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二十五)
    ,!

    “啕啕发烧,一直闹。你现在要是没什么事的话,过环江别墅一趟吧。”

    顾祁森直截了当对他说。

    “咦,不是有家庭医生吗?”

    其实孝子发烧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三哥家里的家庭医生可不是一般的医生,哪里还需要他的,所以宫天祺一听,不由得更加诧异了。

    “医生感冒了,不想让他传染给宝宝们。”

    顾祁森解释,随后又催促他,“我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你先过去吧,麻烦了。”

    他本来可以找其他医生,但谁又能比宫小四更适合呢?

    所以,想当然的,顾祁森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嗯,好的。我这就出发。”

    宫天祺毫不犹豫答应。

    虽然他待会儿也要跟冯琳去巡工厂,但宝贝侄女的事情可比工厂重要太多了,他怎么可能不上点心呢?

    离开公司前他给冯琳发了条短信,取消下午的行程,冯琳很快就回了一句“好,明天再约”,宫天祺编辑一个“ok”的表情出去,便驱车前往环山别墅。

    四十分钟后,红色的法拉利在别墅门口停下。

    宫天祺将车子熄火,推开车门,脚刚落地,就见佣人杨春急急忙忙从屋里奔出来,像见到救星似的对他说:“四少,您总算来了。我们家小小姐哭闹得厉害,少夫人和沈检察官都拿她没有办法呢,您快快进去看吧。”

    “沈检察官也来了?”

    宫天祺本来的关注点还在啕啕发烧这事上,最后却被沈拂晓夺去了全部注意力。

    她怎么来了?

    一天之内遇到三次,这算不算很有缘?

    他心头微微一动,胸腔似有一股热血在迅速涌起。

    “是啊,沈检察官跟少夫人一起回来的。”

    杨春不知道宫天祺的心思,如实回答。

    宫天祺“嗯”一声,往前走了两步,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倏地顿住。

    艾玛,他这个样子会不会太不修边幅了点?

    该死,要是早知道她在这儿,他应该打扮一下再过来的,至少,也要让她见到他宫小爷意气风发的一面,而不是像现在这般,风尘仆仆的……

    思及此,宫天祺赶忙抬手顺了顺被风吹乱的头发,返回去对着车前镜照了照,确定自己帅炸天了,他这才转身,迈开长腿大步流星走进别墅。

    杨春目睹宫小爷爱美的全过程,内心无比鄙视,不过,若是她知道沈拂晓对宫天祺的影响力,约莫也就能理解了。

    刚进门,就听到啕啕标志性的哭声从客厅传来。

    宫天祺拧着眉,再一次认同三哥取名字的功力,啕啕啊啕啕,这实在是太艺术了。

    “噢,宝宝不哭,妈妈疼宝宝,宝宝不哭咯……”

    沈轻轻好声好气抱着啕啕哄,慈母范显露无疑。

    宫天祺晶溜溜的眸子转了转,下意识搜索沈拂晓的身影,却发现她压根不在客厅里。

    人呢?

    哪去了?

    正当他纳闷之际,沈轻轻已看到他,“天祺,快点过来帮宝宝看看!”

    话落,她又低下头去哄宝宝,“宝贝乖,小四叔叔来咯,他是医生,一定可以让宝宝好起来哒。”

    “嗯嗯嗯……”

    啕啕可能比较喜欢宫天祺,一听到小四叔叔这几个字,竟奇迹般安静下来,然后,眨巴着一双迷蒙的泪眼,幽幽望向门口。

    见到宫天祺那张招牌的笑脸,她扁扁嘴,又呜咽了一声,双手伸出来,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他抱。

    宫天祺瞪大眼,那个受宠若惊哇,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他下意识看了看沈轻轻,然后,得意忘形笑了起来,“哈哈不是吧三嫂,你女儿这么小就被小爷的魅力收服了?”

    天啊,要知道他宫小爷可是很少很少过来这边晃荡的呢,而这小宝宝竟然认得他,还要他抱?

    噢!

    这的确太令人意外了。

    他宫小爷果真魅力无穷,连几个月都小女娃都秒杀,哇咔咔!

    沈轻轻白他一眼,“那还不赶快过来抱她?”

    “是是是,来咯来咯。”

    三嫂发话,宫天祺立马屁颠屁颠跑到她旁边,接过她怀中的啕啕。

    小baby骨碌碌的大眼睛看了看宫天祺,接着,突然安静了。

    宫天祺纳闷,不禁自恋地想,她该不会被自己的美貌给迷倒了吧?

    嘿嘿嘿……

    他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性,愈发得意洋洋,可惜下一秒,他就感觉袖子湿了……

    轰——

    不是吧?

    这小丫头给他的见面礼,就是一泡童女尿?

    啊啊啊……

    凄惨的嚎叫声迅速传遍整栋别墅,包括在二楼和姚沐溪一起带着嚎嚎玩的沈拂晓也听到了。

    得知宫天祺到来,她心跳不争气漏了半拍,整个人也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姚沐溪很快就察觉到她的不对劲,伸手碰了碰她的胳膊,语带关心问:“你怎么了?”

    “没……没事。”

    沈拂晓回以微笑,心头却泛上一抹复杂的情绪。

    这是不是叫冤家路窄?

    ……

    ————

    楼下客厅。

    “哈哈哈……”

    沈轻轻爽朗的笑声在上空中飘荡,紧接着,一屋子佣人也跟着笑了。

    宫天祺窘迫地盯着自己被尿湿的袖子,没好气嚷嚷,“好了喂,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人,有那么好笑吗?”

    见他抓狂,佣人们立马闭上嘴,唇角紧紧抿着,生怕一个不小心又笑出来。

    而沈轻轻娴熟地帮啕啕换好尿布后,这才抬眸看他一眼,好心安慰他:“放心啦,孝子的尿没什么可怕的,你三哥一天要被尿好几次呢。”

    “我靠,我三哥这么可怜?”

    一听到顾祁森曾经也跟自己一样囧,宫天祺总算释然了。

    “是啊,等你以后当爸爸就知道了。”

    沈轻轻忍俊不禁。

    宫天祺却抖了抖湿哒哒的袖子,哼了一声:“我女儿肯定不会这么坑爹。“

    “哈……”

    沈轻轻被他逗笑,朝他招招手,“那你快过来看一看啕啕是发烧了还是怎么回事,我上楼找件衣服给你换。”

    “嗯,这还差不多。”

    宫天祺嘟囔一句,旋即走到她面前伸手接过啕啕,拿起听诊器认真帮她检查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