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二)
    ,!

    接下来,蓝馨多次试图与那位神秘女子联系,可惜一直找不到对方。

    而另一边,秦瑄循着蓝馨这条线索,却有了意外收获。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

    顾祁森刚签完一份文件,秦瑄就匆匆敲门进来了。

    “boss——”

    他拿着一个文件袋,大步流星走到大班桌前。

    顾祁森放下手中的钢笔,抬眸看向他,就见他将文件袋打开,从里边抽出一叠照片递过来,恭敬出声,“属下查到,威胁蓝馨这事跟f组织脱不了干系。照片上这人,叫费克,是世界排名前二十的杀手,据闻他在八年前就投奔f组织了。在医院出现把蓝馨带走的,就是他。”

    顾祁森将照片拿到手里,探究的视线落在照片中那个一身黑衣黑裤打扮的年轻男子脸上,冷哼一声:“又是f组织!”

    这么久以来,f组织倒没有直接与顾氏起冲突,他们的目标一向都是沈轻轻,这不得不让顾祁森感到万分不解。

    他甚至怀疑,对方会不会已经知道轻轻是m国总统东方瑾的女儿,对付不了东方家,所以才打算从轻轻身上下手。

    不过,无论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他都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

    “见蓝馨的那个女人,有查到吗?”

    顾祁森拧着眉问。

    他知道,能使唤得了费克的,绝对是f组织的核心人物,若能抓到她,或许,就能得到更多关于f组织的线索,这也有助于他们将对方一举歼灭。

    秦瑄一脸为难回答:“抱歉boss,没有。”

    他的答案在顾祁森的预料当中,毕竟那个组织横行多年,就连国际警方,对他们的掌握程度都极为有限,只知道首脑叫劳多尔,别的,一概不知了……

    顾祁森将照片还给秦瑄,一边说:“派多点人手在医院保护何思月,还有蓝馨那边,也盯紧点,一有消息立刻跟我汇报。”

    “是,boss!”

    秦瑄颔首,正打算转身退下,顾祁森突然灵光一闪,制止他,“等等,你把照片再给我一下。”

    “哦,好的。”

    秦瑄急忙将照片再次拿出来。

    顾祁森伸手接过后,拿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然后才重新递回给秦瑄。

    秦瑄好奇地瞅着自家boss,有些猜不透他的意图。

    顾祁森看穿他的心思,编辑一条短信发出去之后,好心告诉他:“这个人有可能是当年将支票给轻轻的那位。”

    “所以您这是发信息给少夫人,让她确认么?”

    秦瑄总算了然。

    顾祁森“嗯”一声,说:“她曾经说过,若看到对方的模样会想起来,试试吧。”

    他刚说完,放在桌面上的手机震了震,紧接着响起悦耳的音乐。

    见是沈轻轻打来的,顾祁森眼神陡然变柔,当着秦瑄的面就按下了接听键。

    “看到照片了吗?是不是那个人?”

    未等沈轻轻开口,顾祁森便迫不及待问。

    沈轻轻说:“看样子长得挺像的,黑黑的,高高的。老公,你这是将人抓到了吗?”

    讲这话时,她的语气难掩兴奋。

    顾祁森唇角抽了抽,有些不忍打击她,但还是如实相告,“还没有。”

    “哦。”

    沈轻轻一听,原本飞扬的小脸立马瘪了。

    都是因为那个人,他们才硬生生分离了四年,若不然,嚎嚎和啕啕现在都读幼儿园了呢,哎!

    “失望了?”

    隔着电波,顾祁森却是轻而易举感受到她的情绪。

    沈轻轻赶忙摇摇头,“也不是,就是觉得那个人怎么那么坏,我跟他无冤无仇,却一次又一次拆散我们。”

    “坏人做坏事,是不需要理由的,你也不要想太多,一切有我呢,嗯?”

    “嗯,我知道啦。”

    “外婆情况怎么样了?”

    他这几天特别忙,抽不出多少时间去探病,心中不禁感到歉疚。

    沈轻轻此时就站在病房的阳台边,扭过头往房间望一眼,见苏晗与外婆正笑着聊天,她眉眼弯弯回应道:“恢复得很好呢,外婆说这次多亏你了呢。若不是你特地请来了顶级的专家,手术也不会那么成功。”

    “客气啥,你外婆就是我外婆,这些是我应该做的。”

    顾祁森想都不想直接脱口而出,沈轻轻闻言,顿时心花怒放。

    你外婆就是我外婆,你家人就是我家人,还有什么,比这更动听的情话呢?

    虽然前20年,她吃了很多苦,可老天终究还是善待她,居然给了她一位这么好的老公,对比起她家堂姐,她真的要幸福许多许多了……

    想起沈拂晓,沈轻轻不自觉眯起了杏眸,心头无比挣扎。

    时隔这么久,她至今都未将闪闪亮亮与丽莎有血缘关系这事告诉堂姐,也不知做得对不对?

    算了,等晚上顾祁森回家,跟他商量一下看看好了。

    思及此,沈轻轻马上问顾祁森:“老公,你晚上要加班吗?”

    顾祁森看了一下工作安排,道:“我会尽量早点回去,怎么了?”

    “没,你好好上班吧,我和孩子们在家里等你回来。”

    “好!”

    “那挂了喔,拜拜啦。”

    沈轻轻很识时务地没有打扰他,率先挂掉电话。

    她趴在阳台看了一嗅儿风景,正想进屋,这时,手机再次响起。

    以为是顾祁森,她勾唇浅浅一笑,谁知,屏幕上显示着的,是顾宅的电话。

    顾爷爷?

    她打电话给自己做什么呢?

    或许是探问外婆的情况吧?

    沈轻轻眨眨眼,并没有耽搁太久便接起:“顾爷爷……”

    出于礼貌,她还是打了声招呼,可态度依旧透着淡淡的疏离。

    顾长谦当然听得出来她不太乐意接自己的电话,他心底虽说有些不高兴,但他没有表现出来,也不想跟她计较,干脆开门见山说:“下个月阿森就满30岁了,三十而立,对一个男人来说特别重要,顾家的长老们打算给他办个大型的生日宴,到时候你记得带两个宝宝出场。”

    话音落下,兴许是不好意思再跟沈轻轻说些什么,顾长谦索性将电话挂断。

    听着嘟嘟嘟的忙音,沈轻轻瞬时风中凌乱。

    让她带着宝宝们出席家族为顾祁森举办的生日宴,这是什么节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