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十六)
    ,!

    苏晗与外婆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尚能如此有心,而蓝馨……

    哎,不提也罢,毕竟这次她能同意捐赠骨髓,已经谢天谢地。

    拗不过沈轻轻的坚持,苏晗继续呆多五分钟就回家了。

    她离开后不久,何思月就醒了过来。

    沈轻轻一见外婆醒了,十分欣喜,不由得激动地握着她的手,笑意盎然陪着她说这说那。

    何思月知道自己明天就要动手术,心态倒是很平稳,甚至还反过来安慰沈轻轻。

    沈轻轻情不自禁抱住她,柔声道:“我知道我外婆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等您出院,我要把您接回家,天天给您做好吃的。”

    之前她也有提过要把外婆接到身边照顾,但外婆一直不肯,经过这次,沈轻轻决定,绝不会再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呆养老院……

    “嗯好,等外婆好了,就跟着轻轻回家,让轻轻给我做好吃的。”

    何思月重复着沈轻轻的话,声音因感动而不自觉哽咽起来,一缕湿意迅速氤氲了眼眶。

    婆孙俩搂在一起,气氛安静而美好。

    第二天,沈轻轻一大早就起床,安排护工照顾好外婆,随后,抽空回家去看嚎嚎和啕啕,给他们喂奶。

    这些日子忙着在医院照顾外婆,她把两个宝宝都给忽略了,心里非常愧疚,可宝宝们一见到妈妈却特别开心,争着给她抱。

    “麻麻……”

    “麻麻……”

    听着他们含糊不清喊着自己,沈轻轻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抱起他们左亲亲右亲亲,等时间差不多了,才依依不舍出发前往医院。

    车子抵达医院停车场,刚停好车,放在包包里的手机便响起。

    一见是慕心瑜打来的电话,沈轻轻立马按下接听键。

    “阿姨,早上好!这个时候,您怎么有时间给我来电呢?”

    由于m国现在是半夜,沈轻轻多多少少有些惊讶。

    慕心瑜温柔地回答她:“知道你外婆快要动手术了,我睡不着,所以打电话过来问问。”

    “有心了,阿姨。”

    听到她的话,沈轻轻心里感动不已。

    不管是苏晗还是慕心瑜,她们都如此有情有义,在她最需要支持的时刻出现,这份关怀,沈轻轻发誓,一定会谨记一辈子。

    跟慕心瑜聊了几句之后,沈轻轻便挂掉了电话。

    正准备拎着包包下车,这时,手机再次发出悦耳的铃声,是蓝馨打来的。

    电话接通,沈轻轻还没来得及开口,蓝馨冷漠的声音已从电波那头传来,“沈轻轻,关于你外婆手术一事,我们谈一谈。”

    “谈?谈什么?”

    沈轻轻拧拧眉,心头微微一颤,莫名泛上几丝不好的预感。

    果真,下一秒就听到她说:“呵,谈什么?当然是谈条件了!”

    “蓝馨,你想变卦?”

    沈轻轻杏眸倏地眯起,划过一缕不悦。

    她以为自己会很震惊,谁知,这一刻却只剩下愤怒。

    或许,她潜意识里就从未真正相信过,蓝馨这女人会那么好心地答应给外婆捐赠骨髓了,虽然那是她亲妈……

    呵呵!

    思及此,沈轻轻忍不住想冷笑。

    “是又怎样?”

    蓝馨恨恨地说,“我当时是被顾祁森威吓、失去判断力才答应你们,现在想想,非常吃亏,所以我想跟你谈一谈条件,如果你肯答应,我就准时出现,否则——”

    讲到这,蓝馨故意顿住,沈轻轻却嗤笑一声补充,“否则怎样?见死不救了吗?蓝馨,你可不要忘记,那是你妈!不孝是要遭天谴的!”

    “我志不在当一名孝女,这么光荣的头衔,当然是非你莫属了,不过……呵呵,你是不是真的孝顺,还真难说。”

    想起接下来她要跟沈轻轻谈的条件,蓝馨下意识攥紧了手机,并没有把握自己会赢。

    虽然何思月之于沈轻轻来说,肯定是无比重要的存在,但她的对立面可是顾祁森以及两个宝宝,老公与孩子,那可是绝大多数女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沈轻轻能为了何思月放弃他们吗?不,不会,除非她傻掉了……

    沈轻轻没有心情跟蓝馨扯东扯西,她直接单刀直入问:“条件是什么?说!”

    “电话里说不清楚,这样吧,咱们十分钟后在医院附近那条江湾路的咖啡馆见?”

    “好!”

    沈轻轻冷冷应一声,旋即将电话挂断,重新启动车子,开往目的地。

    ……

    另一边。

    蓝馨给沈轻轻打电话时,人就在江湾路的咖啡馆。

    之所以选择这,是因为这家咖啡馆是她名下的,谈事情比较隐秘。

    沈轻轻一进门,就被人带到专属的房间。

    屋里,只有蓝馨一个人,此时,她正坐在小圆桌上,优雅地喝着咖啡。

    沈轻轻见状,不禁对她感到万分失望。

    躺在医院里性命危在旦夕的,是生她养她的母亲,而这女人,是如何做到能如此悠闲自得喝咖啡的?

    她沈轻轻,身上又怎么会流着这种女人无情的、冰冷的血……

    越想,沈轻轻越痛心,盯着蓝馨的眼神,亦是蕴满了仇怨。

    似乎察觉到沈轻轻阴郁的目光,蓝馨总算放下杯子缓缓抬眸,抿唇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孝顺的外孙女来啦,快坐呀,咖啡我都帮你点好了。”

    沈轻轻走到去,居高临下瞪着她,“蓝馨,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搞鬼?谈交易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怎么叫搞鬼呢?”

    蓝馨依旧保持着微笑,一边欣赏着自己刚修剪保养的手指甲,那模样落在沈轻轻眼底,要多欠扁有多欠扁。

    沈轻轻紧紧攥拳,极力忍住想一拳给她打过去的冲动,深吸一口气对她说:“外婆的手术是在1个多小时后开始,你有什么话快点说,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耗!”

    蓝馨不为所动,凉凉开口说:“没有我,手术能开始吗?你不需要在我面前摆什么谱,给我乖乖地坐下,我抬起头看着你,特别累,知道吗?”

    “行!你继续说,你到底想跟我谈什么条件?”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面无表情拉开一张椅子坐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