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3章 那些年,那些真相(十三)
    ,!

    得知顾冉冉从回看守所的路上逃走的消息,其实顾祁森仅仅震惊了几秒便接受了自己妹妹死不悔改的事实。

    当初他去医院看她,为以防万一,他偷偷在她头发上嫁接了一根假发,这样,就可以随时追踪她的位置了,若f组织的人将她劫走,也可以趁机将对方一网打尽。

    不得不说,顾祁森的布局勘称完美,哪怕他当时并没有确定顾冉冉真的会逃,而顾冉冉的举动,更是让他对她,彻底失望透顶……

    “boss——”

    顾祁森正坐在大班椅上,对着顾冉冉与自己童年的合影发呆,秦浩匆匆推门进来,声音凝重唤他一句。

    顾祁森缓缓抬眸,神色复杂看向他,沉声问:“抓到她了吗?”

    秦浩低着头,无奈叹气:“警方传来消息,抓获了f组织24号人,炸毁了他们的窝,但当他们赶到地下室,却发现冉冉不见了……”

    讲到这,秦浩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顾冉冉是boss的妹妹,也可以算是他半个主子,可惜她误入歧途,做过那么多的错事,让他不得不铁面无私与她为敌,每当想起这事,心头总是百感交集。

    冉冉,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曾经的她,是多么地天真善良,连自己养的金鱼死了,都可以哭上半天,而如今,却成了杀人不眨眼的f组织的核心要员……

    哎,他一个外人都这么难受了,boss估计更是痛彻心扉了吧?

    思及此,他担心地看了顾祁森一眼,发现他浓眉紧蹙,眼角眉梢间,毫不掩饰对顾冉冉的失望。

    秦浩心中默叹一声,接着硬着头皮请示:“boss,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顾祁森将手中的合影放下,眉宇间划过一抹锋利:“追踪器被破坏,现在只能请警方下通缉令,全程搜捕,巨额悬赏。”

    “是,boss!我这就给警方打电话。”

    目前的情况下,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最靠谱了。

    秦浩很快就领命离去。

    顾祁森烦躁站起身。

    他双手插袋,在落地窗前来回踱步,最后索性拿起西装外套,大步流星走出办公室。

    这时候,他完全没心情上班,倒不如回家陪老婆孩子,毕竟只有在他们身边,他才能真正感觉到快乐与轻松。

    ……

    另一边,宫家。

    自从怀疑闪闪亮亮的身份后,宫父第二天就让私家侦探想方设法弄到两孩子的头发,与宫天祺的进行dna检测。

    今天,检验结果终于出来了,由私家侦探亲自送到宫家。

    “老张,辛苦你了。”

    宫父假装镇定从侦探手中接过报告,声音却有着无法掩饰的激动。

    “宫先生,您客气了。若没什么事的话,在下先告辞了。”

    侦探老张朝他恭敬地鞠鞠躬,随后压了压头顶上的鸭舌帽,迅速转身离开。

    宫父捏着密封的报告,顿时觉得手中沉甸甸的。

    他心里有些紧张,但更多的,却是期待。

    这时,宫夫人匆匆下楼。

    一见到宫父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踏入客厅,她立马迎上去,迫不及待问:“老公,怎样?结果看到了吗?”

    “还没拆呢。”

    宫父扬了扬手中的文件袋,眸光闪耀几分复杂。

    “那我来拆。”

    宫夫人赶忙将文件袋抢到手里。

    正准备伸手撕开袋子的封条,突然又觉得不妥,于是她索性拉了拉自家丈夫的胳膊,特意压低声音,“老公,咱们还是去书房吧。”

    她是个感情外露之人,待会儿看到dna的检验结果真如自己预见那般,指不定会欣喜若狂大喊出声,这万一被佣人听到,可就不妙了,所以,关键时刻,她的理智还是发挥了作用。

    宫父显然亦是了解她的,因此没有反对。

    两人怀着激荡的心情上楼,一进书房,宫父第一时间把门锁住,而与此同时,宫夫人也拆开了信封。

    当看到闪闪与亮亮两人与宫天祺的亲子关系概率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时,宫夫人激动得差点跳起来,眼角也跟着溢出兴奋的泪。

    “老公,他们真是天祺的孩子……”

    “呜呜呜,那两个孩子,真是我们的孙子……”

    “闪闪和亮亮……呜呜呜……”

    宫夫人一边看报告一边哭,简直恨不得立刻去把闪亮两人带回来。

    宫父比起她要淡定得多,他拿过她手中的报告仔仔细细看一眼,好半晌才叹了叹气,“这也真是赶巧了!”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宫夫人擦擦眼泪,笑着说。

    宫父并没有她那么乐观,索性开口对她说,“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这事若被沈拂晓知道了,恐怕她不会善了。”

    宫夫人瞪大眼,“这不是皆大欢喜的事吗?闪闪亮亮再也不是父不详的孩子,而她的污点也完全洗掉了,像她那么理性又成熟的女人,应该不至于会跟天祺闹吧?”

    前几天,她确实是有些担心沈拂晓会闹情绪,不过经过这几天反复思考,她还是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不管怎样,结果是好的啊,不是?

    “当初咱们儿子给人家造成多大的伤害,让她一个好好的女孩子家受那么多的苦,你以为这么大的事儿能一笔揭过?”

    “那……怎么办?”

    “容我想想!”

    宫父蹙蹙眉,沉吟片刻后,说,“我看,就跟咱们之前共识的那样,这事还是瞒下来吧,咱们对她好一点。目前最重要的,是张罗他们的婚事。”

    “可以。”

    宫夫人点点头,下一秒又想到另一个问题,“那要告诉天祺吗?”

    “当然得瞒着。”

    宫父认真道,“他根本不知有发生过那么一件事,你现在告诉他,不得坏事?反正,在他心里也早把闪亮当自己孩子,告不告诉都无所谓。”

    宫夫人听他这么说,亦觉得非常有道理,忙不迭说:“行行行!我现在就去看黄历,找时间去沈家下聘。”

    “嗯。”

    宫父轻应一声,眉宇间的愁绪却依然没有褪散。

    他知道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迟早有一天,真相必定会露出水面,可眼下,为了能早点让闪闪亮亮认祖归宗,他只能选择最便捷的手段,哪怕……欺瞒,但愿哪天沈拂晓知道了,能明白他们的苦心,与天祺好好把日子过下去……

    宫父把事情想得很顺畅很美好,可他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句话叫,人算不如天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