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三十二)
    ,!

    许天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声音因害怕而剧烈颤抖:“你……你是谁?”

    顾冉冉眯着乌黑的眸,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呢?我又不会吃了你。”

    许天容双手攥拳,修长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中,她深吸了一口气,逼迫自己冷静下来:“你……你究竟找我做什么?你怎么会有那些照片?那些人是你指使的对不对?”

    她用仇恨的眼神瞪她。

    顾冉冉没有回答她的质问,而是噙着可怕的微笑,迈开长腿朝她走近。

    许天容吓得赶紧往后挪,可后边就是椅子,她一个不小心,竟重重跌坐在椅子上。

    椅子刚好放着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石头带着棱角,许天容这么一坐上去,疼得她眼泪直接飚出来。

    顾冉冉哼一声,慢悠悠坐在她对面,似笑非笑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

    大约过了好几秒钟,顾冉冉才说:“你倒是比你那个妈聪明太多了,她呢,连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所以,我只能找你了,毕竟这事可关系到你下半辈子的幸福啊,对不对?”

    她说完,一边翘起了二郎腿,愉悦地把玩着她手里锋利的小刀。

    她的动作十分随意,但许天容却无时不刻不在担心她的刀子会突然间在她脸上划几下。

    这个神秘的女人,一看就不好惹,也不知她怎么就得罪上了?

    不过,她许天容也不是省油的灯,先看她有什么目的再说吧。

    这么想,许天容的情绪亦渐渐稳定了一些。

    “你说吧,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

    有把柄在人家手上,这个节骨眼,她只能低眉顺眼。

    顾冉冉一向都知道许天容不是善茬,索性开门见山道:“很简单,我要你帮忙除掉一个人,只要你除掉她了,你的那些照片我会全部销毁,并且,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人!”

    “我想要的人?”

    许天容讶异,眸光闪了闪,不禁试探,“你怎么知道我想要谁?”

    “呵,莫非你认为我找你之前没有做过功课?在我面前,你可就没必要假清高了,未来的顾太太!”

    顾冉冉干脆将她的心事拆穿。

    许天容未料到自己藏得这么深的事情她竟会知道,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好半晌,她才硬着头皮问:“你想让我帮你除掉谁?”

    顾冉冉笑得无比灿烂:“那还用说吗?当然是你的情敌沈轻轻呀!”

    ……

    ——————

    回到许家,许天容偷偷摸摸上楼走进自己房间,立马关上门。

    她将包包随手扔在沙发,连衣服都懒得换,直接倒在床上。

    睁着眼看着天花板,她脑海中不由得浮现稍早之前在那间小屋子发生的一幕——

    “杀人可是犯法的!”

    她许天容虽然做过不少坏事,但顶多也就搬弄是非、挑拨离间一下,怎么可能真有胆子去杀人?

    而且,那人还是沈轻轻!

    据她所知,顾祁森派了好多暗卫保护她的,想对沈轻轻不利,谈何容易?

    顾冉冉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勾唇笑了笑,“放心,我怎么可能让你亲自去杀人?你要做的很简单,只要想办法,让顾祁森服下这个就行了。”

    她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包白色的粉末。

    许天容倏地瞪大眼,有些想不通让顾祁森吃药,跟除掉沈轻轻有什么关系。

    顾冉冉看出她的疑惑,却不打算解答,而是将那包粉末丢在许天容面前的桌子上,盛气凌人开口,“这粉末无色无味,就算是顾祁森也不会发现什么,你照做就是!”

    “我……”

    “你可以选择背叛我,转头投奔顾祁森,但你那些照片可就——”

    “我……我做我做,不过——”

    “嗯?”

    “这些粉末会不会致命?”

    她可不想让森哥哥出事啊……

    顾冉冉心里冷笑,红唇清晰吐出一句话:“助兴的药,怎么可能致命?”

    “助……助兴?那……”

    “叩叩叩——”

    富有节奏感的敲门声响起,打断了许天容的思绪。

    许天容马上从床上爬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皱,然后才慢吞吞走去开门。

    一见到蓝馨那张脸,她便想起她的无能,于是没好气问:“找我什么事?”

    知女莫若母,蓝馨只消一眼就知道她心情不好,禁不住露出一抹慈爱的笑,语气温柔对她说:“妈让厨房煲了燕窝,你要不要喝点?”

    “不用了。”

    许天容冷冷应道。

    此时此刻,她就算是吃龙肉,都没兴趣了。

    “你不舒服?”

    蓝馨看着她,伸手想去探她的额头,却被许天容一手扯开,“我没事。对了,爸爸呢?什么时候回来?”

    “他今晚不回来吃饭,找他有事?”

    “没,就问问。妈,我有点困,想睡了。”

    许天容故意打了个呵欠,下起逐客令。

    蓝馨只好说:“那你好好休息,等吃晚饭我叫你。”

    “好!”

    许天容敷衍着应声,蓝馨一转身,她便立即关上门。

    走回沙发边,弯腰将包包拿起来,从暗格里抽出那神秘女子给自己的粉末袋子,捏在掌心中,神色陡然变得森冷。

    她最终还是猜不出那人明明想除掉沈轻轻,却又给顾祁森下药的意图。

    或者,她是打算先拆散他们,再伺机对付沈轻轻吧?

    反正不管怎样,这事已经被她摊上,如今,她唯有想方设法完成这项任务了……

    哎,该怎么做呢?

    许天容拍拍脑袋,心里开始谋算起来。

    ……

    晚上十二点,蓝馨早已入睡,许向国才应酬回到家。

    许天容特地坐在沙发上等他,一见他进门,旋即殷勤地迎上去,一边帮他拿公文包,一边撒娇,“爹地,我给您弄了杯醒酒茶,您待会儿喝喝看喔,保证您一下子身心舒畅。”

    “是么?那赶紧弄来试试。”

    女儿这么乖巧贴心,许向国疲惫的脸上溢满了笑意。

    两人边走边聊回到沙发。

    坐下后,许天容迅速去厨房端了杯茶给许向国,等他全部喝完,她便挽着他的胳膊,声音软软地说:“爹地,您是不是很久没跟森哥哥约饭啦?找个时间约他吃顿饭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