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 身世之谜(四十六)
    ,!

    大冬天的,室内有暖气,所以沈轻轻只穿一件纯棉的家居服,前襟有扣子的那种。

    于是,顾祁森很轻而易举地就抓住了孩子们最近最喜欢的地方,轻轻揉了揉。

    生孝后,那儿自当是大了一圈,可能是营养太好了,时不时还涨、nai,所以,大多数时候,顾祁森倒是出于为她舒缓的目的帮她按摩,只不过,在她面前,他的定力不是很好,经常会不由自主就忘记初衷,失控了……

    “哎呀,好了好了,等下真的得涨了,老公……”

    沈轻轻用力推着他,一张小脸早已红得快滴出血来。

    顾祁森却依然爱不释手,嘴里还不停说着羞死人的话,“涨了正好可以喝。”

    晕,有这么不要脸还如此理直气壮的么?

    沈轻轻无力吐槽。

    “老婆——”

    “嗯?”

    “舒服吗?”

    “……不知道。”

    撇开羞涩不说,其实,嗯,真的好舒服……

    但这句话,她打死都不会说。

    “不知道?”

    男人挑挑眉,索性另一只手也同时用上,邪魅地挑起了眉,“这样呢?”

    话落,他又稍稍用了点力,却让沈轻轻哇哇大叫起来,“啊……你放手。”

    “舒服吗?”

    他又问,好看的眉头蕴满了坏坏的笑。

    生怕他继续使这招,沈轻轻只好鼓着腮帮子,气呼呼说:“舒服舒服,别提有多舒服了!”

    “乖女孩!”

    他腾出一直手亲昵地弹了弹她的额头,随后,又禁不住勾起她的下巴,俯唇亲上她嫣红的小嘴。

    室内的气氛渐渐攀升,处处氤氲着一股旖旎的浪漫,就在他俩意乱-情迷之际,突然传来一阵“啊嗷”的哭声,是嚎嚎哭了。

    顾祁森的动作倏地顿了顿,原本不想理会自家小兔崽子的嚎啕大哭,岂料下一秒,啕啕也像是与哥哥有感应那般,跟着“啊嗷啊嗷”地哭了出来。

    霎时间,婴儿的啼哭响彻整个房间上空。

    初为父母的他们这才总算从床上爬起来。

    沈轻轻迅速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衫,拔腿急急忙忙走前去,顾祁森则无可奈何跟上。

    虽说生完孩子未满三个月,他们不可能做那种事,但这种快吃到嘴里却被硬生生抢走的感觉,还真特么不爽……

    “好咯,宝宝不哭咯!妈咪唱支歌儿给你听,好不好哇?”

    嚎嚎哭得比啕啕厉害,所以沈轻轻当然是先去抱他。

    她一边抱一边哄,又转过头来指挥顾祁森,“老公,快抱啕啕啊,快!”

    “嗯,好!”

    顾祁森立马伸手过去,小心翼翼将啕啕给抱到怀里。

    说来也是奇怪,本来闹腾得厉害的小女娃,仿佛察觉到抱着她的人是爸爸,竟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不哭了。

    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转了转,看起来像是在跟大人对视一样。

    顾祁森深眸微眯盯着这样的她,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

    他轻而易举就哄好了自己女儿,然而,沈轻轻却没那么幸运了,嚎嚎依然扯开嗓子闹得厉害,无论她怎么唱歌怎么哄,他都像是卯足劲折腾自家妈咪一样,一刻也不肯消停。

    “怎么办啊老公?”

    沈轻轻从未见过他哭得这般撕心裂肺,不由得急了。

    “别着急,让我来!”

    顾祁森亦觉得不寻常,赶忙将已经哄好的啕啕放一边,然后从沈轻轻手里接过一直哭闹着的小娃儿。

    将娃儿抱到怀里检查一下,顾祁森这才发现了端倪。

    顾祁森马上给他脱掉一件衣服,大手在衣料上摸索了一下,拧着眉冷冷说道:“幸好他懂得哭,要不然……”

    讲到这,他顿住,精致的俊脸倏然泛上一层霜。

    “要不然怎样,老公?”

    见他阴着脸,沈轻轻不是笨蛋,当下就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因此,连声音也不自觉颤了颤。

    “太热了!”

    顾祁森淡淡开口,接着指了指被他丢在一旁的衣服,对她说,“这件衣服以后不要给他穿。”

    “噢,好的。”

    沈轻轻颔首,应了一声。

    哄完宝宝们睡觉之后,她拿起顾祁森刚刚说的那件衣服,好奇瞄了一眼,却看不出有何不妥,不过,衣服的商标,倒是令她想起,似乎正是顾冉冉从英国带来的。

    难道衣服有问题吗?

    应该不至于吧?

    毕竟顾冉冉就算再怎么不喜欢自己,也不可能想要害嚎嚎……

    沈轻轻咬着唇瓣,暂时将这个疑虑压下。

    但她还是多留了个心眼,第二天就让佣人把同个品牌的衣服都挑出来,丢掉了。

    ——————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到沈轻轻出月的好日子。

    一大早,她就心情雀跃地走出别墅,到处蹦跶。

    “哇喔,外边的空气真的好新鲜哇,连风儿都是那么地可爱……”

    在家里窝了整整一个月,此时的她就像是出笼的小鸟一样,别提有多想放飞自己了。

    “恭喜你,总算圆满出关了。”

    顾祁森嘴角含笑,陪在她身边,如黑曜石般深幽迷人的眸子,潋滟的情意浓得化不开。

    他们夫妻俩是趁着孩子睡着,把他们丢给姚沐溪看管,然后手牵手出来林荫大道上散散步的。

    “谢谢老公,这段时间,也辛苦你这个超级奶爸啦。”

    沈轻轻停下脚步扑进他怀里,言语中尽是无限的感激。

    “傻瓜!要说辛苦,哪有你辛苦?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情不自禁服下唇在她头顶亲一记,由衷道,“我才要谢谢你呢,为我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那老公,你想谢我的话,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

    见他心情不错,沈轻轻不禁趁热打铁,昂起小脸,眼睛亮晶晶地瞅着他。

    顾祁森当场就猜出她的条件是什么,嘴角的笑意僵住,环在她腰上的两只大手,也稍稍松开了一些,“除了那件事,其他的我都可以依你。”

    “老公——”

    沈轻轻仍是不死心,想要说服他。

    顾祁森却无比坚定,“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因为一个外人,而弄僵我们夫妻间的关系。”

    “可她不是什么外人啊!”

    许是太过着急,沈轻轻竟忍不住脱口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