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四十八)
    ,!

    顾冉冉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岂料,顾祁森却没有按照她安排的剧本走。

    她以为搬出范洛斯就可以逃开顾祁森的追责,可下一秒,她就听他用无比决绝的语气说:“进来!”

    进来?

    他这是在跟谁讲话?

    难道,他是想让人把自己赶走么?

    顾冉冉倏地凛神,下意识望向了门口。

    与此同时,伴随着顾祁森的话音落下,包厢的大门猛地被推开,一行人训练有序闯进来。

    顾冉冉原本还以为是顾祁森的人马,然而,当她看清楚为首的那人是蒋胜涛时,一张精致的小脸瞬间血色尽失。

    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娇小的身子摇摇欲坠,一脸不敢置信望向顾祁森,“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着她言语间蕴满了浓浓的委屈,顾祁森心头微微泛疼,却是硬逼着自己变得冷漠:“你所做的事已触犯法律,我教不了你,唯有将你交给国家教育。”

    轰——

    是真的!

    顾祁森竟真的狠心把她交给警方……

    要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若罪名确立,就算不是死刑,也会是终生监禁,可他,为了一个沈轻轻,竟如此不顾兄妹之情,非要将她置于死地……

    恨!

    她真的好恨好恨……

    顾冉冉紧紧攥拳,唇瓣不住地颤抖着,想说什么,可话却被她卡在喉咙里,愣是无法说出来。

    周遭的空间像是突然间凝固一样,压得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警方的人很快就控制住了顾冉冉,而顾冉冉并没有挣扎,乖乖地任由他们拿冰冷的手铐,扣住自己的手腕。

    她不想认输,但在这个节骨眼,她清楚地知道,蒋胜涛带来的,是s市警方最精锐的部队,他们手中还持有重型武器,跟他们硬拼,无疑是鸡蛋碰石头,只有死路一条……

    呵!

    想起自己接下来很可能会有的遭遇,顾冉冉嗤笑一声,杏眸微眯,无比哀怨地瞅着他,心里深处的那抹不甘在此刻蔓延,涌上了嗓子眼,最后终于迸发出来:“我是你妹妹啊,你就那么狠心将我推进深渊吗?人家的哥哥是全心全意保护妹妹,我的呢?竟然还想把妹妹送进监狱?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她的话,近乎歇斯底里,凄惨的声音充斥在整个房间的上空,更是让顾祁森的心,硬生生泛着疼。

    她是他的妹妹,自小到大疼爱的妹妹啊,如果不是她做得那般过分,他怎么可能会如此决绝……

    顾祁森双手插袋,一言不发站在原地,俊脸紧绷,眼神幽深得令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蒋胜涛拍了拍他的肩膀,将他从恍惚当中拉回现实:“你好好保重,冉冉……我们带走了。”

    “嗯!有劳涛哥了!”

    顾祁森朝他点点头,故意不去看顾冉冉。

    顾冉冉见他当真不理自己,在被警察带出这个门之前,她拼尽所有的力气顿住脚步,回头,给了顾祁森一记撕心裂肺的话:“顾祁森,我恨你!”

    “带走!”

    生怕接下来顾祁森会因顾冉冉心软改变主意,蒋胜涛立马扬手,给钳制住顾冉冉的警员打了个手势。

    局长发威,大家一刻都不敢逗留,不一会儿就拽着顾冉冉离开了顾祁森的视线。

    蒋胜涛走到队伍最后边,当他正准备迈出包厢的大门时,沉默许久的顾祁森突然叫住他:“涛哥,她就拜托你了!”

    蒋胜涛听得懂他的言外之意,不禁抿了抿唇,沉声说:“放心吧,只要她肯配合我们的调查,我们不会为难她的。”

    “麻烦了,涛哥!”

    顾祁森由衷感激。

    蒋胜涛“嗯”一声,很快就转身,大步流星离开。

    偌大的包厢里,此时只剩顾祁森一个人。

    他呆呆地站在原地,望着大门的方向,许久许久都没有将视线移开。

    今晚的事,或许他是过分了点,没有一丝的兄妹之情,但任何人,站在他的立场上,应该很难原谅妹妹的行为吧?

    不知母亲泉下有知,会不会原谅自己,可顾冉冉一而再、再而三挑战他的底线,并且一次又一次触犯了法律,他真的做不到视而不见……

    对不起,母亲!

    一切都是我的错……

    ————

    环山别墅。

    沈轻轻睡得并不踏实,因为,床头柜上的闹钟显示凌晨三点,可她家老公,至今还没有归家。

    十一点多的时候,她哄完孩子准备睡了,打电话给他,他告诉自己在回家的路上,可她睡了一觉醒来,这都几个小时过去了,床的另一边依然空荡荡,不见他的身影。

    顾祁森,这是怎么了?

    沈轻轻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拿出手机拨通他的号码。

    电波中很快传来一抹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关机了?

    该不会出事了吧?

    想到这儿,沈轻轻心一揪,咬住唇瓣不加思索就从通讯录找到秦瑄的号码。

    正打算拨出去,谁知,屏幕骤然弹出一个电量低的提醒,紧接着,竟自动关机了。

    “呀,急死人了!”

    沈轻轻没好气跺跺脚,赶忙去找充电器,后知后觉想起充电器被她放在一楼客厅,她马上就冲出去。

    循着楼道橙黄色的光,沈轻轻缓缓下楼,来到了客厅。

    半夜,客厅里安静得仿佛针掉在地上都听得见,沈轻轻熟练地打开灯,却被躺在沙发上睡着的男人吓了一跳,不过,她只花了一秒时间就稳住了心神。

    真好!

    她家老公回来了,不用找秦瑄了。

    这么想,吊在半空的心,也渐渐回归原位。

    轻步走到沙发边,她微微弯腰,伸手推了推他的肩膀,低声呼唤:“老公,醒醒,咱们到楼上睡!”

    “……”

    顾祁森一动不动躺着,丝毫没有回应。

    “老公?”

    沈轻轻不厌其烦又叫了一声,小手不自觉往上爬,摸了摸他精致的俊脸。

    天,好烫!

    这是发高烧了吗?

    沈轻轻心揪成一团,急急忙忙将手机充电开机后,直接给宫天祺打电话。

    家庭医生梁博士有事出国,于是这段时间,嚎嚎和啕啕都是宫天祺负责照看的,所以,沈轻轻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