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7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三十三)
    ,!

    一般情况下,许天容都是喊许向国“爸爸”的,只有在撒娇,或有求于他的时候,才会软声细语喊他“爹地”。

    她这声爹地,喊得许向国心花怒放,二话不说就答应她:“好,我明天约约他什么时候有空。”

    “太好啦,谢谢爹地。”

    许天容雀跃地说,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一口。

    许向国噙着慈爱的笑,却仍不忘问她:“为什么突然想请他吃饭?”

    “顾氏下下个月在k市有个大型购物中心要开,我想看辛品斋有没机会在那边开一家分店嘛。”

    许天容笑着说,她一向懂得怎么在许向国面前为自己加分,不像许妘笙,性子那么冷,又那么傲,若不是命好,哪可能那么多人喜欢?

    果真,许向国听到她的解释,直夸她上进有责任心。

    许天容假装谦虚地笑笑不语,心头却因接下来要实行的计划而被一块大石头死死压着。

    ……

    ————

    翌日。

    许天容像是生怕许向国反悔似的,临下班之际,又给许向国打了个电话,提醒他约顾祁森。

    “行了行了,我这就打。”

    许向国拿这个女儿没有办法,无奈摇了摇头,挂掉许天容的电话后,又重新点开通讯录,找到顾祁森的号码拨了过去。

    此时,顾祁森敲开完会回到办公室。

    刚在大班椅坐下,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许向国,他毫不犹豫接起。

    “叔叔,好久不见。您找我有事?”

    顾祁森一手握着手机,另一只手飞快地按着键盘,进入了顾氏系统的界面。

    他今天特别忙,若不是看在许向国的面子上,兴许都不会接听这通电话。

    所以,当许向国提出今晚共进晚餐时,顾祁森非常歉意地婉拒了,“不好意思,今晚要加班,恐怕不行了。”

    “没事。那你这几天什么时候有空?”

    许向国一脸和蔼地说,一点都不介意他的拒绝。

    他们都是日理万机的大总裁,当然知道工作有多忙了。

    顾祁森蹙着眉,伸手掀了掀日程表,随后道:“周一到周五可能没办法安排,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周六晚上怎样?”

    “好,没问题。”

    许向国非常愉悦地跟他定下了这事。

    通话一结束,他便马上回电给许天容,让她腾出周六的时间。

    许天容兴奋地答应了,并迫切地对他说:“爹地,既然是咱们请森哥哥吃饭,要不地点就由我来定吧,怎样?”

    她心想,用餐的地方铁定是要她能掌控得了的才行。

    “可以啊,你衙了餐厅告诉我!”

    这种小事,许向国当然不会去管。

    “嗯嗯,好哒。”

    得到首肯,许天容心里偷偷松一口气:真好,总算成功一半了……

    另一边。

    顾祁森忙到晚上九点才将工作暂时告一段落。

    他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心,起身准备回家,这时,宫天祺的电话打了过来。

    “三哥,忙完了吗?”

    电波中,宫天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飞扬。

    原本他就是一个阳光爽朗的大男孩,如今追到心爱的女人,他更是变本加厉地彰显他宫小爷活得有多么地滋润。

    于是,顾祁森不用想都能猜到,他打这通电话给自己的目的,便是让他去z会所为他庆祝脱单。

    思及此,顾祁森不禁抿唇,淡淡回答:“嗯!”

    果真不出他所料,他的话音刚落,宫天祺就笑成一朵花,“哟,那可以来happy啦,快点快点,庆祝小爷我脱单了哇!”

    顾祁森:“……”

    见他不说话,宫天祺赶忙道:“哎呀三哥,是不是兄弟啊?是兄弟的话,你就过来啊,大哥和二哥都在呢,咱们四个也好久没聚了。”

    听他这么一说,顾祁森也觉得有必要去一趟,“好!”

    ……

    半小时后,顾祁森驱车抵达z会所。

    走到专属的包厢,推开门,就见那三只围着吧台坐,吧台上边已经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酒。

    蒋京修和崔拓坐一边,宫天祺自己一个人坐另外一边,瞧那架势,十足十是打算拼酒了。

    顾祁森挑眉看了宫天祺一眼,他也正好将视线投过来,立即眉开眼笑招招手,“三哥,你来啦,快点来小爷这边坐。我跟你说啊,今晚是二对二pk,有老婆的pk单身狗,咱们可不能输哇!”

    他的话一说完,其他两只不约而同给了他一记白眼。

    顾祁森有些忍俊不禁,“你什么时候结婚了,我们怎么都不知道?”

    “呵!”

    蒋京修勾勾唇冷笑,“当律师这么久,见过好多厚颜无耻的人,但这么不要脸的,我倒是第一次见。”

    “是啊,天下无敌了。”

    崔拓执起酒杯啜一口红酒,补充道。

    面对着三个哥哥拆自己台,宫天祺哼了哼,振振有词开口:“哼,你们就是嫉妒,嫉妒小爷我找到个如花似玉的好老婆!”

    “八字还没一撇!”

    “八字还没一撇!”

    “八字还没一撇!”

    三人异口同声道,默契得令人咋舌。

    宫天祺假装受伤地捂住心口,“你……你们……你们这么毒舌你们的女神知道吗?”

    “没女神!”

    “没女神!”

    “没女神!”

    又是异口同声。

    宫天祺猛地摇头,深知以一敌三自己压根没胜算,只好没趣地摸摸鼻子,拿起一瓶82年的拉菲分别给他们倒上,然后生龙活虎地吆喝,“来来来,三位哥哥,咱们今晚不醉不归哇!”

    “好!”

    顾祁森由衷替他高兴,率先将酒干了。

    蒋京修与崔拓见状,亦不甘落后。

    兄弟四人难得一聚,再加上喝了酒的缘故,话题也渐渐打开,聊得不亦乐乎。

    半夜两点,他们才散了,各回各家。

    顾祁森回到环江别墅,已接近三点钟。

    沈轻轻还醒着,因为两个宝宝夜里相继醒来,她只好起床哄他们。

    好不容易哄到他们再次睡了,她才伸伸懒腰,打了个呵欠。

    这时,就见顾祁森带着一身酒气进了房。

    沈轻轻突然想起他这几天除了加班还是加班,完全顾不上她和孩子们,今天倒好,居然还跑去喝酒了,而且半夜三更才归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