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9章 身世之谜(四十二)
    ,!

    听她的语气似乎有些急切,顾祁森下意识拧了拧眉,低沉的声音中夹杂着些许的关心:“什么事?现在可以说!”

    “就是……”

    沈轻轻咽咽口水,顿了一下才道,“你妹妹早上过来了,让我去跟爷爷道歉,请爷爷让我回去祭祖。她说,之前跟你提起过,被你拒绝了,不得已才找上我。”

    顾祁森闻言,俊脸瞬间黑掉一大半,他记得自己已经很清楚地警告过顾冉冉,不许再提这事,她怎么还那么多管闲事?

    “老公,你有在听吗?”

    见他迟迟未吭声,沈轻轻不由得探问一句。

    顾祁森这才缓过神,“嗯,在听。那你呢?怎么回答她的?”

    “我说等你回来跟你商量一下。”

    沈轻轻如实道,接着又补充,“虽然我挺想跟爷爷和好的,但既然你都已经拒绝了,我肯定不会背着你去做让你不高兴的事,而且老实说,现在让我主动去道歉,我心里有点不平衡。老公,我是不是太不孝了?”

    “不会,你做得对!”

    顾祁森不加思索道。

    沈轻轻一听,总算心安。

    其实,她原本还挺担心顾祁森会认为自己太小气了,毕竟,在他的立场他可以拒绝,可她,再怎么说也是当人家孙媳妇的……

    所幸,他体谅她!

    一时间,沈轻轻心窝暖暖的,冒着丝丝的甜。

    “老公,那你是怎么打算的?”

    汇报完这事之后,沈轻轻当然不忘最主要的目的。

    顾祁森沉吟片刻才说:“今年咱们先不去祭祖吧,等明年再去。”

    “为什么呢?”

    沈轻轻好奇追问。

    不去祭祖,那就代表着,先不跟顾爷爷和解,她这会儿怎么觉得过意不去呢……

    “孩子还太小,不太方便去那些地方。”

    顾祁森找了个借口。

    当然,他今年不去祭祖的原因,与两个小宝宝无关,最大的因素是她……

    自从去年在h市偶遇玄云大师,对方算出轻轻会有一次大劫之后,他便不敢掉以轻心,时不时就会去云法寺走一趟。

    最近一次去,是在嚎嚎和啕啕出生的第三天,他犹记得,当时玄云大师清清楚楚地告诫他,必须让她避开一切祭祀活动,包括顾家一年一度的祭祖……

    顾祁森本不信天命,但这些关乎他所爱的人的安危,他压根不敢掉以轻心,反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小心为上总是对的!

    生怕沈轻轻想东想西,顾祁森并不打算告诉她这些东东,只好用孩子当挡箭牌。

    一提到孩子,沈轻轻立马同意了:“也对,孩子不能离开妈妈,如果回去祭祖的话,我们应该得在祖宅那边住上几天吧?”

    祭祖所在的祖宅,并不是顾长谦目前居住的地方,从环山别墅这边开车过去,至少得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如果去的话,肯定要在那边住下的。

    “嗯!”

    顾祁森颔首,见她已经没有异议,他紧绷的俊脸总算稍稍缓和下来。

    夫妻俩聊了一嗅儿之后结束通话,顾祁森抿了抿唇,突然想起顾冉冉做的那些混账事,旋即点开通讯录,拨通秦浩的号码。

    这段时间,秦浩一直负责环山别墅的安保工作。

    电话一接通,顾祁森就无比严厉地警告他,不许再放顾冉冉进屋、否则严惩不贷,接着不等秦浩应声,干脆利索挂掉了电话。

    交代完秦浩,他似乎还未解气,索性再次拿起手机,给顾冉冉拨过去。

    此时,顾冉冉敲在蒋昀儿的公寓里跟她一起喝下午茶聊天。

    见顾祁森来电,她眸光闪了闪,随后,笑意吟吟接起:“哥,你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废话少说,你为什么要去打扰轻轻?”

    顾祁森冷声质问。

    顾冉冉脸上的笑意倏地僵住,但仅仅是一秒而已,她就可怜兮兮地说:“大嫂坐月子,我这个小姑好心好意去探望,怎么就成打扰她了呢?”

    “好心好意?”

    顾祁森挑眉,完全不给面子冷哼一声,“呵!我明明警告过你不许再跟她提祭祖的事,你非得提?你最近是闲着没事干了,是吧?”

    “她是顾家的媳妇,为什么我就不能提祭祖之事呢?大哥,我知道你有了老婆之后就不要妹妹了,但你现在这么凶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顾冉冉咬着唇,话里溢满了委屈。

    顾祁森此时正在气头上,哪有心思去顾及她的情绪,这个妹妹一而再、再而三地干扰他的婚姻,饶是脾气再好的人,也不可能容忍得了。

    于是,顾祁森干脆将话挑明:“不管你是闲着没事干、吃饱了撑着,还是当真好心办坏事,总之以后,不许你再接近沈轻轻半步,也不许给她打电话发短信,否则我会让你永远都回不了s市!”

    “……喂,大哥,大哥?”

    顾冉冉还想继续抗议,谁知顾祁森却是直接切断通话,气得她精致的妆容彻底扭曲。

    蒋昀儿探究般瞥她一眼,问:“怎么啦?跟森哥闹那么大矛盾?”

    “哼,不管他!”

    顾冉冉恨恨咬牙,将情绪平复后,道,“咱们回归正题吧,沈拂晓工作上的事,到底怎么样了?”

    ……

    ————

    宫天祺足足昏迷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上午醒来了。

    他睁开眼,却被坐在他床沿边的中年妇女吓一跳。

    “哇,妈,你怎么出现在我房间?吓死小爷了!”

    原本正因儿子出车祸一事担忧得魂不守舍的宫夫人,见宫天祺突然间醒了,甚至还如此神采奕奕,她也被华丽丽吓懵了。

    好半晌,宫夫人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才被你这臭小子给吓死了,喝醉酒闯马路?呵呵,你行啊你,嫌命太长了是吧?”

    若不是见他此时头顶缠满了绷带,宫夫人心想,她非得拧着他的耳朵臭骂一顿不可。

    “啊?”

    宫天祺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躺着的地方是医院的病房,而且他身上穿着的,是丑不拉几的才服……

    循着母亲的话,他试着回想发生了什么,然而脑袋却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

    正当他头疼欲裂之际,门口适时传来一记敲门声,随着宫夫人一句“请进”,一抹娉婷的身影翩翩出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