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一)
    ,!

    见他理直气壮把丽莎说成男人婆,沈拂晓禁不住扑哧一笑:“像你这么眼瞎的男人,天下没有了。”

    “呵呵……”

    宫天祺不怀好意笑两声,趁她不注意,伸手环住她的腰,“说我眼瞎,岂不是在贬低你自己?要知道,在我眼里,你是天底下最美的了。”

    沈拂晓:“……”

    好吧,她低估了这家伙说情话撩妹的能力了。

    将他扣在自己腰间的手指一根一根掰开,沈拂晓灵巧地闪出一米远,径自拉开椅子坐下,“快点吃饭吧,好饿。”

    宫天祺幽幽盯着她,暗暗腹诽:小爷比你更饿,不过不要紧,等你吃饱了,再轮到我吃,hohoho……

    此时,他看沈拂晓,就如同在看美味的蛋糕一样,太特么令人垂涎了。

    沈拂晓并不知道自己已被当成盘中餐,她眼里只有眼前那一道道的美食。

    为了应景,宫天祺特地将灯都熄灭,点了几根漂亮的蜡烛,然后,拿出一瓶珍藏多年的红酒,捧在怀中犯花痴。

    吼吼,他宫小爷苦心准备那么久,今晚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把他家拂晓给睡了,耶耶耶!

    见他迟迟不归位,沈拂晓讶异蹙蹙眉,赶忙朝他招手:“喂,菜都冷了,你怎么还不过来?”

    “没事。冷了才好吃。”

    宫天祺噙着一抹迷人的笑意,一手拿着红酒,另一只手拿着两个酒杯,款款走向她。

    “来吧,宝贝,喝一杯?”

    他将酒杯放在餐桌上,用开瓶器撬开酒瓶盖子,开始倒酒。

    沈拂晓摇摇头:“不了,你自己喝吧,我最近肠胃有些不舒服,不能喝酒。”

    “啊?现在呢?还不舒服吗?”

    一听她说不舒服,宫天祺赶忙把酒瓶放下,大手伸过来,很自然就想去摸她的肚子。

    他一张俊脸全是紧张的情绪,毫无杂念。

    沈拂晓笑着将他的手拍开,娇嗔:“现在当然是好的,但医生建议暂时别碰酒精。”

    好难得见她在自己面前露出小女孩娇态,宫天祺顿时被他挠得心痒痒,恨不得直接抱着她亲,可是,一想到她还没吃东西,他只好将这邪念压下。

    “那我也不喝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酒重新收起。

    沈拂晓不忍扫他的兴,笑吟吟阻止:“我可以喝汤陪你呀。”

    “喝汤?哈哈,亏你想得出来!”

    原本宫天祺是挺失望的,谁知听她这么说,笑得格外开怀。

    沈拂晓一本正经解释:“不是有以茶代酒的说法吗?我肠胃不好也喝不了茶,所以只能喝汤。”

    宫天祺摆摆手,心情十分好:“行行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爷我不跟你争。”

    “喂,你这态度很欠扁啊。”

    “那你过来咬我啊。”

    “想得美!”

    沈拂晓剜他一眼,干脆不理他,拿起筷子吃东西。

    宫天祺见状,也坐过来。

    两人边用餐边聊天,气氛非常美好。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之后,见时间差不多九点,沈拂晓才想起问他:“今晚我住哪间房?”

    “今晚啊——”

    宫天祺故意拉长尾音,站在她后边,伸手一捞就将她给搂到怀里,下巴抵在她肩膀上,带着酒香的气息一丝一丝喷洒在她耳畔,“跟我一起住,怎样?”

    沈拂晓俏脸不争气泛红,心跳得飞快。

    她咽了咽口水,正想拒绝,岂料,宫天祺就跟算计好了似的,压根不等她应声就打横将她抱起。

    “呀——”

    沈拂晓下意识尖叫,下一秒,红唇就被他低头堵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身子被他紧紧抱住,她怎么用力都动弹不得。

    男人疯狂地吻着她,大步流星上了楼梯。

    一步一步,明明离二楼的卧室的距离那么近,可他们的吻,却是那么地绵长……

    好不容易终于回到了房间,宫天祺甚至连门都无暇去关,便迫不及待地把她压在牀上,大手迅速扯开她的衣服。

    炙热的吻让沈拂晓情动起来,这一刻,她也做好了接纳他闯进她世界里的准备,只可惜,在最后的关键时刻,过去的那一幕幕竟奇妙般闪进脑海里……

    “不——”

    “求你不要——”

    “救命……唔唔唔……”

    那一晚,在那条昏黑的小巷子里,她哭得撕心裂肺,几乎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拼命求饶,然而,对方却像是一只发狂的禽兽,没有理智没有温柔,只剩下嗜血的怒吼,以及不顾一切掠夺的蛮力……

    若不是发生那件事,她璀璨的人生不会有任何污点;若不是那一晚她撕、lie严重,足足昏迷了两天两夜,也不至于没有吃事后药,从而有了闪闪亮亮,成为未婚妈妈……

    她恨那个男人,刻骨铭心的恨着他,可令人难过的是,她寻找了多年,却仍未寻到任何蛛丝马迹。

    那一切的一切,宛若一场梦,如果没有闪闪和亮亮的村子,兴许,她也会自欺欺人地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吧……

    “啊,不要——”

    “呜……求求你,不要——”

    分不清是回忆还是现实,沈拂晓一边哭,一边用力捶打着宫天祺。

    静寂的夜里,空旷的房间内,女孩歇斯底里的哭喊,充斥着一股绝望的悲伤,硬生生扯痛了宫天祺的心。

    他完全顾不上自己某个地方的疼痛,伸手将已经濒临崩溃的女孩给搂到怀里,大掌轻轻拍拍她的肩膀,哑声安慰她:“好,我不要,我不要!只要你高兴,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宝贝……”

    “不……呜呜……不要……”

    “求你不要……”

    沈拂晓身子剧烈颤抖着,嘴里不停地求饶,无助的模样与平日里的端庄坚强判若两人。

    宫天祺心痛得不能呼吸,心底更是恨透了夺走她清白的那个禽兽,他发誓,如若有一天,将那人找到了,他一定会亲自扒了他的皮,然后丢到海里喂鲨鱼……

    该死!

    俊美的男主双手紧紧攥拳,胸腔的愤恨如滔天的巨浪袭来,许久许久,都未能平息。

    折腾了壹夜之后,第二天,沈拂晓筋疲力尽醒来,而宫天祺则是因为彻夜照顾她,竟不小心病倒了。

    ps:不是开玩笑,这一章真写了快三小时,这简直……睡觉之前继续打滚求月票哇,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