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二)
    ,!

    事关沈拂晓的终身幸福,沈轻轻当然不可能袖手旁观,于是,她说服顾祁森,让他同意陪她一起去医院探望宫夫人。

    一方面,长辈住院,晚辈去探病,乃情理之中,另一方面,沈轻轻亦打算去帮沈拂晓撑场。

    夫妻俩换好衣服出门,刚上车,顾祁森的手机便响起悦耳的铃声。

    一看是爷爷打来的,顾祁森潜意识里并不想接,毫不犹豫按下拒接键。

    沈轻轻刚刚也瞥见了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见顾祁森挂了电话,她不禁蹙眉,眸光中泛上一缕担忧,“老公,爷爷该不会是为了冉冉的事来吧?”

    稍早之前在书房,顾祁森终于告诉她,顾冉冉被抓了的事,沈轻轻心里唏嘘不已,毕竟他对顾冉冉感情那么深,亲自把她交给警方,这得下了多大的决心……

    哎!

    她突然有种预感,顾老爷子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谁能不知,他疼顾冉冉,疼到了心坎上。

    顾祁森转过头来深深睨着沈轻轻,随后,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沉声说:“没事,咱不理他!”

    “可是……”

    沈轻轻还想说些什么,顾祁森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依旧是顾长谦。

    他拿起手机准备摁掉,沈轻轻却阻止他,“老公,爷爷怎么说都是长辈,还是先听听看吧。”

    “……”

    顾祁森视线落在她那张精致的小脸上几秒钟,说了句“好”,旋即接通电话,并将手机贴在耳朵旁。

    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电波中已传来顾长谦中气十足的怒吼,尽管顾祁森没有开免提,沈轻轻依旧能清晰地听到老爷子的声音,“你这个混账,你妹妹到底是犯了什么罪,让你狠心将她送进监狱?”

    “她犯了什么罪,自有法律来定论。爷爷,我在开车,若没什么事,先挂了。”

    顾祁森淡淡说完,也不管顾长谦的反应,径自结束通话。

    车厢内一阵静默。

    看着他英俊的侧脸线条紧绷,神色阴郁,沈轻轻眨了眨卷翘的长睫,伸手过去握住他的大掌,柔声说:“老公,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小女人柔柔的嗓音像是一阵沁人心肺的清风,瞬间吹散顾祁森胸腔里的压抑,他抬眸幽幽注视着她,大手情不自禁抚上她细嫩的脸颊。

    男人略带粗茧的指腹在她脸上摩挲了好几下,半晌过后,他才“嗯”一声,点了点头。

    见他心情似乎有所好转,沈轻轻总算悄悄放下了心。

    顾祁森摸了摸她的头发,倾身在她额头给一记吻,这才坐直身子,发动了引擎。

    车子极速离开,往医院的方向疾驰而去。

    ————

    另一边,顾家老宅。

    被顾祁森挂掉电话后,顾长谦恼怒不已,当场“啪”一声,一掌重重打在书桌上,把一旁的杨伯吓一跳。

    杨伯一声不敢吭地弯着腰,缩着肩膀偷偷瞄他一眼,只见老爷子额头青筋迸发,一张老脸瞬时涨成了猪肝色,看来,是气炸了。

    也对,任谁知道自己孙子将孙女送进警察局,都不可能淡定,尤其是,老爷子还非常喜欢顾冉冉。

    杨伯暗暗开小差,而顾长谦仍是未消气,恨恨不已骂着顾祁森,骂的内容,无外乎是他无法无天,太不像话之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老爷子骂累了、骂够了,他这才停下来,深吸一口气:“备车!”

    备车?

    这是去哪?

    杨伯一颗老心脏抖了抖,只好硬着头皮问:“老爷,您要去哪里?”

    顾长谦摸摸灰白的胡子,铿锵有力说:“去警察局!”

    “……是。”

    得知目的地,杨伯悄然松一口气。

    他还以为老爷子打算去找大少算账呢,担心了一把,幸好不是。

    低调的黑色房车缓缓从顾家老宅开出来,一个小时的车程,抵达警察局。

    顾冉冉属于重案要犯,审讯期间不给探视,而顾长谦亦不想在这个节骨眼当众用权势压人、触犯法律,因此,他去警察局并不是去看顾冉冉,而是去找当局长的蒋胜涛。

    蒋胜涛刚连夜审完顾冉冉,一身疲惫走出审讯室,下属便匆匆来报:“蒋局,顾老来了,现在在会客室等您。”

    “哦,知道了。”

    一听到顾长谦大驾光临,蒋胜涛拧了拧眉,心下已有些了然。

    这老爷子,恐怕是为顾冉冉来说情的吧?

    不过,他注定要失望了,因为,顾冉冉犯的,可是重罪……

    想起昨夜顾冉冉一问三不知,完全不配合他们讯问的情形,蒋胜涛就狂躁地想骂人,这还是他从警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如此难搞的犯罪嫌疑人,可以说,她的心里防线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这女孩,太不简单!

    蒋胜涛怀着抑郁的心情来到会客室。

    推开门,见里边只有顾长谦一人,他立马挤出一抹笑,大步流星迎上去:“顾爷爷,好久不见了,您最近身体可好?”

    听到蒋胜涛的声音,顾长谦拄着拐杖从沙发上站起来,抬起头,敲与他带着笑意的视线对上。

    “还行吧!”

    他没好气应声,接着索性开门见山问,“看你这副模样应该是一夜没睡,难不成在审冉冉?”

    一想到这个可能性,顾长谦微眯的眸底倏然释出一缕不悦的冷光。

    “是的!”

    蒋胜涛倒没有否认,很快就往下说,“她涉嫌国际犯罪,我也没办法,职责所在,还请您见谅。”

    对顾长谦,蒋胜涛还是打心眼里尊敬的,所以,语气十分诚恳。

    然而,顾长谦在听到他的解释之后,蓦地沉下脸,厉声质问:“国际犯罪?什么国际犯罪?她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难不成还能杀人放火不成?”

    他压根不相信,顾冉冉还会做出这种事来,这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抱歉,关于案情的具体内容,恕我不能给您透露。”

    蒋胜涛不卑不亢回答。

    “你……”

    顾长谦被他这话噎得满脸涨红,差一点点就发飙,可到底,他知道这里是警局,为顾及脸面,只好硬生生憋着一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