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十七)
    ,!

    沈轻轻虽然长得甜美,整个人给人感觉比较绵软,看起来像个软包子似的很好欺负,可她一旦冷起来,浑身上下自带一种难以接近的高贵冷艳气场,饶是蓝馨,在这一刻,都有些被她摄住了。

    见鬼了,她怎么会觉得沈轻轻像女王?

    蓝馨猛地摇摇头,故意将心中那抹不适压下,然后,重新执起咖啡杯,状作淡定地啜了一口。

    沈轻轻心里被她这么没良心的举动气得要命,但她深知谈判技巧,在这种时刻,越容易急的人,越没有赢面,所以,哪怕心焦如焚,她都逼自己忍着。

    于是,沈轻轻也翘着二郎腿,拿起手机开始发短信。

    蓝馨见她垂着脑袋玩手机,一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不由得气结。

    她阴着脸把杯子放下,抬手“啪”一声重重拍在桌面上,咬牙切齿说:“沈轻轻,你不要太目中无人了!你要知道,你外婆的命,还掌握在我手里。”

    “我当然知道啊,所以我不是在听你谈条件吗?”

    沈轻轻头也不抬,凉凉开口。

    “你……”

    蓝馨气得肺疼,“这就是你的态度?”

    “不然呢?”

    沈轻轻总算将视线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眸光陡然变冷,“蓝馨,你可不要忘记,我背后是谁!”

    “呵——”

    蓝馨冷笑,“不要说你背后只是一个顾祁森,就算你背后是顾长谦老爷子,难不成他还能逼着我动手术不成?”

    “呵呵!”

    沈轻轻也跟着冷笑,接着道,“那你说吧,要多少钱,你才肯答应?”

    她心想,像蓝馨这样的女人,无非就是贪钱,她沈轻轻敲不缺钱。

    当时任职顾氏和ak时,顾祁森和顾浩云都给她超高的工资,而她几乎一分钱没花,全给顾祁森帮她投资了,这两年来,盈利非常可观,所以撇开老爷子让顾浩云给她的ak股权不谈,她的私房钱早就直逼九位数,将近一个亿拿来砸蓝馨,怎么砸都是够的。

    可惜,沈轻轻猜错了,蓝馨这一次要的,压根不是钱。

    “我要你离开顾祁森!”

    “什么?”

    蓝馨的话让沈轻轻倏地瞪大眼,不敢置信瞪着她,“你在开什么国际玩笑?”

    让她离开顾祁森?

    怎么可能?

    这蓝馨是吃错药了吧?

    沈轻轻无语。

    蓝馨很满意她被自己吓到,不由得得意洋洋道:“我哪有开国际玩笑,我可是非常认真地在跟你谈条件!”

    讲到这,她故意顿住,敛起嘴角的笑容,恶狠狠地说,“你压根配不上顾祁森,在我眼里,能站在他身边的只有妘笙一个人。如果不是你横插一脚,他们早就结婚了,哪有你什么事?”

    蓝馨确实很讨厌许妘笙,所以在这种节骨眼,仍不忘把她拉下来,黑心地坑她一把。

    不过,她一点都不感到愧疚,因为她深信,许妘笙本身就是这么想的。都是女人,装什么大度,装什么圣母白莲花?她蓝馨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许妘笙一副高高在上的千金大小姐的样子……

    其实也幸好顾祁森不喜欢她,若不然被她当上了顾家少奶奶,鼻孔岂不是更加朝天了?哼!

    听着蓝馨的咄咄逼人,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沉默了一嗅儿,突然一脸认真问:“请问,我是你的女儿吗?”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当然是我女儿了!”

    蓝馨板着脸,气愤地说。

    这么多年来,她只要一想到自己当初被沈钦欺骗怀上她,还差点难产,就恨得牙痒痒,也正因为当时吃了很多苦,所以她才更加不喜欢沈轻轻。

    “许妘笙,是你的女儿吗?”

    沈轻轻明知故问。

    蓝馨没好气应声,“明摆着不是,你到底想干嘛?”

    “没想干嘛。”

    沈轻轻淡淡开口,随后语带讽刺出声,“只不过想不通,一个正常人,怎么可能会为了撮合继女和她喜欢的男人,不惜利用自己亲生母亲的性命,来逼迫亲生女儿离开她的丈夫?你告诉我,你还是人吗?或者,你根本就是一个精神布者?”

    她不想的,不想用如此恶毒的话来针对给过她生命的这位所谓的母亲,可蓝馨的所做所为,让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底深处那个想要发飙的小恶魔,因此,忍无可忍之下,她终于逼自己变成一个对生母不敬的女人……

    “你这个贱丫头,你骂谁精神病了?你——”

    蓝馨恼羞成怒站起身,伸手一巴掌就想给沈轻轻挥过去。

    之前就吃过亏的沈轻轻自当不可能再挨打,她身子利索地往后倾,灵活躲开蓝馨的攻击。

    一边躲一边刺激她,“你这样歇斯底里的行为,不是精神病是什么?噢,要不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你连精神病都不如,精神布者尚且还是个人,还有良知,而你,简直就是狼心狗肺、丧心病狂……”

    “啊,你这个死丫头!”

    蓝馨气得拿起包追着她打,沈轻轻见状,突然灵机一动,干脆夺门而逃。

    盛怒之下的蓝馨,没考虑那么多,跟在她后面就跑出去了。

    这个时间点,咖啡馆的客席区坐着不少的年轻人。

    大家见两个打扮时尚漂亮的女人一前一后跑出来,前边的女孩容貌脱俗得令人惊艳,而后边气势汹汹追赶她的那个,长得虽美,但那狰狞的嘴脸却宛如童话世界里那恶毒的皇后一样,让人没来由感到讨厌。

    沈轻轻一边捂着脸往大门口跑,一边假装害怕哽咽出声:“呜呜呜,老板娘您不要打我,我下次会好好干活的,呜呜呜……”

    蓝馨只顾着追她,完全没料到自己会在无意识中跑到客席区,还被那么多人围观指指点点,她站在原地稍稍愣住,缓过神时气不打一处来,索性硬着头皮加快速度追出去。

    店里的年轻顾客中,刚好有一个是认识蓝馨的,所以她偷偷拍了照片,又很八卦地传上了微博。

    沈轻轻气喘吁吁跑出咖啡馆。

    咖啡馆门口有一个广场,所以她特地跑到广场边上才停下。

    一转头,果真见蓝馨追了上来。

    沈轻轻朝她微微一笑,笑意却让蓝馨不自觉打了个寒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