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4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
    ,!

    “怎么了?”

    顾祁森低下头,把耳朵凑到她嘴边。

    沈轻轻不禁失笑,抬手挠了挠他的头发,把他给推开,“你干吗呢?贴那么近?”

    “你不是想跟我说悄悄话?”

    顾祁森状作无辜盯着她。

    沈轻轻无语。

    行吧,她是想跟他说悄悄话,可那悄悄话是必须给顾老爷子听到的,怎么可能耳语呢?

    于是,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刻意,沈轻轻干脆否认,“没有啦,你想多了。”

    “没有?”

    顾祁森挑眉,明显不信。

    沈轻轻心虚地“嗯”一声,想要说些什么,这时,放在包里的手机震了震,响起了悦耳的音乐。

    “我接下电话。”

    沈轻轻一边说,一边将手机从包里拿出来,见来电显示,是环山别墅打过来的,她立马接起。

    “喂,小溪,怎么啦?”

    一般情况下,在家里打电话给她的,都是姚沐溪,因此,对方还没开口,沈轻轻就迫不及待出声了。

    果真,她猜的没错,电话是姚沐溪打来的,语气还有些急:“抱歉少夫人,我是迫不得已才在这时候打扰你。”

    “怎么了?”

    沈轻轻听着她的话,俏脸也不自觉变得严肃。

    “佣人不小心打碎了奶瓶,把母乳都弄洒了一地,现在嚎嚎和啕啕没奶喝,哭得停不下来。我在想,能不能把他们带到医院去?”

    姚沐溪为难地提出自己的建议。

    嚎嚎和啕啕这两个娃儿一直以来就只喝母乳,奶粉什么的一概不喝,午饭没得吃,这下子不得哭闹天了。

    姚沐溪哄了他们好久都束手无策,无奈之下,只能打电话给沈轻轻。

    其实沈轻轻原本就想跟顾祁森说,让嚎嚎和啕啕过来医院一趟,毕竟难得遇到老爷子,她也想趁机让老爷子看看曾孙们,刚刚还在考虑怎么做才能自然不造作,没想到那么巧,小溪的电话就打来了……

    思及此,沈轻轻赶忙道:“他们现在还哭得那么厉害?哎,我可怜的宝宝……好吧,我这边应该是方便的,你让杨姐和你一起把宝宝们抱来吧。”

    “好的,少夫人。”

    姚沐溪见沈轻轻没有责怪她们添乱,心里压着的大石头总算悄悄放下。

    挂掉电话后,打碎奶瓶的那名小佣人垂着脑袋走到姚沐溪面前,战战兢兢地说:“小溪姐姐,你说少夫人会不会开除我?”

    虽然少夫人没什么架子,但她们确实做错了事……

    “应该不会的。”

    姚沐溪沉声说了一句,随后拍拍她的肩膀,“去喊一下杨姐,我们一起去医院。”

    “哦好的。”

    小佣人赶忙点点头,迅速拔腿跑开。

    不一会儿,姚沐溪和杨春就各抱着一个宝宝,坐上保姆车离开别墅。

    ————

    另一边,沈轻轻挂掉了电话,就听顾祁森语带关心问:“嚎嚎和啕啕怎么了?”

    “宝宝们没奶喝,我让小溪把他们带来医院了。”

    沈轻轻柔声回答,余光悄悄瞥向不远处的顾长谦。

    老爷子依然侧身背对着他们,不过,从他手指不停地在拐杖的顶部敲来敲去来看,沈轻轻便知道,他应该也是欣喜的吧。

    不管怎么说,他始终是嚎嚎和啕啕的太爷爷,她也不可能真那么狠心,不让他们相见……

    手术一直进行着,可兴许是因为在等待嚎嚎与啕啕到来,沈轻轻分散了注意力,倒没那么难捱了。

    半个小时后,姚沐溪和杨春抱着两个娃匆匆赶来。

    宝宝们兴许是饿坏了,一直哭。

    哭声传遍了整个走廊,大老远的,沈轻轻便听到了。

    夫妻俩不约而同站起来,往前边望去,而顾长谦呢,他也不淡定地转过头,就见两个年轻的女人各抱一个哭着的娃从他旁边掠过。

    这两个女人周围全是保镖,害得他想看一眼自己的宝贝曾孙儿,都被挡得死死的。

    顾长谦不禁暗暗郁闷在心底。

    “boss,少夫人——”

    姚沐溪与杨春气喘吁吁地来到顾祁森和沈轻轻身边,将娃儿交还给他们夫妻俩。

    沈轻轻见他们哭得那么可怜,霎时心都软了,非常不舍。

    这一层刚好有专属的休息室,生怕饿坏她的宝宝们,沈轻轻此时无暇顾及顾老爷子,当即就抱着孩子往休息室走去了。

    三个女人很快就进了休息室,而顾祁森却没有跟着离开。

    吵闹的走廊,再一次恢复静寂。

    顾长谦终于忍不住对顾祁森说:“哼,你老婆是不是太没礼貌了?见了我,招呼都不打的?”

    顾祁森凉凉开口,“对于一个动不动就想训她,也不承认她身份的长辈,她主动跟您打招呼,岂不是在自讨苦吃?她不是没礼貌,她是变聪明了。”

    “你——”

    未料到他竟这么怼自己,顾长谦一张老脸倏地涨红,头顶上似乎还冒着烟,“你这个不孝子,有了老婆孩子,连爷爷都不要了,你对得起顾家的列祖列宗吗?”

    顾祁森挑眉,眸光陡然转冷,“您老人家不要动不动就拿列祖列宗来压我。我相信,如果顾家的祖宗们看到今日的顾氏在我手里比以前壮大了几倍,顾家的财富也取之不尽,我的老婆还为顾家生下两个聪明伶俐的宝宝,只会为我骄傲,不可能有任何不满!倒是您——”

    讲到这,顾祁森故意顿住,语带讽刺说,“一心扑在顾家的事业版图上,到头来,您又获得了什么?”

    “混账!有你这么对爷爷说话的吗?”

    顾长谦恼羞成怒拄着拐杖站起身,大阔步走到他面前,抡起拐杖就想打他,拐杖却被顾祁森一手拽住。

    祖孙俩僵持不下之际,休息室的门打开,沈轻轻抱着嚎嚎走出来,姚沐溪则抱着啕啕紧跟其后。

    吃饱喝足的两个娃,终于发现自家爹地帅气的身影,争先恐后要给顾祁森抱。

    “baba——”

    “baba——”

    顾祁森见状,内心柔软得一塌糊涂,哪还顾得上跟爷爷闹矛盾,马上就把顾长谦的拐杖松开,大步流星迎上去。

    顾长谦站在原地,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像看宝贝那样瞧着嚎嚎与啕啕,别提有多羡慕此时刚走到他们面前的顾祁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