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9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四十五)
    ,!

    都是因为他,她才遭受那么多的罪,而如果被东方瑾或东方珏知道,她之前的一切灾难,都是他妹妹所带来的,兴许,会一气之下把她带走,从此不让他们来往吧?

    她本该是东方家的掌上明珠,却因他,受尽了苦,这么重的亏欠,他该怎么还?

    沈轻轻虽不知道顾祁森心中藏着这么多秘密,但见他地情绪确实很低落,她想了想,终究还是答应了。

    孩子重要,老公一样重要,她发誓,以后一定会尽量抽多时间陪陪他、关心他……

    给姚沐溪打了电话,麻烦她照顾两个宝宝之后,夫妻俩便手牵手离开了公司。

    上车后,顾祁森体贴地给她系好安全带,一边问:“有没有特别想吃的?”

    沈轻轻托着腮帮子想了一下,眸光灼灼看向他。

    顾祁森心里一阵咯噔,突然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果真,下一秒就听她说:“我突然想起好久没见堂姐了,干脆去检察院附近那家中餐馆,顺便叫堂姐一起吃?”

    顾祁森额头迅速冒出几丝黑线:“你这是故意的?”

    明知他想过二人世界,还想把沈拂晓那么大一个电灯泡弄来,他真要无语了。

    沈轻轻掩嘴偷笑,接着把小爪子伸出来在他肩膀拍了拍,“行啦,骗你的。人家现在忙着跟宫小四你侬我侬,才没空理我们呢。”

    “好啊,你竟敢耍我?”

    顾祁森倏地扑过来,把她困在自己的胸膛与座位之间。

    沈轻轻“呀呀呀”喊救命,雀跃的笑意却从眼角眉梢溢出来,小手主动勾住他的脖子,眉眼弯弯说:“都说是二人世界了,就算玉皇大帝来了,也休想当我们的电灯泡,老公,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咩?”

    “满意!”

    顾祁森重重在她唇上亲了一口,随后,抬手故意揉乱她的头发。

    沈轻轻仍不知男人的恶趣味,漂亮的丸子头,在他大手的糟蹋下,很快就乱成一团,乍一眼看去,像极一只慵懒的小猫咪,别提有多可爱了。

    两人吃了美味的冰淇淋火锅,由于吃得太饱了,沈轻轻便提议踩单车环江游,顾祁森二话不说答应了。

    江边灯火辉煌,夏夜里更是热闹,其中,就有不少踩着单车拍拖的情侣们,

    “老公,那我们去租辆自行车咯?”

    见不远处就是租赁中心,沈轻轻兴奋提议。

    顾祁森“嗯”一声,牵起她的手,“走吧!”

    “好咧!”

    沈轻轻蹦跶着跟他一起走。

    他们选了性能最好的两人自行车,付定金之后,便将车骑走了。

    沈轻轻喜欢骑行,白天,她时不时就会骑着之前那辆天价自行车,绕着辽阔的环山山庄踩一圈,偶尔,顾祁森会陪她,两人经过那么多次磨合,早就变得无比默契。

    迎风驰骋了大约半个小时,两人将车子放在一旁,相拥坐在草地上。

    “老公——”

    “嗯?”

    “发生什么事了?你能告诉我吗?”

    沈轻轻依偎在他怀里,总算将心底的疑惑问出来。

    生怕顾祁森不愿讲,她旋即又补充,“我好担心你!”

    “……”

    顾祁森眸光悄悄闪烁一下,心头泛过几丝挣扎。

    原本他不想讲,打算将这事偷偷处理了,可她问得如此直接,毫不掩饰的担忧,让他突然间犹豫起来。

    说,亦或不说?

    他倒不是害怕她会因顾冉冉跟自己决裂,毕竟他十分清楚,她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而他之所以选择保密,只是不想让她为自己难过罢了……

    “老公,如果你不说的话,我也不想逼你,但是,有心事压着不说出来,我怕你会未老先衰喔。”

    沈轻轻转过头,抬起手捏捏他精致的下巴,撅着小嘴哼哼道,“不过,你放心,就算你现在成为一个糟老头子,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噗——”

    这一刻,顾祁森再也忍不住,被她逗笑了。

    “你啊,哎……”

    他大手下意识扣紧她的纤腰,下巴抵在她肩窝处,俊脸上的笑容渐渐收起,“在跟你说一件事之前,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歉意!”

    沈轻轻嘴角抽了抽:“啊?你背着我做什么了?”

    “偷人了!”

    顾祁森沉着脸说,说得跟真的一样。

    沈轻轻怔了一下,反应过来用手肘捅他:“切,我才不信!”

    “我也不信!”

    顾祁森一本正经开口。

    沈轻轻:“……”

    好吧,他们夫妻对彼此的坚贞青天可鉴,除了这个问题之外,其他的,就没啥大不了的。

    所以,当顾祁森说要跟她道歉时,沈轻轻其实是完全没把他这话当一回事的,谁知,他却告诉她,“顾冉冉,她是f组织的核心人物,而且,如无意外的话,你之前三番两次遇到危险,都跟她脱不了干系。对不起,这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早知道的话……”

    讲到这,顾祁森不由得攥紧拳头,俨然已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子不教,父之过,自古以来长兄如父,身为顾冉冉的大哥,她会误入歧途,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沈轻轻并未注意到顾祁森到底说了什么,在听到顾冉冉是f组织的核心人物这句话时,她的大脑早已一片当机,整个人仿佛被定格住一样,许久许久都回不了神。

    直到顾祁森推了推她的肩膀,她这才轻咳一声,咽咽口水问他:“你……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

    顾祁森颔首,深邃的眸底溢满掩饰不住的痛楚。

    沈轻轻瞪大眼,嘴巴张成一个o型,这会儿,总算彻彻底底缓过神了。

    顾冉冉……

    顾冉冉居然是f组织的人?

    之前,堂姐就有告诫过自己,顾冉冉那人不简单,她还以为她顶多就坏心眼多一些,可却未曾想,她竟不简单到那种地步……

    f组织啊,那可是举世闻名的恐怖组织,残害过多少条性命,破坏过多少的生态环境,顾冉冉,居然是其中一员……

    轰!

    沈轻轻只觉得一阵锥心的冷意从脚底冒出来。

    她娇小的身子猛地一颤,不禁拽着顾祁森的胳膊问:“老公,那你说,顾冉冉的敌人是你,还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