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0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十)
    ,!

    这几天,苏晗一直在家里休养,顾正弘担心她,于是寸步不离,悉心照料。

    他们夫妻俩没出国,并没有告诉沈轻轻,沈轻轻是与顾浩云发微信,才无意间得知这回事的。

    想起顾祁森前些天对苏晗恶劣的态度,聪明如她,很快就猜到,苏晗生病,绝对跟顾祁森脱不了干系。

    不行,她必须想办法,让顾祁森亲自上门去道歉,否则,太不孝了!

    虽说他不知道那是他的妈妈,但,问题是她知道啊,既然她知道,就没有理由放任他们关系继续恶劣下去……

    吃完午饭,沈轻轻便主动挽住顾祁森的胳膊,笑眯眯说:“老公,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带宝宝出去玩,好吗?”

    “你想去哪?”

    瞧她那副模样,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顾祁森深眸微眯,潋滟一缕温柔。

    “去你爸爸家怎样?那边的花园可美了,我想去摘一些品种特别的玫瑰回来。”

    她试探着问。

    她知道自家男人今儿心情好,所以才趁机提要求。

    毕竟他一发起脾气来,就跟炸毛的狮子一样,多多少少让人有点怕怕。

    顾祁森一听说她要去苏晗家,原本舒展的眉头顿时皱成一团,“你想要的话,我让人去买,何必去别人家里摘?”

    “问题那是苏阿姨特别栽培出来的啊,只有她家里有。”

    沈轻轻坚持。

    顾祁森毫不犹豫出声:“不行!”

    “可是……”

    “我已经说过,不许你跟她再往来了,你乖一点,不要惹我生气,嗯?”

    “老公——”

    “叫一百句老公都没用!”

    他说完,干脆将她的手掌从自己胳膊扯下,板着脸,头也不回上楼了。

    沈轻轻望着他决绝的背影,贝齿紧紧咬住下唇瓣,神色十分无奈。

    怎么办?

    这男人对苏阿姨的恨,简直比自己想象中的要深得多,看样子,想化解他们之间的矛盾,约莫比登天还要难了,除非……

    不,不行!

    沈轻轻猛地摇摇头,将脑海中一闪而过的念头抹去。

    她已经答应过苏阿姨,不告诉顾祁森当年之事,虽然她无法理解苏阿姨为何要那么委曲求全,但既然答应了,她只能信守诺言……

    哎!

    真希望某一天,苏阿姨能想开,主动开口跟顾祁森提这事,那……就太好了!

    ……

    拗不过顾祁森,沈轻轻只能带上嚎嚎嚎嚎和姚沐溪,还有几个保镖一起出发去探望苏晗。

    苏晗在楼上房间静养,沈轻轻带着两个宝宝跟她打了招呼后,便让姚沐溪带他们下楼玩,而自己则留下来,跟苏晗说话。

    “妈,真是对不起了,我知道,是顾祁森把您气到了。”

    沈轻轻握紧苏晗的手,一脸愧疚对她说。

    苏晗憔悴的脸蛋泛着病态的苍白,朝沈轻轻虚弱地笑了笑:“没事,不管他怎么气我,都是我欠他的。”

    她的话里蕴满浓浓的自责,沈轻轻听着非常难受,索性直言,“妈,您要不不要管那么多,把真相告诉顾祁森算了。如果他知道您是他妈妈,一定会摒弃对您的所有成见的。”

    “不、不行……”

    苏晗立马摇摇头,语气变得急切,“轻轻啊,你可千万要保守秘密,死都不能让阿森知道,求你了!”

    “为什么呢?我不明白,也不能理解!妈,我没办法眼睁睁看着他一直伤害您,这样对您和对他,都不公平!”

    沈轻轻由衷开口。

    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一对母子相认,而且这种趋势下去,恐怕是永远永远都不能相认……

    不,她做不到!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想将嚎嚎和啕啕从她身边夺走,她势必会以死相拼,不要命了也要把孩子给抢回来……

    苏晗当然知道沈轻轻的心思,她又何尝不想认回顾祁森,只可惜,她不能……

    以前不能,是因为他们苏家的命脉被老爷子掐住,如果她不听话,恐怕苏家也要跟着完了,而现在呢,又多了一个顾正弘……

    如果被顾祁森得知自己的身世,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去彻查到底,届时,所有的真相一旦浮出水面,将会是那么地不堪,而顾正弘能接受得了那一切吗?

    他绝对不会的!

    苏晗承认,自己很懦弱,有太多太多的软肋握在别人的手中,以至于这些年她活得特别艰难,若不是身边还有个顾浩云,或许,她早就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这一些苦衷,她无法对沈轻轻启齿,只能拼命地求她继续死守秘密。

    多亏沈轻轻是个耳根儿极软的人,在她的软磨硬泡之下,唯有硬着头皮答应。

    ————

    另一边。

    顾冉冉昏迷了一整夜,终于在第二天上午醒了过来。

    她缓缓睁开双眼,望着白茫茫的天花板,不由得微微怔住。

    这是在哪?

    天堂吗?

    不,她是魔鬼,死后,也只会下地狱……

    顾冉冉眨了眨卷翘的睫毛,眼珠子慢慢移动,往四周望去。

    陌生的地方,熟悉的布局,难道,这是在医院吗?

    她,没死?

    顾冉冉猛地晃过神,下意识捏自己的脸。

    痛……

    所以她没死,她真的没死,她逃离看守所了……

    确认这个事实,顾冉冉眼底闪过一缕雀跃,强撑着从床上爬起来。

    由于失血过多,她的身子还太虚弱,脚刚落地,眼前突然一片晕眩,又跌坐回去。

    扶着额头重新躺下,她闭上了眼睛,大约过几分钟,感觉没那么累,她才再次睁开眼。

    很好,她已经成功迈出第一步,接下来,就要找机会离开医院了。

    顾冉冉眸光闪了闪,大脑迅速运转,开始想脱身之计。

    外边肯定有警察看守,换做平时,这种情况压根难不倒她,无奈她现在元气大伤,连动一动都十分吃力,更别说逃跑了……

    早知道当初割腕就不应该动真格,如今也不至于那么虚弱……

    正当顾冉冉绞尽脑汁想逃生之策之际,门被人从外边推开。

    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已经醒来的事实,她倏地合上眼,不一会儿,就听到一抹阴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别装睡,起来!“

    ps:你们说,来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