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三)
    ,!

    宫天祺站在检察院宿舍楼下,找到沈轻轻的号码,正准备拨出去,余光突然一瞥,意外发现了沈拂晓窈窕的身影。

    她正提着一袋水果,慢悠悠往他的方向走来。

    见到她的这一刻,吊在半空的那颗心,终于悄悄归位。

    “拂晓,宝贝儿——”

    宫天祺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双手插袋,迈开大长腿走过去。

    “咦,你怎么出院了?”

    沈拂晓愣在原地,杏眸微怔,有一抹惊喜一闪而过。

    “小爷我壮得像头牛,不就发个烧嘛,哪需要住院,浪费国家资源了。”

    宫天祺笑嘻嘻说,接着主动伸手接过她手中的袋子。

    另一只手揽过她纤瘦的肩膀,就这么自然地与她一起上了楼。

    回到家,沈拂晓关门,而宫天祺则是熟门熟路将水果放进冰箱里。

    沈拂晓亦跟在他后边进了厨房,拿起水杯倒两杯温水,一杯递给他,“喝吧。感冒刚好,要多喝水。”

    “谢谢宝贝。”

    宫天祺将杯子接过,咕噜噜,一下子就把整杯水喝光了。

    沈拂晓见状,禁不住微微一笑,索性把自己还没喝的杯子递过去,“喏,再来。”

    宫天祺忙不迭摆手:“不用,小爷又不是水桶?”

    沈拂晓被他逗笑,“哈哈,有你这么帅的水桶,估计很多女孩子愿意提水了。”

    “哇塞,你这是在夸我吗?”

    好难得见她赞美自己,宫天祺深深觉得,自己刚刚喝下去的是蜜糖,而不是普通的白开水。

    “呵呵,你可以这么认为!”

    沈拂晓盯着他看一眼,见他神采奕奕,总算放了心。

    两人回到沙发落座。

    “抱歉,昨晚……是我连累你了。”

    沈拂晓诚挚开口。

    关于昨晚发生的一切,她自认挺对不起他的,不管是害他半途而废,还是害他发烧住院,归根到底,都是她造成的。

    “傻瓜,这不关你的事,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状况,对不起,该道歉的是我!”

    宫天祺摸摸她的脸,言语间夹杂着几丝自责。

    明明知道她有过创伤,他还只顾自己的感受,完全没想过或许她会抗拒这种事……

    “不,天祺,我……”

    沈拂晓咬着唇,神色十分凝重。

    知道她想表达些什么,宫天祺干脆握住她的手,认真说:“没事!咱们慢慢来,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彻底战胜那个可怕的心魔,完完全全接纳我的。”

    “那万一永远都没办法接纳呢?”

    沈拂晓无奈问道。

    宫天祺想都不想直接否认,“不可能!”

    “可是……”

    “哎呀,那可是了,咱们要往好的方面想,指不定你明天就好了呢。”

    “噗,要不咱们再试试?”

    沈拂晓主动提议。

    宫天祺惊讶得瞪大眼,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还是等过几天再说,小爷刚发完烧,有点累啊。”

    他当然不累,只是不忍她再经历昨夜的梦魇,真的好心疼……

    “哦,那也是。”

    沈拂晓相信了他的话,只好转移话题,“你要不休息一下?晚上留在这里吃饭,等我煮好晚餐叫你?”

    “不用,咱们来聊聊天吧。”

    宫天祺搂着她,让她靠在自己怀里,一边玩着她的头发,一边温柔地说。

    “聊什么?”

    沈拂晓顺着他的话问。

    “聊你什么时候答应嫁给我啊!”

    “……”

    ————

    对沈轻轻来说,丽莎就像是亲妹妹一样,如今丽莎被逼婚,据说联姻对象还是一个不咋地的男人,她从得知这事之后,就开始坐立不安。

    这天,顾祁森从外边回来,她便将顾祁森拉回主卧,语气急切对他说:“老公,要不你打电话给艾威尔国王,邀请丽莎来s市玩吧?”

    她心想,丽莎的日子过得那么苦逼,兴许来s市会开心一些,再者,人多力量大,搞不好,他们还能在一起,帮她出出主意,退了那门亲事。

    顾祁森还不知道丽莎的事,但见沈轻轻挺着急,他拧拧眉,问:“发生什么事了?”

    沈轻轻马上将一切告诉他。

    顾祁森闻言,不由得摇摇头:“天真的小丫头,你以为一国之君下的命令,那么容易收回吗?”

    “那怎么办?丽莎可不能就这么毁掉一辈子啊。”

    沈轻轻精致的小脸瞬间垮下去。

    见不得她失望,顾祁森只好松口,“不过,既然你那么想丽莎,我可以试试说服一下艾威尔国王,让丽莎过来一趟。”

    “真哒?”

    果然,某女顿时眼前一亮。

    顾祁森揉揉她的脑袋瓜,眉眼间潋滟无限宠溺,“我这就打,但不敢保证,能成功。”

    他说完,从口袋里将手机拿出来。

    沈轻轻挽着他的胳膊,谄媚地说:“老公出马,一定行!加油加油!”

    顾祁森:“……”

    好吧,看在她如此崇拜自己的份上,他豁出去了。

    顾祁森深情地睨了她一眼,一边找到艾威尔国王的手机号码拨出去。

    时差关系,i国现在是晚上。

    时间尚早,艾威尔国王没有入睡,而是在书房处理国事。

    看到顾祁森来电,他不作多想就接听了。

    “陛下,好久不见了。”

    “嗯,好久不见!”

    艾威尔国王捏捏疲惫的眉心,旋即问,“你这个大忙人,怎么突然想起找寡人了?”

    “我一介平民,再忙,哪有陛下您忙?”

    “哈,谦虚了。说吧,找寡人什么事呢?”

    艾威尔国王是个豪爽之人,直截了当就让他切入正题。

    顾祁森亦不废话,三言两语就提出,希望丽莎能来参加他三十岁的生日宴。

    艾威尔国王没有立刻答应,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诚恳地说:“真的很抱歉,由于近期国事繁忙,皇室众人都不允许出境,寡人和丽莎也不例外。寡人在这提前祝你生日快乐,阖家幸福!到时会有我国使者亲自上门道贺,还请见谅。”

    “……那好吧,顾某先谢谢国王陛下了。”

    既然对方的话都说到这个份上,顾祁森也见好就收,不再勉强。

    他与艾威尔国王聊多了两句便结束通话,抬眸,敲撞上沈轻轻郁闷的小眼神,“所以说,丽莎这次是彻底被禁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