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十)
    ,!

    蓝馨说完,直接在椅子上坐下,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悠悠茶香扑鼻,她烦躁的心情顷刻间放松许多。

    沈轻轻捏了捏手心,正想出声,手却被顾祁森握住,紧接着,便听他沉声开口:“是我找你,不是轻轻。”

    “你?”

    蓝馨讶异眨眨眼,视线落在他那张精致的俊脸上看了一嗅儿,想猜出他找自己的目的,无奈男人神色复杂难辨,她压根一点端倪都看不出。

    不过,顾祁森也没跟她兜圈子,开门见山就说明来意:“轻轻的外婆,何思月女士,是你的亲生母亲吧?”

    轰——

    他果真知道了……

    蓝馨立马吓白了脸,唇瓣微微颤抖着,想说话,声带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掐住,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手,紧紧攥着,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此时此刻,她却一丁点都不感觉疼。

    沈轻轻这个死丫头,居然真的不顾念母女之情,把他们的关系告诉了顾祁森……

    她,这是要逼死自己么?

    不对不对,夫妻俩蛰伏了一年多,开始携手来逼她了……

    蓝馨越想越生气,忍不住扭过头,狠狠瞪沈轻轻一眼。

    对于她投射过来的、仇视的目光,沈轻轻既无奈又心痛。

    无奈,是因为蓝馨得了被害妄想症,自己根本就没有想拆穿与她是母女关系的那份闲情好么?

    心痛呢?

    呵呵……

    饶是她再怎么做好心理建设,不要去在乎蓝馨给自己的伤害,可……怎么可能当真不在乎,又怎么可能不心痛呢?

    其实,说到底,她沈轻轻始终是个凡人,说到底,她还对“母亲”这个光辉的角色,存有一丝丝的念想……

    没当母亲之前,沈轻轻是无法真正体会母爱的伟大的,自从有了嚎嚎和啕啕之后,她才深深明白,原来世间,真有一种爱,比爱情更加无私……

    也就是基于这点,她才难以理解,为何蓝馨会这么不待见自己……

    不知不觉,沈轻轻的思绪又飘远了,缓过神来时,她后知后觉发现,顾祁森已将外婆患病需要进行骨髓移植的事情告知了蓝馨。

    “情况就是这样,希望你能跟我们到医院走一趟!”

    顾祁森神色严肃道。

    “我……”

    蓝馨心里挣扎不已。

    她知道,那是生她养她的母亲,她应该尽孝道的,可如果她去做骨髓捐赠的话,万一被人知道她与沈轻轻的关系,这么多年所精心经营的一切就毁了……

    顾祁森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深邃的眸子倏地划过一丝讥讽:真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为了名利地位,连亲生母亲的生死都可以置之度外,幸好,他家的宝贝与她没半毛钱关系……

    时间有限,他索性冷声威胁:“你不去也可以,这事我会告诉许叔叔,问他到底救不救自己的岳母。”

    “不……不要……”

    蓝馨一听,立马慌了,“求你不要告诉他!我……我跟你们去医院总行了吧?”

    也罢,反正不管她去不去,真相都有可能会曝光,而选择救人,似乎更加有利一些,既然如此,她还是去医院一趟吧,再怎么说,那也是她母亲……

    想到这,蓝馨渐渐释然了。

    “那就先谢谢你了!”

    见她答应,顾祁森紧绷的俊脸稍稍有些缓和。

    沈轻轻则是偷偷松口气,暗想,幸好蓝馨还总算有点人性,不至于那么狼心狗肺。

    然而,下一秒,她就听蓝馨说:“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沈轻轻眼神如冰,直勾勾瞪向她。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有人救自己亲生母亲,还跟女儿谈条件的,呵呵……

    哀莫大于心死!

    “永远都不许曝光我们的关系,包括这一次,我去医院,要让人给我保密!”

    蓝馨想了想,还是决定要为自己争取利益,索性把话全挑明了。

    沈轻轻冷笑一声:“放心,我比你更不愿被人知道我们是母女!”

    “你——”

    蓝馨被她这话噎得吐血,若换做平时,她一定二话不说一巴掌给她挥过去,可今天碍于顾祁森在场,她只能硬生生攥紧手心,忍住了。

    顾祁森厌恶地瞥了蓝馨一眼,嫌弃的眼神像看垃圾一样,“走!”

    ……

    ————

    三人很快就驱车赶往医院。

    抵达医院,顾祁森旋即派人领着蓝馨去检验,而他则与沈轻轻又回到了加护病房。

    何思月还是没有醒,偌大的病房,只有仪器运转的声音。

    沈轻轻走到牀沿边坐下,抓起外婆的手,眼眶禁不住泛起了一抹湿意。

    “外婆,您放心!有顾祁森在,他一定会用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药物给您治病的!”

    “外婆,嚎嚎和啕啕很想您呢,您一定要等着他们喊太姥姥喔……”

    “外婆……”

    沈轻轻哽咽着跟何思月聊天,可惜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何思月还是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吸吸鼻子,下意识抬头看了看挂在墙上的时钟,发现外婆已经昏迷整整八个小时了……

    怎么还不醒呢?

    她担忧地转过头,问顾祁森:“老公,医生不是说外婆过几个小时就会醒吗?怎么现在都那么久了,她还是没有醒?”

    顾祁森眸光闪了闪,说:“可能是预估有偏差吧。你饿吗?中午都没怎么吃东西,要不我让人给你弄点吃的?”

    沈轻轻摇摇头,“不了,没胃口。”

    讲到这,她深深凝着沉睡的何思月,语气无比坚决,“我等外婆醒了再吃吧!”

    顾祁森当然不可能同意她这么做,“那怎么行?你胃不好,经不得饿。听话,我陪你一起出去吃点。”

    他说完,直接拽起她的手腕,想把她给带出门。

    沈轻轻用力扯开他的手,声音拔高了几度:“我不想吃!”

    未料到她会突然发飙,顾祁森怔了怔,反应过来好脾气哄她,“乖,你在这也没什么用,多多少少还是去吃点,嗯?”

    “我哪有心情吃饭?你别管我,要吃你自己去!”

    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但沈轻轻此时情绪十分压抑,控制不了自己对他发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