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 顾冉冉的真面目(六十四)
    ,!

    宫家的父母在谋划着某件重要的事情,而其中的当事人宫天祺与沈拂晓,却是一点都不知情。

    今天刚好是周末,天气特别好,所以一大早,宫天祺便开车去接沈拂晓和闪闪亮亮,一起来到环山别墅探望森轻一家。

    午餐过后,沈拂晓陪沈轻轻上楼哄嚎嚎啕啕睡觉,闪闪和亮亮知道姚沐溪身手特别好,每次来都拉着小溪姐姐去练武,学得不亦乐乎,至于宫天祺和顾祁森,则是坐在沙发上,每人膝盖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各忙各的,互不打扰。

    手中的工作暂告一段落,宫天祺将笔记本合上,伸了个懒腰,凤眸微眯,瞥向另一边单人沙发上的顾祁森。

    见他神色严肃,依然埋首在工作中,宫天祺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笑嘻嘻说:“哎呀三哥,你忙完了吗?咱们能不能来聊聊天啊?”

    “聊什么?”

    顾祁森淡淡开口,眼皮却抬都不抬一下。

    宫天祺八卦地说:“聊你跟三嫂的第一次啊——”

    他的话音刚落,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貌似他们的第一次还是他与顾爷爷设计的,赶忙咬了咬舌头,暗暗把自己臭骂一顿,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真,顾祁森在听到他的话之后,倏地抬眸,一记冷光射过来,“找死!”

    “嘿嘿,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宫天祺立马陪笑。

    “……”

    顾祁森没理他,修长的手指依旧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打着,节奏欢快,弄得宫天祺都有些好奇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于是,他干脆起身,将笔记本电脑放一边,轻手轻脚走过去打算偷偷看,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他家三哥竟然在筹备嚎嚎和啕啕的周岁宴……

    哇咔咔,那两个娃现在才多大哇,八个月呢,晕!

    宫天祺摸摸精巧的下巴,无语道:“三哥,你儿子女儿一周岁还远着呢,你不应该比较着急你的三十大寿吗?”

    顾祁森差点被他的话噎住:“三十?大寿?你很有文化啊!”

    “小爷我不就比喻这三十周岁的重要性嘛。”

    宫天祺摸摸鼻子干笑,见顾祁森还是不怎么搭理自己,他又继续找话题,“对了三哥,过些天就是你生日了,打算怎么过?之前你不是拒绝办宴会了吗?但我怎么听说,顾家的长老们现在还在大张旗鼓准备?”

    “由着他们吧,到时候我露露脸就好。”

    顾祁森将笔记本合上,一边说。

    这事他原本想置之不理,可终究拗不过长老们的再三恳求,也罢,他就当完成任务,出席一嗅儿便是。

    “不把三嫂和嚎啕们介绍出去吗?”

    宫天祺一脸八卦。

    顾祁森毫不犹豫回答:“时机未到!”

    宫天祺:“……”

    反正他不懂什么时机到不到的,他只知道,若有一天沈拂晓跟自己结婚,他一定会兴奋地昭告天下,那是自己老婆,只可惜那丫头在答应自己求婚的第二天,居然反悔把戒指给还回来了,当场可没把他给气死。

    问她原因,她说,谈恋爱挺好,结婚好麻烦,他为这事闹别扭闹了两天,最终只好妥协。

    楼上。

    哄完宝宝们睡觉,沈轻轻与沈拂晓坐在床沿上,有一搭没一搭闲聊,聊着聊着,话题很自然就聊到顾冉冉身上。

    沈拂晓告诉沈轻轻,“顾冉冉的案子已经在走程序了,由于比较特别,我们检察长亲自负责。”

    “哦。”

    沈轻轻应了一声,突然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顾祁森没打算帮她找律师吗?虽然她做错那么多事,但怎么说都是他亲妹妹。”

    沈拂晓原以为以顾家的实力,一定会派出最好的律师团,或者让她师兄蒋京修出马,然而直到现在,她都没有收到关于这方面的任何风声。

    沈轻轻摇摇头,“这事我没插手,所以什么都不知道。”

    她的身份尴尬,最聪明的做法,就是将决定权交给顾祁森,无论他怎么做,她都会支持他。

    可若非堂姐今天主动提及,她还真不知原来顾冉冉竟连辩护律师都没请,这是要放弃的节奏吗?应该不至于吧?

    不知为何,沈轻轻始终觉得顾冉冉不是那种会轻言放弃的人。

    顾冉冉的话题始终太过沉重,两人很快就聊别的。

    “对了姐,丽莎昨天给我打电话,非要邀请我们一起去i国玩,你有没有时间?我还没答应她。”

    “估计不行,要加班。”

    沈拂晓有些遗憾开口。

    “哦,没事。那我们就不去了。”

    沈轻轻不由得偷偷松一口气。

    幸好堂姐的时间安排不了,否则,她非得提心吊胆不可。毕竟,当年那个男人很可能就在i国,或许是王室中的某个公爵王子之类的,万一撞上,事情就大条了……

    哎!

    藏着这个秘密,好坐立不安呐,她当初干嘛那么犯贱,非要去做dna检测呢?哪天堂姐知道这回事,会不会骂死她?

    思及此,沈轻轻眨眨眼,心虚地将视线移开。

    为推掉去i国的行程,沈轻轻索性拿起手机给丽莎发短信,直接说没空。

    短信刚送达不久,她的电话便哼起了歌,丽莎回拨过来了。

    沈轻轻看了沈拂晓一眼,面带笑容接起电话。

    还没来得及出声,小公主清脆悦耳的嗓音便透过电波悠扬传来,“轻轻、轻轻,既然你们没时间来i国,那我去找你们咯?但我父王最近限制我行动,估计不怎么乐意我出国,你能不能让顾祁森给我父王打个电话啊?”

    “你父王为啥要限制你行动?”

    沈轻轻讶异瞪大眼。

    在她的认知当中,艾威尔国王是非常溺爱她的,除非出了很严重的问题,否则他不会不允许丽莎到s市来。

    丽莎鼓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气嘟嘟说:“还不是要联姻?哎,他脑子最近被驴踢了,竟然想让我嫁给特里大臣的小儿子苏瑞里,呀呀,本公主才21岁……”

    丽莎噼里啪啦抱怨一通,沈轻轻安慰了她许久,总算让她没那么郁闷,乖乖挂掉电话。

    “丽莎要结婚了?”

    沈拂晓在旁边多多少少听到一些,别提有多惊讶了。

    ps:继续写,票票碗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