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身世之谜(五十)
    ,!

    沈拂晓家。

    闪闪亮亮窝在沙发里,各自忙活着手中的游戏,沈母在厨房煮饭,沈拂晓则是在书房码字。

    最近一段时间,许是事情太多了,她根本顾不上更新,已经被读者骂得快生无可恋了,今天难得有灵感,她打算更新一万字,以报答读者们对她的不离不弃。

    修长的指尖飞快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优美的字眼霎时间一行一行地出现在word文档上,随着剧情的发展,她愈来愈找到感觉,手速也提升了许多。

    正当她文思如潮涌之际,突然听到外边亮亮的声音响起,“哇,天祺叔叔,你来啦!”

    宫天祺?

    沈拂晓心里一阵咯噔,下意识蹙起了黛眉。

    他来这干什么?

    她立马将文档保存,关闭,随后整理了一下有些凌乱的头发,这才冷着一张俏脸走出书房。

    客厅里,一片欢声笑语。

    沈拂晓刚出去,就见两个孩子手上各抱着一个最新款的遥控飞机,与宫天祺玩成一团,宫天祺站在他们中间,俨然一个孩子王。

    “天祺叔叔,好棒好棒的飞机喔,咱们能去楼下玩吗?”

    亮亮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宫天祺还未来得及出声,闪闪便道,“等下就吃午饭咯!”

    “喔,那吃完午饭再去。”

    亮亮向来挺听闪闪的话,当即就打消了念头,不过,他滴溜溜的眸子转了转,很快又说,“天祺叔叔中午是不是也跟我们一起吃饭呢?我去跟姥姥说喔。”

    沈母在厨房忙活,估计无暇关注客厅的动态,所以不知道宫天祺过来,于是亮亮说完这句话,便自告奋勇奔往厨房了。

    然而,他才小跑几步,却意外发现自家妈咪站在客厅入口处。

    “妈咪——”

    小正太奶声奶气喊了她一句,从来就懂事的他,生怕妈咪会赶走宫天祺,立马又道,“我和闪闪已经邀请天祺叔叔吃午饭了喔,做人要讲诚信,妈咪不可以害我和闪闪成为不讲信用的孩子喔。”

    “你……”

    未料到儿子已经彻底倒戈向宫天祺,沈拂晓无奈扶额,想说什么,却发现自己压根说不出口。

    鬼精灵亮亮见状,趁机溜走了。

    “姥姥,姥姥,家里来客人咯,煮多一份饭喔……”

    ————

    另一边,正教闪闪怎么拆解飞机复杂架构的宫天祺,因沈拂晓的出现,心跳顿时漏了半拍。

    虽说他想得美美的,等见到她一定狠狠教训一通,谁知这会儿真见到人了,他却发现,自己早就被她的美貌迷得七荤八素,哪舍得跟她大声说话?

    “拂晓,小说写完了?”

    他站直身子,朝她笑得眉眼弯弯。

    沈拂晓幽幽看了他一眼,神色无奈道:“你刚刚出院,为何不在家休息?”

    “你怎么知道我出院的?看来,你也很关心小爷嘛。”

    不得不说,这个认知,让宫天祺感到十分愉悦,可下一秒,炙热的心就被沈拂晓给泼了一桶冷水,“刚刚跟轻轻通电话,她告诉我的。”

    宫天祺眸光一黯,正想说些什么,闪闪就说,“妈咪,你不是说小说要赶更新吗?怎么还不快点进去码字呀?”

    “嗯,乖孩子,妈咪这就进去。”

    沈拂晓也懒得赶宫天祺,索性采取冷落的方式对待,幸运的是,闪闪不像亮亮那样,若不然,她迟早得被儿子给卖了。

    没想到他都好心给闪闪买礼物了,这小子还是不帮他,宫天祺郁闷地挑起了眉头,抬手揉了揉闪闪的脑袋,咬牙切齿道:“小子,你可真是油盐不进哇!”

    哼哼,看小爷的,我迟早把你攻陷,让你心甘情愿叫小爷一声爸比。

    想起这两个小萝卜头喊自己“爸比”、“爸比”的场面,此时此刻,宫天祺竟无比向往,也别提有多羡慕那位让沈拂晓心甘情愿为他生娃的王八蛋了。

    他家拂晓这么好,那个瞎了眼的男人竟敢抛弃他们母子三人,等他拽出那人是谁,非打得他满地找牙不可。

    宫天祺恨恨发誓,却不曾想,当有那么一天,他知道对方是谁时,却是连笑都笑不出来……

    ————

    论死皮赖脸的功力,当今世界上,宫天祺认第二,一定没人敢认第一,更别提,他还长着一张无往不利的天使面孔。

    赖在沈家吃了一顿饭,短短的两小时,他不仅哄得沈母心花怒放,对他赞誉有加,甚至还成为他的神助攻,直接把沈拂晓赶出家门,让他们去培养感情。

    “妈,我今天要交稿!”

    沈拂晓被母亲推到门口,仍是不愿放弃挣扎。

    沈母却语气坚决反驳,“交什么稿?难得天祺那么有心来找你,出于礼貌,你都得陪陪人家到处走走,熟悉一下环境啦。”

    “他又不是外地人,哪儿不熟了?”

    沈拂晓简直无语。

    宫天祺则笑眯眯摸着精致的下巴,看着母女俩斗智斗勇。

    当然,姜还是老的辣,纵使说不过自家女儿,沈母依然有自己的办法,“反正不管,你自己看着办c了,我陪闪闪亮亮睡午觉去。”

    话落,她不等沈拂晓反应过来,“砰”一声把门关上了。

    “妈——”

    沈拂晓不死心,抬手拍了拍门。

    “玩得开心点!”

    沈母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之后,沈拂晓再次抗议,却没有了任何声响。

    “走吧,我亲爱的晓晓,你家母上大人有令,还不快带小爷去到处走走?”

    宫天祺幸灾乐祸道,无意外,惹来沈拂晓一记白眼,“你真的好烦呐。”

    宫天祺耸耸肩,吊儿郎当说:“我就是要烦到你接受我为止!”

    “要是永远都没有这一天呢?”

    她做了个深呼吸,神色认真问。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你就算是冷冰冰的心,我都能把你捂热。”何况,她又不冷……

    宫天祺睨着她,信誓旦旦道。

    此时,他深邃的长眸微微眯起,潋滟着对任何人都不曾有过的浓情。

    沈拂晓被他专注的眼神煞到,不知为何,竟莫名想起了前些天与蒋京修共用午餐时,他语重心长提及的那番话,心,微微一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