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6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十二)
    ,!

    何思月的状况并不太乐观,醒过来之后没多久,又昏睡了过去。

    她吃不了东西,只能靠打营养针维持着,沈轻轻看着外婆这样,心疼不已。

    一天后,蓝馨骨髓配型的最终结果出来,幸运的是,她是最适合的人选,于是,手术定在隔天上午。

    “无论如何,先替外婆说声谢谢你!”

    尽管知道她救何思月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沈轻轻还是由衷对蓝馨说了一句。

    经过这一件事,她多多少少是有些安慰的,毕竟这个女人,不至于太没有良心。

    “不需要你说谢谢,你只要记得我们的约定就好!”

    相比起沈轻轻心底的动容,蓝馨最在乎的,依然是自己的名利与地位不受影响。

    “放心吧,我一定会的!”

    沈轻轻极力压住胸腔隐隐燃起的那抹失望,故作淡漠出声。

    “那我走了!明天见!”

    蓝馨说完,匆匆戴上墨镜,深怕被人发现自己似的,慌慌忙忙离开了。

    望着她仓促的背影,沈轻轻无奈叹了叹气,暗暗安慰自己不要在乎。

    ……

    蓝馨走出住院大楼,疾步来到停车场。

    她今天开的是一辆黑色的奥迪,为掩人耳目,特地停在比较偏僻的位置,可当她抵达车子所停放的区域时,却见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年轻男子,一边抽烟一边倚着她的车门,看那架势明显是在等她。

    那人她并不认识,找自己做什么呢?

    蓝馨心里一阵咯噔,莫名掠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不过,光天化日之下,谅他也不敢做什么坏事吧?

    想到这,蓝馨只好硬着头皮走上去。

    男子一看到她,立马将手中的香烟掐灭,冷眼斜睨她,不带任何一丝感情开口:“许夫人是吧?我家主子有请!”

    “你家主子是谁?”

    蓝馨蹙着眉,眼底划过一抹防备。

    “去了你就知道了!”

    黑衣男子依旧面无表情。

    蓝馨眸光闪了闪,很快就说:“我很忙!你的主子如果是我认识的人,你让他给我打电话。现在,请你让开,我要上车。”

    话落,她按了一下开锁键,作势要去拉车门,谁知,手还没碰到车门把,男人的大手已经快一步袭来,直接扣在她的脖子上。

    他没有用力,可蓝馨却已吓得腿软。

    只见她霍地瞪大眼睛,一脸恐惧盯着他,“你……你想干什么?”

    “敬酒,罚酒,你二选一!”

    男人掐着她的脖子,冰冷的话里尽是威胁。

    蓝馨哪敢不从,当下就抖着声说:“我……我跟你去……”

    ——————

    二十分钟后,蓝馨被男子带到某家咖啡厅门口。

    她揣揣不安跟在男子身后进了门,却发现咖啡厅里空无一人,约莫是被包场了。

    究竟是谁?

    这么大费周章找自己做什么?

    蓝馨纳闷不已,她想东西想得入神,连男子什么时候离开,有另外的人进来了,她都没有注意到。

    “许夫人在想什么呢?”

    一抹清冷的嗓音夹杂着丝丝笑意跃入耳膜,把蓝馨从思绪中拉回来。

    蓝馨抬起头,敲见到一身黑色劲装打扮的女子出现在自己眼前。

    她带着紫色的半边面具,令人无法看清她的真容,可那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阴郁气息,却让蓝馨禁不住悄悄打了一下寒颤。

    这是个危险的女人!

    而且,她很清楚,自己并不认识对方……

    蓝馨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双手紧紧攥住身上的包包,强装淡定质问:“你是谁?找我什么事?”

    “呵呵,我是谁,你没有资格知道,但你是谁,我可是知道得清清楚楚!”

    黑衣女子冷笑,非常狂妄。

    蓝馨手指颤了颤,不禁有些心虚。

    她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知道自己的过往?

    不,不可能的!

    她的过去,早在嫁给许向国之前就被她抹得一干二净,除非何思月和沈轻轻去捅她,否则别人怎么可能查得出来?

    她不要自己吓自己!

    这么想,蓝馨心中的不安总算稍稍减少一些。

    然而,下一秒,黑衣女子又道:“蓝馨,本名蓝心琳,20岁那年与沈钦同居,生下一名女婴,刚出月子,你就嫌弃沈钦贫穷,抛弃他跟女儿,以及生你养你的母亲何思月跑了,呵呵,我没说错吧?”

    “你……”

    未料到她竟会知道得一清二楚,蓝馨倏地吓白了脸,“你想怎样?”

    “不怎样,只是想跟你谈笔交易而已!”

    女子微微一笑,笑容却像是渗进了毒,让人瞬间毛骨悚然。

    “什么交易?”

    蓝馨始终不是小猫小狗,她也是经历过风浪的,所以在害怕之余,她亦是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板着脸望向她。

    不知为何,她虽看不清女子容貌,却隐隐觉得她熟悉,就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

    此时此刻,她当然不会知,这人便是与许天容和蒋昀儿都私交甚好的顾冉冉,不过,她肯定也不会怀疑到顾冉冉身上去,因为在所有人眼中,顾冉冉是一个充满阳光、单纯无害的小女孩,又怎么可能透出那么浓的杀气?

    “听说你明天要去给何思月做骨髓移植?”

    顾冉冉噙着冷冷的笑,怡然自得地翘着二郎腿坐下,顺便喝起了咖啡。

    “你想说什么?”

    蓝馨眯着眼,双手攥拳戒备地瞪着她。

    “你倒是很有孝心啊,也不怕这事传到许向国耳里,引起他的猜疑。”

    顾冉冉似笑非笑说。

    见蓝馨不应声,她眼里渐渐释出一缕阴狠,“看样子,你是下定当孝女的决心咯?如果我不许你救何思月呢?”

    蓝馨被她的话吓一跳,眼角眉梢蕴满不敢置信:“为……为什么?她跟你有什么仇怨?”

    她很清楚母亲的为人,她心地那么善良,绝不会得罪人了,可怎么会有人想让她死……

    思及此,蓝馨忍不住咬住了唇。

    “她跟我当然无仇,只不过,她的外孙女,可是我的头号天敌!任何能给沈轻轻添堵的事,我都会不余遗力去做,这样的解释,你听懂了吗?”

    顾冉冉勾勾唇,笑得格外灿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