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
    ,!

    “我去洗个澡,很快来陪你。”

    顾祁森另一只手摸摸她的脑袋头,如实道。

    他本就是有洁癖之人,再加上昨晚冒一身的汗,这会儿已经很难受了。

    沈轻轻闻言,小手不自觉将他的胳膊拽得更紧,振振有词出声:“不行。你补没好,现在洗澡万一再发烧了,怎么办?”

    “不会的,放心。”

    顾祁森揉揉她的脑袋,试图将他的手臂从她的爪子里抽回,然而,沈轻轻却抱得紧紧的,一副不罢休的模样。

    顾祁森无奈,只好说:“不洗澡很臭!”

    沈轻轻鼓着腮帮子,“我不介意。我坐月子一个月没洗头,你不也不嫌弃么?”

    顾祁森:“……”

    沈轻轻又说:“你要洗澡,得小四批准!他是医生,他说了算。”

    顾祁森像是听到笑话眯起了眼,“我不是病人!”

    那小子敢管他?

    皮痒了!

    知道他难以说得通,沈轻轻索性也蛮不讲理起来:“不管不管,你不准洗澡,要不然,我不理你了!我好困,你陪我继续睡一会儿嘛,老公……”

    “……”

    “老公?”

    “行了行了,怕你了。”

    拿她没有办法,顾祁森只好叹叹气,“我去换套衣服。”

    “我帮你。”

    沈轻轻说完,飞快松开他爬下床,咚咚咚走进主卧里的衣帽间,风一般的速度拿出一套银灰色的家居服。

    她把衣服递给他,“喏,换吧。”

    顾祁森接过衣服,打算往洗手间走,却被她挡住,“就在这里换。”

    嗯哼,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一进洗手间肯定会洗澡,她才没那么傻呢。

    沈轻轻摸摸精巧的下巴,愈发觉得自己了解他。

    顾祁森被她这一系列的举动逗笑,干脆当着她的面,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他一边解,一边眯着凤眸看向沈轻轻,嘴角扬起一缕促狭的笑意:“既然我老婆如此垂涎本少的美色,我就牺牲一下,给你养养眼了。”

    沈轻轻无语给他一记卫生眼,“切,谁垂涎你美色了,不要脸!”

    “有了你,我要脸来干嘛?”

    男人脱口而出便是一个撩人的情话。

    沈轻轻俏脸不争气泛上一朵红云。

    她转过头,伸手拍拍脸颊,就听他继续调侃她:“我身上你哪里没见过?我都不害羞,你在那脸红个什么劲?”

    “你——”

    沈轻轻气结,干脆走到他面前,抬手捏了捏他好看的腹肌,撅着小嘴反驳,“我哪里害羞了?我才不害羞呢,都老夫老妻了,我怕啥呢?”

    虽是这么说,可瞧着眼前这比起国际一线男模还要完美的身材,她是无法做到从容淡定的。

    她摸着他,一边花痴,好半晌都舍不得松手。

    顾祁森也没催她,耐心等了她两分钟,沈轻轻终于缓过神。

    察觉到她在不知不觉中吃遍了自家老公豆腐,她有些不好意思干笑:“老公,快点穿衣服,你这样,实在是有伤风化啊!”

    顾祁森:“……”

    亏她说得出口,这颠倒黑白的本事,也不知跟谁学的,日益见长了……

    换完衣服,夫妻俩重新躺回床上,相拥而眠。

    尽管很累,但他们各怀心事,却是睡不着。

    “老公——”

    “怎么了?”

    顾祁森把她圈在怀里,一边摸着她的头发,一边在她的肩窝处蹭了蹭。

    “你昨晚去见你妹妹了吗?”

    沈轻轻想了想,还是决定关心这件事。

    “……”

    提到顾冉冉,顾祁森眸光陡然一黯,并没有答沈轻轻的话。

    沈轻轻抿了抿唇,心下已了然。

    她抓住他的胳膊,抱在胸口处,接着忍不住劝他:“老公,顾冉冉是顾冉冉,你是你,虽然那是你妹妹,但她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能力,你其实没必要将过错揽在自己身上。就比如我,蓝馨是我妈,许天容还是我妹妹呢,然而她们做那么多坏事,难不成我还得为她们的错误买单吗?我才不要呢,我只爱对我好的人,我也只会为对我好的人难过,其它的,我不在乎……”

    可,真的不在乎吗?

    沈轻轻眸光闪了闪,无声自嘲。

    哎!

    许多事情,基本上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她试图让他不要去在乎顾冉冉,而事实,恐怕没那么容易……

    顾祁森依旧沉默,就在沈轻轻以为他不会搭理这个问题时,他总算开口了,“在遇到你之前,冉冉,是我最在乎的人……”

    许是刚刚病愈的缘故,他的声音低低的,夹杂着几分疲惫,又因为太过伤心,而染上几丝令人心悸的痛苦。

    沈轻轻心一揪,一种无法言喻的疼痛,顷刻间在胸腔蔓延开来,迅速扩散到她的四肢百骸。

    冉冉,是他最在乎的人,他爱顾冉冉的程度,应该不亚于自己爱堂姐吧?

    如果哪一天,堂姐也颠覆自己的认知,做出丧尽天良之事,更甚至还屡次加害顾祁森,她的心情,是不是也会像顾祁森此时一样,难受得无法呼吸?

    不,或许顾祁森的痛,是她无法体会的,因为顾冉冉是他童年里唯一的阳光,他深爱着她啊……

    不知为何,沈轻轻突然有些吃味了。

    尽管她清楚顾祁森对顾冉冉只是单纯的兄妹之情,可,他们明明没有血缘关系。

    其实,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不是没想过要将顾冉冉不是他妹妹这事告诉他,但只要一想到他知道某些真相的后果,她便丧失了勇气。

    对不起了,顾祁森,我的心底藏着一个关于顾家的重大秘密,可为了你,为了整个顾家,我没有办法将它说出来……

    沈轻轻默念,心头万分纠结。

    她情不自禁握着他的手,语气诚挚对他说:“老公,我不怎么恨顾冉冉,真的,也没什么好恨的。所以……请你不要为了顾及我,而逼自己去做不想做的事,你要好好想清楚,知道么?我……怕你以后后悔。”

    深知顾冉冉对他的重要性,她多多少少有些担心,他在冲动之下对付了顾冉冉,未来会懊悔终身,与其这样,倒不如网开一面,只要确保顾冉冉不再害人就好……

    ps:万更结束了喔。来个求月票加更的游戏吧,现在月票是65张,如果明天晚上12点前能突破120,后天万更,约吗?说到做到喔?别让我伤心,月票碗里来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