈拂晓不欢而散后,宫天祺一气之下开车去了z会所。

    打电话喊崔拓与蒋京修一起喝醉,谁知这两单身狗竟都推说没空,一个人喝醉太无聊了,宫天祺想了想,索性打电话给顾祁森。

    这时,顾祁森刚好开车抵达环山别墅。

    见宫天祺来电,他将车子熄火后,一边接电话一边往屋里走。

    “什么事?”

    他淡淡问,眉眼间却夹杂着丝丝笑意。

    下一秒就听到宫天祺哀嚎,“三哥,小爷失恋了,你快过来陪小爷哇!”

    顾祁森拧拧眉,一点都不给他面子,“失恋?请问你有恋过吗?”

    “喂,好了喔,你这是对小爷我进行人身攻击,我要去向三嫂告状!”

    宫天祺在那头哇哇叫。

    顾祁森抿着唇,微微一笑打断他,“行了,你三嫂坐月子呢,别动不动就打扰她。”

    讲到这,他已来到门口,便道,“好了,没什么事先这样,挂了!”

    话落,不顾宫天祺的抗议,顾祁森直接把电话切断,装回长款大衣的口袋里。

    “哦嗷哦嗷……”

    一进屋,两个小娃儿的哭声立马传来,一波又一波,非常有节奏感。

    看来他给他们取“嚎嚎”和“啕啕”这名字,一点都不过份!

    顾祁森如是想。

    “噢,我的小乖乖,小祖宗,表哭了,行不行?”

    “嗯嗯嗯?笑,笑……”

    沈轻轻弯着腰,逗弄着两个哭得快生无可恋的小宝宝,客厅除了她之外,别无他人。

    顾祁森大步流星走过去,帮她抱起啕啕,温柔地哄了一嗅儿,小啕啕不哭了,他问:“怎么就你一个,其他人呢?”

    “苏阿姨说家里有事,中午就回去了,小溪在厨房。”

    沈轻轻如实回答。

    “哦。”

    顾祁森轻应一声。

    夫妻俩站一起哄孩子,那画面,美好得宛如一幅画。

    姚沐溪从外面进来,入眼的,就是男俊女靓、娃儿可爱,一家四口同框,其乐融融的一幕。

    不想走过去当电灯泡,她很识时务地掉头退下。

    吃完晚餐,小两口抱孩子回到婴儿房。

    帮宝宝们洗澡、哄他们睡觉之后,沈轻轻双手挽着顾祁森的胳膊,对他说:“老公,咱们很久没聊天了,能不能谈谈?”

    “有重要的事吗?”

    看她眸底蕴着一抹认真的光,顾祁森不禁问。

    “嗯!”

    沈轻轻点点头,“算是吧。”

    “好,那咱们到书房。”

    “嗯!”

    沈轻轻答应,很快就唤来姚沐溪帮忙看孩子,然后,与顾祁森进了书房。

    刚关上门,顾祁森直接把她抵在门板上,捧着她的小脸亲了亲,额头抵住她的,低声问:“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解决不了,需要老公帮忙,嗯?”

    他的声音夹杂着无限的宠溺,让沈轻轻心里不由自主冒着幸福的泡泡。

    她伸手环住他的腰,骨碌碌的杏眸轻轻眨了一下,这才开口:“就是苏阿姨的事情。”

    “她?”

    提到苏晗,顾祁森微微怔住,精致的俊脸上,神色复杂难辨。

    沈轻轻“嗯”一声继续道,“过两天,我就出月子了。苏阿姨照顾我这么久,我想,咱们是不是应该请她和你爸爸一起吃顿饭?”

    “这个你自己请就好!”

    顾祁森冷声说完,倏地松开她,径自往里走。

    知道他对这事不认同,沈轻轻眸光闪了闪,赶忙跟上去,语带诚恳地问他:“你不能一起吗?”

    “……”

    男人默,干脆在大班椅上坐下来。

    看得出他对苏晗仍存在不少抗拒的情愫,沈轻轻暗叹一声,不由得鼓起勇气道,“我一个人请她与爸爸,好像不太符合礼数喔,而且人家那么辛苦照顾我,还有宝宝,你不是也得对她表示感谢吗?”

    “……”

    顾祁森依旧沉默。

    沈轻轻见状,禁不酌声好气劝他,“这大半年来,你跟她相处得其实也挺好的,我看得出,你实际上并不讨厌苏阿姨,而且她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对我们的好也是完全发自内心的,顾祁森,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当年阿姨也是个受害者,你能不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厉声打断,“够了!”

    “我——”

    未料到他竟会突然间吼自己,沈轻轻懵了,几秒之后,她缓过神,咽咽口水,说:“一顿饭而已,都不行吗?”

    她知道,苏阿姨有多么渴望能够与他、还有爸爸一起和和美美地吃上一顿饭,这是一个很熊小的愿望,可惜快30年了,却从未实现过……

    所以,她是真的很想很想趁这个机会,小小地满足一下苏阿姨,然而……

    哎,她到底还是低估了他家男人心底的恨!

    其实沈轻轻是不知道,当年七岁的他亲眼目睹了母亲抱着妹妹跳楼那事,若不然,她肯定也就能够理解,他对苏晗和顾正弘的恨为何如此之深了。

    “一顿饭而已?赫——”

    顾祁森冷笑一声,蓦地站了起来,“你知道一顿饭,代表着什么吗?”

    为了她与孩子们,他破例容忍苏晗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甚至乎,在别墅里住进来,可那不代表什么,大不了他说服自己,将她当成一个普通的保姆看待,可正式请她与顾正弘吃饭……

    呵,那不就等于变相承认她是自己后妈了吗?

    这么有代表意义的一顿饭,他如何能答应?他又怎能允许自己答应?

    他对苏晗已经够容忍了,不反对她与沈轻轻来往已是极限,若那个女人还贪心想要更多,那他唯有狠下心,斩断她与沈轻轻所有联系了……

    顾祁森的心思,沈轻轻并不知道,她只是单纯地想要撮合他们一起吃顿饭,但看到他反应那么大,她也有些不高兴了,于是没好气反驳他:“就是一顿饭,还能代表什么?你不去就算了,何必那么大火气?哼!”

    话音落下,她索性不理他,气鼓鼓转身走了。

    “喂——”

    顾祁森想喊住她,可她却走得飞快,“砰”一声无情地甩上门。

    这死丫头,究竟是谁应该生气?!

    男人铁青着脸,攥拳狠狠捶在桌面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