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五十六)
    ,!

    “如果是我犯了罪呢?你是不是也一样铁面无私,把我交给警方?”

    沈轻轻问完之后,突然转过头,杏眸灼灼盯着他,似乎有些紧张他的答案。

    顾祁森幽幽睨她一眼,大手在她头顶上摸了摸,神色认真道:“你不会犯罪的。”

    听他如此笃定的语气,沈轻轻心头泛上几丝暖意,感动之余,却还是问他:“你为什么能这么确定?”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确定!”

    顾祁森毫不犹豫回答。

    反正,在他的心中,他的宝贝绝对不可能会做坏事,哪怕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她都是一个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去害别人的傻瓜……

    思及此,顾祁森不可避免又想到了顾冉冉,心头微微一沉。

    沈轻轻敏感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她眸光闪了闪,接着紧紧依偎在他怀里,小脸隔着薄薄的衬衣贴着他的胸膛,柔声说:“老公,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嗯!”

    顾祁森重重点了点头,说了声“我也一样!”

    夫妻俩一个坐着、一个站着,抱在一起,场面无比的温馨浪漫,姚沐溪站在门口,原本想敲门跟他们告声别,但转念一想,她还是悄无声息退下,将负责照顾嚎嚎啕啕的两个保姆一起带上,离开别墅。

    另一边,顾家老宅。

    如意院里,不时传出孩子们的啼哭,伴随着孩子们凄惨的哭声,老爷子慈爱又无奈的声音亦响起:“哎哟,我的小乖孙儿,是饿了吗?”

    “乖乖的,太爷爷让人给你们找奶喝。”

    顾长谦弯着腰,对坐在特制的奢华地毯上哭得稀里哗啦的两个宝宝说完,旋即又挺直腰杆,拄起拐杖怒吼出声:“你们还不快点去弄点奶粉过来?懂得带孝子的保姆们呢?找到了没?”

    “是是是,我这就去。”

    杨伯一边擦汗,一边颤巍巍地回答。

    老天,谁能想到,老爷子去一趟环山别墅,就强行把他们家的小少爷和小小姐带来了。

    无奈,这俩孩子一路哭着回来,怎么哄都不听,把每一个人都弄得万分焦虑,特别是老爷子,举手无措的样子,简直跟以往睿智干练的形象完全背道相驰。

    而顾家老宅几十年都没有过孝子,怎么可能会有现成的保姆和奶粉?这当然是要去找了呀。

    杨伯很快就离开,其他佣人碍于老爷子的怒气,更是不敢走近一步。

    “啊呜呜呜,baba……”

    “呜呜妈妈……”

    嚎嚎和啕啕其实长到四五个月大之后就很少哭了,只不过今天受到了一点点惊吓,再加上来到陌生的环境,周围全是不认识的人,而且那个老爷爷长得好可怕哇,他们相互对望一眼,决定还是继续哭。

    反正大家都怕他们哭,哭久了,别人不耐烦了,兴许就把他们送回爸爸妈妈身边了……

    “哇呜呜,妈妈……”

    原本只是意思意思地哭一下,可等了好久都不见爸爸妈妈过来,俩娃真是伤心了,不由得动起了真格,哭得更加卖力。

    顾长谦摇摇头,眼角眉梢间尽是心疼。

    他不遗余力地去讨好他们,足足花了半个小时,两个宝贝才渐渐停歇。

    “好咯好咯,乖宝宝们,太爷爷带你们去玩,好不好?”

    “咱们老宅可比你们那个破山庄风景好太多了,乖乖的,给太爷爷抱一下……”

    顾长谦笑眯眯说,伸手去抱啕啕。

    女娃儿长得更加乖巧可爱,萌得让人心都酥了。

    一般大家族都会比较重男轻女,但顾家不会。

    在顾长谦看来,男孩子是用来训斥,而女孩子是用来疼的,就跟顾冉冉一样,自小到大,他把她捧在了手掌心,只可惜啊,这孩子怎么就……

    不经意想起顾冉冉,顾长谦苍老的面容倏地一沉,泛过几分复杂的情愫。

    他抱着啕啕的手稍稍僵住,许是表情太过严肃,又不小心把啕啕给吓到,小宝贝又哇哇大哭起来。

    孝子的哭声都是能相互感染的,这不,嚎嚎也开始了。

    顾长谦被这两个小魔王搞得一个头两个大,正愁不知如何是好之际,一个佣人急匆匆从外边跑进来。

    “报告老爷,大门外有人求见,说……说是大少派来的。”

    佣人气喘吁吁,总算把话说完。

    顾长谦一听,老脸倏然变得铁青:“好一个顾祁森,不亲自过来,派人来算什么意思?不见!”

    “哇呜呜baba……”

    “baba……”

    两个娃听到顾祁森的名字,当即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嚎嚎往门口爬,而在顾长谦怀里的啕啕,也用力地蹦跶着。

    顾长谦一把老骨头都有点扛不住曾孙女的力道,费好大劲才将她压制住。

    佣人为难地站在一旁,吞吞吐吐补充:“老……老爷,为首的女孩叫姚沐溪,她……她说,是大少派她过来照顾小少爷和小小姐的,同行的还有两个保……保姆。”

    “什么?”

    顾长谦怔住,好半晌才缓过神。

    该死的混小子,这是打算将俩娃丢下了?!

    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虽这么想,顾长谦仍是以宝宝们为重,立即让佣人们出去把人给请进屋。

    ————

    嚎嚎和啕啕就这样在顾家老宅住下来,因为有了姚沐溪和保姆们的到来,好哄了许多。

    两个孩子慢慢地,也就适应了在老宅的生活,一般只要没人提到顾祁森和沈轻轻,他们便不会哭闹。

    顾长谦含饴弄孙,过得不亦乐乎,而沈轻轻,则是暂时将关注点放在了沈拂晓身上。

    她亲自上门,跟沈拂晓说了宫夫人这事,沈拂晓听完,却云淡风轻说:“宫天祺都告诉我了,让我做好迎战的准备。”

    “啊?”

    未料到宫天祺竟会这么坦白,沈轻轻讶异地眨眨眼,没好气嘀咕,“他就不怕你一气之下甩了他么?”

    沈轻轻那天是被宫夫人的态度气到了,因此也连带对宫小四有意见,毕竟堂姐是她女神,哪能容许外人看轻?哼!

    沈拂晓将沈轻轻对自己的维护看在眼底,心尖不禁暖暖的。

    她朝沈轻轻微微一笑:“其实我也没打算结婚,这样反而更好呢。”

    ps:嘤嘤嘤,再来一波求月票,你们乖乖把月票投啦,我明天万更,约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