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5章 身世之谜(五十八)
    ,!

    顾宅。

    “你说的是真的?你大哥真的跟苏晗一起吃了年夜饭?”

    顾长谦坐在主位上,眼神阴婺盯着顾冉冉。

    顾冉冉假装害怕地往后缩了缩,接着硬着头皮道,“爷爷,其实我也觉得没什么的,苏阿姨人那么好,再加上沈轻轻在中间起了作用,我大哥迟早会承认苏阿姨的身份,指不定还会骂她妈呢……”

    顾冉冉越讲到后面越小声,顾长谦却听得越来越火大,倏地拿起拐杖重重敲击地面,苍老的面容已无法用恐怖来形容,“老杨——”

    “在,老爷!”

    杨伯一听到他喊自己,立马从外边跑进来。

    深知主子心情极差,他暗暗叹了叹气,心里偷偷埋怨小小姐太多事了。

    “立刻去接苏晗,让她过来一趟。”

    “是!”

    杨伯恭敬领命,很快就退出去。

    顾冉冉见状,假惺惺说:“爷爷,您找苏阿姨过来做什么呢?她跟我大哥关系和睦,不正是家和万事兴吗?我高兴都来不及呢,您就不要生那么大气了,好吗?”

    顾长谦深深睨了她一眼,锐利的眸子迸出一缕厉光,看得顾冉冉莫名心惊肉跳起来。

    她咽了咽口水正想说些什么,就听他苍老的声音响起,“冉冉——”

    “爷爷?”

    顾冉冉压下心头的那抹紧张,乖巧地应了一声。

    “今天你出门找朋友玩吧。”

    言下之意很简单,就是赶她走,不希望她有任何机会听到他跟苏晗的对话。

    顾冉冉当然明白这一点,索性款款起身,礼貌地朝他欠了欠身,道,“那爷爷,我去找昀儿姐姐了。”

    “嗯!”

    顾长谦挥挥手,也跟着站起身,拄着拐杖头也不回上了楼。

    望着他清瘦却依然沉稳的背影,顾冉冉下意识攥紧手心,唇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不让她听?她也不媳,毕竟她用脚都能猜出顾长谦想跟苏晗聊什么……

    呵!

    无非就是威胁她不许接近顾祁森……

    想想苏晗也真是窝囊,换做是她,早就把儿子认回来了,还怕这老家伙做什么呢?

    不过,顾长谦这老狐狸也实在是没胆,论势力,已经没落的外公家,压根没办法跟现在的顾家对抗,可他居然如此忌惮外公家,甚至还千方百计阻止苏晗母子相认……

    奇怪!

    顾冉冉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却不知此时此刻的她,其实对当年的真相只是了解皮毛,因为你,豪门之间的恩怨,哪有如此简单?

    ————

    如顾冉冉所料,顾长谦把苏晗叫来,关上书房的门,便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若是以往,兴许苏晗会低垂着脑袋,默默承受这一切,可今天,她再也忍不住反驳:“老爷子,我自问已经够听话了,这么多年来,明明他就在身边,我却不敢认他,包括现在,我也没存有想认他的私心,只要能多看他一眼,能帮帮他带孩子,就心满意足了,可为什么,您连这个都要干涉?”

    “苏晗,你应该明白,生在豪门,有很多事情身不由己。阿森之所以能顺利被选上家主的继承人,除了他本身极其优秀之外,他的外祖乔家占很大因素。如果他的身份暴露,他不仅失去乔家的支撑,乔家更会站在他的对立面,你难道想让阿森惹来杀身之祸?你的母爱,就是这么自私?”

    顾长谦咄咄逼人问。

    “我……”

    苏晗语噎,纠结半晌后,仍是坚持,“我跟他关系好转,也不代表他的身份就一定会暴露啊。”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顾长谦干脆利落道,接着语气骤然冷了几分,“苏晗,这是我最后给你的警告,如果你再一意孤行,别逼我对你动手了!”

    苏晗:“……”

    苏晗黯然神伤离开之后,顾长谦坐在大班椅上,整个人瞬间老了五岁。

    顾正弘和苏晗夫妇,还有老杨,这三个是顾祁森身世真相的知情人,而直到如今,他们亦都以为他是由于忌惮乔家才不敢让苏晗母子相认,可实际上,真正的原因却是他这辈子都不可能说出口的秘密……

    ————-

    顾冉冉驱车离开顾宅,直接去了蒋昀儿的住处。

    今天是正月初七,蒋昀儿还没有上班。

    两人坐在沙发上喝茶,顾冉冉突然想起沈拂晓,直接问:“对了,沈拂晓什么时候会被撤职?”

    蒋昀儿将茶杯放下,恨恨地说:“我们还是小看了她!”

    “怎讲?”

    顾冉冉品茶的动作一顿,眸底倏地划过一缕寒光。

    “贺霖东,你听过这名字吧。年前刚上任的检察长,红三代,从京城过来的。”

    蒋昀儿三言两句就将贺霖东的背景交代了一下,随后说,“也不知沈拂晓在他面前耍了什么狐媚手段,贺霖东竟把这事压下了。”

    顾冉冉一听,脸黑了,“也就是说,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白费了?”

    “嗯!”

    蒋昀儿点头,恼恨地咬咬牙,“害姐姐欠了好大的人情。我爷爷要是知道我利用蒋家人脉去做这种事,非打断我的腿不可。”

    “这事辛苦你了,昀儿姐姐。”

    顾冉冉抬眸,语气十分真诚。

    蒋昀儿啜一口红茶,无奈道,“反正现在后悔也没用。”

    “那范迎萱呢?你有没找到她跟你二哥在一起的把柄?”

    顾冉冉立刻引开话题,她向来不喜欢废话。

    “没,范迎萱那死丫头最近一直在国外呢。我二哥倒是经常往你大哥那边跑。话说冉冉——”

    讲到这,蒋昀儿突然顿一下。

    “嗯?”

    “你怎么不想想办法跟你大哥关系破冰啊?你们兄妹俩以前那么亲,总不能因为一个沈轻轻,就改变了吧?”

    蒋昀儿的话,刺得顾冉冉心尖一疼,不自觉咬紧了唇瓣。

    可蒋昀儿明显不想让她好过,又继续道,“而且听说,你大哥跟你二哥的关系越来越好了,年夜饭都一起吃呢,你就不担心,越往后,你越没地位吗?”

    “放心啦,我大哥跟二哥关系好,我肯定是高兴的呀。”

    顾冉冉挤出一抹笑。

    “呵——”

    蒋昀儿冷笑一声,“这是沈轻轻的功劳吧?森哥俨然妻管严了,老婆说啥就是啥,我看迟早,他会被沈轻轻蛊惑,跟你彻底划清界限。”

    顾冉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