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十一)
    ,!

    “对不起,我……哎,太烦了!”

    意识到自己居然对他发飙,沈轻轻心里顿觉无比愧疚,好看的杏眸蕴满了“对不起!”

    “没事!”

    顾祁森摸摸她的头,情不自禁把她搂到怀里。

    男人温暖有力的怀抱,让沈轻轻隐藏已久的负面情绪彻底爆发,她双手呼紧紧回抱住他,小脸贴在他胸前,霎时间,泪流满面。

    她无声地哭,娇小的身子在他怀里颤抖。

    他任由她的眼泪沾湿他的衬衣,深情地亲了亲她的头顶,哑声安慰:“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不要憋着!”

    “呜呜呜……”

    他的话音刚落,沈轻轻就忍不住大哭出声。

    抱着顾祁森哭了整整半个小时,直到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声音都嘶哑了,她才总算停止了哭泣。

    怪不得大家都说,心情郁闷的时候,大哭一场,是最好的宣泄方式,此时此刻,她果真没那么难受了。

    去洗手间洗了洗脸,出来时,病房里只有外婆一人,不见顾祁森。

    他哪去了?

    沈轻轻蹙蹙眉,干脆转身走出房间。

    这一层全被顾祁森包下,所以整个走廊空荡荡的,非常安静。

    沈轻轻走到拐角处,就见顾祁森站在尽头的窗边,单手插着裤袋,另一只手握着手机,神色严肃讲着电话。

    她缓缓往他的方向走去,随着距离渐渐逼近,他的声音也随即落入耳里——

    “嗯……好,你们先处理,我会尽快过去……”

    他要去哪?

    沈轻轻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该不会,又有什么坏事发生吧?

    她揉了揉微微有些发疼的眼睛,又听顾祁森讲,“嗯,好,拜拜!”

    顾祁森挂掉电话,敲沈轻轻已走到面前。

    他眸光如水看着她,说:“我刚刚让秦瑄去明月楼弄了一些你喜欢的菜品过来,等下多少吃点,嗯?”

    “嗯,好。”

    沈轻轻点点头,这次没有拒绝。

    她不吃东西的同时,他也得挨饿,她肯定不忍心。

    见她答应,顾祁森终于如释重负地勾起了唇角。

    秦瑄很快就带着几个包装完好的便当盒过来。

    夫妻俩相拥到了休息室,围着圆桌吃晚餐。

    沈轻轻心不在焉吃着平日里自己最爱的那几样菜,突然想起顾祁森刚刚那通电话,不由得关心问:“公司出事了吗?”

    “……”

    顾祁森夹菜的动作稍稍顿住,沉吟几秒后才说,“嗯,集团在英国投资的医院出了事故,闹得很凶,现在公关部正在处理。”

    “那你呢?是不是得去英国?”

    顾祁森看着她,语带歉意道,“对不起,事态严重,牵涉到皇室,我必须亲自过去一趟。”

    “没……没事的,我一个人也能处理好现在这些,你安心解决危机吧。”

    其实,在这个节骨眼,她私心是不希望他离开自己的,但她好像又不能那么自私,毕竟他是顾氏的总裁……

    哎!

    “我会尽快赶回来!”

    顾祁森信誓旦旦保证。

    “嗯!”

    沈轻轻重重点了点头,心乱如麻。

    不过,也有好的消息,那就是,当晚,蓝馨的检验结果出来了,骨髓基本匹配,但适不适合进行移植,还要等最后一步详细的检查才知。

    沈轻轻心里压着的大石头总算卸掉一大半,顾祁森亦是一样,至少,他去英国的一路上,心情轻松不少。

    ……

    ————

    做完一系列的检验,蓝馨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

    此时,已是晚上十点钟。

    许向国与许妘笙都不在,家里只有许天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见到蓝馨进来,许天容赶忙将遥控器扔一边,关心问她:“妈,你去哪啦?打电话又不接,可担心死我了。”

    “喔,我今天去了美容院做一系列的spa,电话放柜子里,没注意看。”

    蓝馨找了个借口解释。

    “哦,原来如此。”

    许天容没有怀疑,因为蓝馨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美容院,经常一呆就是一整天,她都习惯了。

    “你呢?今天辛品斋生意还好吧?”

    蓝馨虽然没有心情跟女儿聊天,但为了不让她起疑,她干脆走到沙发坐下,跟她聊起家常。

    许天容抱怨:“别提了,我觉得姐姐根本不懂得做生意,我也懒得说她了。”

    “怎么了?你又跟她闹不和?”

    一提起许妘笙,蓝馨心头便涌上一抹不喜。

    当初她刚刚与许向国结婚时,是有打算好好对待许妘笙这位继女的,可惜许妘笙太冷太傲,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她哪里还喜欢得起来?后来生下了许天容,就更没必要去讨好她了……

    “她今天又挑我的刺,说我做的促销方案有问题,拉低了品牌的整体档次。我靠,她真以为天底下就她最能干啊!那么能干,怎么连森哥哥都被一个出生那么低贱的沈轻轻抢了?呵呵……”

    “好了,沈轻轻都跟顾祁森都已经生了两个孝,你也别再说妘笙的事了,免得你爹地听了不高兴。”

    蓝馨好心劝她。

    她就算再怎么不喜欢沈轻轻,那也是自己女儿,不可能当真一点感情都没有,而且沈轻轻连孩子都生了,她也实在没必要去背地里诋毁人家。

    当时她之所以不喜欢沈轻轻,是因为怕她破坏自己的家庭,但下午已经跟他们夫妻俩讲开了,她也就不再那么敌视她了。

    ————

    第二天上午,何思月终于醒了过来。

    她艰难地睁开眼,迷迷糊糊的视线中,看到沈轻轻正趴在床边睡,苍老的容颜倏地泛上几分心疼。

    伸手摸了摸她披散的头发,老人的眼底,瞬时弥漫着层层水雾。

    “轻……轻——”

    沙哑的声音渐渐跃入耳里,吵醒了睡得并不安稳的沈轻轻。

    “外……外婆,您醒啦!”

    沈轻轻兴奋得叫出声,下一秒,她又“哇”一声抱着何思月哭出来,“呜呜呜,外婆,您吓死我了,呜呜……”

    “傻丫头——”

    何思月拍拍她的肩膀,眉眼间尽是浓浓的疼爱。

    几分钟过后,沈轻轻才后知后觉想起要叫医生,于是,她赶紧伸手去按服务铃。

    医生听到铃声,不到几秒就闯进来了,体贴又细心地帮何思月做检查。

    何思月能这么快醒来,在医生眼里勘称奇迹,他一边检查一边祈祷:但愿这位慈祥的老人,能顺利挺过这一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